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突击入股拟上市公司,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发表时间: 2021-04-28 09:10:06

浏览:

近日,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突击入股拟上市公司,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上市前夕突击入股,涉及巨大的潜在利益。证监会对此作出回应称,正在研究制定禁止系统离职人员不当入股拟上市企业的制度规定,还将全面排查IPO在审企业,对存在系统离职人员入股情形的,将加强核查披露,从严审核把关。

  科创板企业,或许是此次排查的重点区域。多个科创板拟IPO企业遭遇市场质疑的同时,一家同样有证监会离职人员入股的企业——杭州博拓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拓生物”)蓄势待发,将在4月28日迎来上会考验。

  证监会离职人员夫妻双双入股

  招股书显示,博拓生物专注于POCT(即时检验)领域,主要从事POCT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现有产品覆盖了生殖健康检测、药物滥用(毒品)检测、传染病检测、肿瘤标志物检测、心肌标志物检测等五大检测领域。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爆发,使得博拓生物业绩亦出现井喷式增长。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博拓生物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8亿元、2.09亿元以及8.65亿元,同期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885.29万元、2793.53万元以及4.35亿元。

  突如其来的业绩暴涨,博拓生物自然不会放过这一做大估值的好机会。该公司招股书明确表示,参照公司2020年度扣非净利润和同行业上市上市公司平均市盈率,公司预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

  事实上,若按博拓生物此次IPO拟发行股份数量不低于2666.67万股、拟募资金额8.9亿元进行测算,发行前博拓生物总股本8000万股,估值或已达到26.74亿元。

  估值跃升的背后,博拓生物股东已赚得盆满钵满。而其股东中,就有市场敏感的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

  通过招股书进行梳理,2015年9月,博拓生物进行改制,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彼时,该公司尚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经营效益惨淡。

  2017年9月,松瓴投资以每股5元的价格,受让自然人周颂言持有的240万股博拓生物股份,耗资1200万元,占博拓生物总股本的3%。

  2019年11月,因周颂言存在资金需求,同时松瓴投资决定部分退出,周颂言将其全部持股转让,松瓴投资则以每股5.93元的价格,将其所持2%股权(对应160万股股份)转让,合计套现948.8万元。

  截至本次上市发行前,松瓴投资仍持有博拓生物8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按上述发行股份募资金额计算,此80万股股份估值已近2700万元。

  招股书显示,松瓴投资成立于2017年5月9日,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宋新潮,其出资人共有2人,其中宋新潮认缴出资150万元,出资比例5%;周慧华认缴出资2850万元,持股比例95%。宋新潮、周慧华作为松瓴投资的全体股东,系夫妻关系。截至2020年末,松瓴投资总资产超过3000万元。

  履历显示,宋新潮出生于1963年,系松瓴投资执行合伙人,也是浙江通元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以及浙江凯贝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杭州思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

  根据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示的信息,浙江通元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宋新潮,其于2010年5月至2012年5月间,担任中国证监会第十二届、十三届主板发行审核委员会委员。

  需要注意的是,宋新潮和博拓生物的关系,不止于此。招股书显示,博拓生物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陈音龙,投资1000万元参股杭州通元优科创业投资合伙企业(简称“通元优科”),持股比例为5%。报告期内,实控人陈音龙还曾持有宁波通元优博创业投资合伙企业(简称“通元优博”)5%的股份,已于 2019 年 9 月对外转让。

  按此,博拓生物和通元优科构成关联方。企查查显示,通元优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通元资本,通元优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宁波通元致瓴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后者由宋新潮持有79%股权。

  复杂的关联关系之下,若博拓生物成功发行,作为证监会离职人员的宋新潮,其IPO投资战绩又将增上漂亮的一笔,起初的1200万,将锁定远超过2400万的回报。

  新冠检测产品业绩持续性存疑

  若非新冠突发事件,博拓生物的业绩增长或已面临检验。

  数据显示,2020年,博拓生物除传染病检测系列外的重头产品,营收均陷入下滑状态。

  其中,博拓生物曾占50%营收的毒品检测系列产品,产生的营收从2019年的1.03亿元,下降至9654.63万元,营收占比从50.16%降至11.28%;生殖健康检测系列产品的收入则从2340.85万元,下降至1992.41万元,营收占比从11.42%降至2.33%。

  不仅如此,作为收入占比较大的业务,毒品检测产品和生殖健康检测产品的毛利率均出现明显下滑。其中,毒品检测毛利率从2019年的45.98%,下降至2020年的43.97%;生殖健康检测系列产品毛利率更出现连续3年下滑,从18.14%降至12.06%。

  反观新冠检测产品,博拓生物2020年该业务实现收入6.43亿元,营收占比75.16%,毛利率达到84.76%,一举拉动博拓生物整体毛利率,从2019年的38.45%,迅猛增长至74.79%。

  对于新冠检测产品业绩的持续性,监管层也在问询函中表示关切,要求博拓生物结合我国现行关于新冠检测产品的出口政策等情况,说明未来该业务的发展趋势,并结合新冠疫情发展形势、国际发展局势、政策影响,说明该业务是否可持续。

  作为一家注重技术的高新技术企业,博拓生物旗下拥有四大产业化技术平台,不过,在2018年和2019年,该公司销售费用年年压上研发费用一头,直到2020年业务量猛增后方才反超。

  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博拓生物分别实现销售费用1601.65万元、1854.36万元以及3847.57万元,同期研发费用分别为966.71万元、1684.54万元和4132.41万元。

  随着2020年业绩爆发,博拓生物高管薪酬全面调增,其中董事、副总经理高红梅独领风骚,以356万元的薪酬******,超出总经理兼核心技术人员吴淑江140余万,高出实控人陈音龙逾300万元。

  总经理尚且如此,其他核心技术人员与高红梅的薪酬差距,那就更大了。2020年,博拓生物其他三位核心技术人员叶春生、王新峰、王百龙的薪酬分别为97.6万元、43.55万元和34.47万元,后两者不及高红梅薪酬的零头。  

  高红梅的履历显示,其在生物医药行业有丰富的销售经验,2003年至2013年间,均在企业销售岗位上任职。

  重销售、轻研发的氛围未有实质转变,博拓生物能否在竞争激烈的检测市场突出重围,仍需时间检验。


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突击入股拟上市公司,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近日,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突击入股拟上市公司,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