搜索

青木科技IPO陷争议:坚持运营辱华品牌 半年内近30名研发人员蹊跷“消失”

发表时间: 2021-08-27 07:45:38

来源: 叩叩财讯

浏览:

除了在H&M辱华风波中以“利益”为先之外,号称高新科技企业的青木科技,在2020年下半年短短几个月中,竟至少有近30名研发人员蹊跷“消失”,占其研发人员总数近三成之多。社会责任的缺失、基本面的突变以及对其高新技术企业资质的质疑之下,青木科技IPO还能一番坦途吗?

  导读:除了在H&M辱华风波中以“利益”为先之外,号称高新科技企业的青木科技,在2020年下半年短短几个月中,竟至少有近30名研发人员蹊跷“消失”,占其研发人员总数近三成之多。社会责任的缺失、基本面的突变以及对其高新技术企业资质的质疑之下,青木科技IPO还能一番坦途吗?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原创***

  作者:陈渝川@北京

  编辑:翟   睿@北京

  如果没有2020年业绩的突然爆发,号称以“数据和技术驱动的零售服务专家”为愿景的综合电商服务公司——青木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青木科技”)应是很难实现A股上市的梦想的。

  在2018年和2019年蛰伏于两年盈利低谷后,原本扣非净利润长期徘徊在3000-4000万左右的青木科技,在2020年以1.24亿扣非后净利润的暴增业绩冲击创业板IPO。

  在看似优良的基本面加持之下,2021年8月27日,也就是其正式申报上市后的第十个月,青木科技终于也等来了属于它的创业板上市委审核会议。

  据青木科技此次IPO申报材料显示,其计划发行不超过1666.67万股以募集6.39亿资金投向“电商综合服务运营中心建设”、“消费者数据中台及信息化能力升级建设”、“代理品牌推广与渠道建设”等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利用数据和技术赋能,为品牌商提供单项或综合电子商务服务,助力品牌提升中国市场的知名 度和美誉度,扩大市场份额。”在上述申报材料中,青木科技如此描述其主要业务及产品道,并称“经过多年的行业沉淀和积累,公司现已发展为中国电商服务行业***的服务商之一,尤其在大服饰行业内优势明显,是大服饰行业***口碑的服务商之一”。

  不过即使有近一年大涨的业绩做保障,且一再强调自身的行业“***”地位,但青木科技此次IPO依然存诸多争议与瑕疵。

  正如青木科技所言,其作为中国电商服务行业的***服务商,且在大服饰行业中优势明显,其为诸多知名服装品牌提供一站式综合电商服务,而在其服务的服装品牌客户名单中,在今年3月因辱华风波而激起全民声讨的瑞典服装品牌H&M便位列其首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H&M事件发生之后,诸多代言H&M品牌的明星纷纷以“***利益高于一切”、“坚决反对以任何形式企图对***及人权进行抹黑造谣的行为”而立即终止与其相关的一切合作表明立场,且同时国内包括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纷纷关闭H&M线上销售平台之后,青木科技作为H&M的运营方,为了占其主营业务不到7%的营收,依旧未有任何表态继续悄然为H&M提供运营服务。

  除了在H&M辱华风波中以“利益”为先之外,号称高新科技企业的青木科技,在2020年下半年短短几个月中,竟至少有近30名研发人员蹊跷“消失”,占其研发人员总数近三成之多。

  让青木科技此次IPO遭遇更为直接挑战的是,曾在2020年为其业绩爆发作出***贡献的新增客户Solid Gold 品牌,在2021年8月,即青木科技此次IPO上会前夕,终止了与其的所有合作。

  社会责任的缺失、基本面的突变以及对其高新技术企业资质的质疑之下,青木科技IPO还能一番坦途吗?

  1)辱华风波中以“个体利益”为先

  2021年3月24日,那场引发全民关注的瑞典服饰品牌H&M等以棉花和新疆问题为由头的辱华风波自不必骜述。

  在微博中,共青团中央还曾就此事言辞愤慨指出“一边造谣抵制新疆棉花,一边又想在中国赚钱?痴心妄想!”并艾特“H&M中国”官方微博。

  在H&M辱华事件发生后的几个小时中,与H&M品牌有着合作关系的多位公众人物纷纷发表声明,表示终止与H&M的一切合作。

  3月24日下午2点50分,知名演员黄轩工作室便率先单方面发表声明与H&M终止合作,并表示坚决反对以任何形式企图对***及人权进行抹黑造谣的行为。

  随后,另一位女星宋茜,其的工作室工作人员迅速公开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以“严正声明”道:宋茜本人从现在起已经和HM公司之间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合作。并表示“坚决抵制一切针对中国的污名化行为,坚决反对此类通过商业手段,抹黑、污蔑***与民众的行径。”

  随着H&M辱华风波的愈演愈烈,3月24日当天,包括淘宝、天猫、京东等多家电商平台均已将H&M下架并关闭其有关旗舰店。3月24日晚间,拥有电商“带货一姐”称号的薇娅也跟进下架了所有有关“H&M”品牌的产品。

  黄轩与宋茜等人在斯时皆为H&M在中国的品牌代言人。在H&M辱华事件发生后的***时间,其表明态度,单方面终止合作,二人不仅面临广告代言费用的损失,还可能遭遇到品牌方巨额的索赔。

  “***利益高于一切”,在上述宋茜发布的解约H&M的声明中强调。

  然而,即使外界对H&M辱华的声讨和抵制声高涨,且诸多合作方皆不顾个人得失以维护***利益为高于一切之时,作为H&M在中国的最主要合作伙伴,为其负责主要运营的青木科技不仅未有任何表态,甚至在各大电商平台皆纷纷抵制之时,纵然使得其无法进行电商代运营之时,青木科技依然偷偷坚持为H&M提供技术解决方案及消费者运营服务以支持H&M继续在国内运营。

  公开信息显示,青木科技与H&M 品牌的主要合作模式主要包括电商代运营、技术解决方案及消费者运营服务三类,在其此次IPO的报告期内,即2018年至2020年期间,从H&M 处实现收入分别为1631.72 万元、 3253.71 万元及 4408.06 万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 5.34%、9.01%及 6.80%。假设公司报告期内未与 H&M 品牌合作的极端情况 (同时剔除各期业务收入、成本、费用),对报告期各期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的影响额分别为-652.96 万元、-1416.10 万元及-2054.57 万元。

  “作为合格的上市公司,业绩固然重要,但也必须要有***利益至上的社会责任感和企业家精神,在涉及到***利益的大是大非面前,作为企业应有自己的表率和担当。”华北一家大型上市企业的***董秘人士向叩叩财讯表示,在2018年11月深交所发布的《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中也有明文规定,深交所将对有重大违法行为、损害***利益、社会公众利益的上市公司予以强制退市。

  对H&M辱华事件的反应,或折射的是青木科技在企业社会责任上的缺失,而在2021年8月其IPO即将上会受审的重要时间点,重要客户的解约事件,则将可能让其不顾***利益而得来的引以为豪的“业绩”遭遇重创,也由此对其IPO的顺利推进形成不小的冲击。

  2020年,青木科技迎来了业绩的爆发,在当年获得授权的Solid Gold品牌业务居功至伟。

  2020年,青木科技录得营业收入6.49亿元,足足比2019年的3.612亿增长近2.9亿,而其中仅来源于Solid Gold的收入金额便达到1.45亿元,占其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达22.37%。

  Solid Gold为创始于1974年的美国天然宠物食品品牌。

  2020年初,Solid Gold与青木科技达成合作协议,授权青木科技在中国大陆指定渠道(含线上线下(51.870-0.47-0.90%)渠道及跨境电商渠道)销售 Solid Gold 品牌商品,授权期限为 2020 年 2 月 1 日至 2023 年 2 月 20 日。

  也正是借助Solid Gold品牌的合作,青木科技不仅获得了业绩的暴涨,也由此切入到了宠物食品品牌代理市场。

  但正当双方合作愉快之时,由于Solid Gold品牌方企业于 2020 年 12 月被第三方企业健合国际全资收购, 双方的合作也由此生变。

  2021年8月,作为Solid Gold品牌的新的所有者,健合国际正式终止了Solid Gold品牌与青木科技的合作。

  “占营收超过1/5的业务被叫停,这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都可谓是重大风险,而双方的合约终止后,具体会给企业业绩带来什么样的影响,青木科技不仅需要向监管层论证盈利的持续稳定性,可能还更需要时间来检验。”一位来自于沪上某大型投行的***保荐代表人告诉叩叩财讯。

  2)近30名研发人员半年凭空消失的背后

  虽然主要为各大服装品牌做电商运营推广,以“科技”命名的青木科技还是一家高新技术企业。

  不过,其蹊跷的研发人员人数的变动,却不得不让人对其所谓的“科技”“高新”的含金量提出质疑。

  青木科技IPO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其是在2017年11月9日正式取得由广东省科学技术厅、广东省财政厅、广东省***税务总局和广东省地方税务局颁发的编号为 GR201744004167 的《高新技术企业证书》,认定有效期为 3 年。

  在***取得高新技术企业资格三年届满后, 2020 年 12月1日,其继续通过审核取得《高新技术企业证书》,延续认定有效期为 3 年。

  根据***对高新技术企业的相关税收政策,青木科技自获得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后三年内(2020年至 2022 年),将继续减按15%的税率计缴企业所得税。

  对于科技企业而言,在企业中从事相关科研技术的研发人员数量是一个重要衡量标准,而根据***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显示,要满足高新技术企业的标准,该企业中从事相关研发和相关技术创新活动的科技人员人数也需要满足相关条件。

  不过,蹊跷的是,以高新技术企业自居的青木科技,却在2020年下半年的半年内出现了大批研发人员“凭空消失”的异常。

  据青木科技在2020年11月初递交的首份IPO招股书(申报稿)显示,截至到2020年6月30日,其共有员工1045人,其中研发人员为131人,占公司总人数的12.54%。

  然而,在青木科技***披露的招股书(上会稿)中,则明确指出,截至到2020年12月31日,公司在职员工数进一步扩大到1293人,比6个月前足足多了248人,但研发人员数量却不升反大幅下降,仅剩余104人,占公司总人数仅8.04%。

  从上述数据可知,仅仅6个月时间,青木科技便有至少27名研发人员离职,即超过其原有数量1/5的研发人员从岗位上离奇“消失”。

  如此多的研发人员集体去哪里了?

  “一个所谓的高新技术企业,在短短半年内如此多的研发人员流失,要么说明其研发业务可能遭遇到了大的变故,要么就说明其研发人员的数量存在造假的嫌疑。”上述保荐代表人表示,结合青木科技2020年刚好要重新申请高新企业认证的事实判断,很可能存在其为了满足高新技术企业的相关审核条件,在此前采用“虚增”研发人员数量的方式以通过审核,在获得相关资质后,再通过裁员或岗位变动等方式还原,“不过无论是何种情形,半年内,在公司员工规模进一步扩大的前提下,研发人员如此大规模地‘消失’,也不得不让投资者对这家企业真正的研发实力产生质疑。”

  设立于2009年8月5日的青木科技,至今已届12个年头,自诩已经做到行业***的它,在上述诸多争议和质疑中,能否等到令其满意的上市结果?叩叩财讯也将继续跟踪关注。


青木科技IPO陷争议:坚持运营辱华品牌 半年内近30名研发人员蹊跷“消失”
除了在H&M辱华风波中以“利益”为先之外,号称高新科技企业的青木科技,在2020年下半年短短几个月中,竟至少有近30名研发人员蹊跷“消失”,占其研发人员总数近三成之多。社会责任的缺失、基本面的突变以及对其高新技术企业资质的质疑之下,青木科技IPO还能一番坦途吗?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