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优全护理业绩暴增恐难持续 IPO前突击分红被质疑

发表时间: 2021-04-09 08:40:25

来源: 张灵

浏览:

受疫情因素影响,浙江优全护理用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全护理”)纺粘非织造材料(含熔喷布,即口罩的主要原料)、 热风非织造材料等作为防疫物资生产的主要原料,市场需求量短期内急剧增加,业绩出现爆发式增长。该公司去年10月提交了创业板IPO申请,今年1月更新了招股书并于近期回复了交易所首轮问询。但关于该公司IPO前大手笔分红、子公司涉嫌哄抬防疫物资价格以及产品质量等问题,依然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受疫情因素影响,浙江优全护理用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全护理”)纺粘非织造材料(含熔喷布,即口罩的主要原料)、 热风非织造材料等作为防疫物资生产的主要原料,市场需求量短期内急剧增加,业绩出现爆发式增长。该公司去年10月提交了创业板IPO申请,今年1月更新了招股书并于近期回复了交易所首轮问询。但关于该公司IPO前大手笔分红、子公司涉嫌哄抬防疫物资价格以及产品质量等问题,依然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因疫情影响,优全护理2020的业绩显著增长。2017-2019年、优全护理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08亿元、11.51亿元、13.16亿元,归母净利润0.65亿元、0.51亿元、0.95亿元。2020年度,公司营业收入突破33.74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11.62亿元。公司的营收达到了近前三年总和,但优全护理归母净利润波动也比较明显,通过计算可知,该公司归母净利润是2019年的逾12倍。

  但疫情引起的业绩增长属于偶发性,目前疫情已经逐步得到控制,未来优全护理业绩是否仍将有较高增长是未知数。

  疫情刺激业绩大涨恐难持续

  优全护理的主营产品分为非织造材料和护理用品两大类,其中非织造材料分为水刺非织造材料、纺粘非织造材料和热风非织造材料,下游产品为口罩、防护服、手术服、手术床单等。护理用品主要包括湿干巾和纸尿裤。

  优全护理2020年利润暴增十余倍,与新冠疫情密切相关。那么如果没有疫情因素,公司还能保持如此增长吗?对此,招股书中也进行了测算:剔除疫情对纺粘非织造材料和热风非织造材料单位售价的影响,按照纺粘非织造材料和热风非织造材料单位售价仅与2019 年持平进行测算,则2020年度公司营业收入为 23.7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3.98亿元,大幅低于同期实际数据。

  (截图来源:优全护理招股书)

  但实际上,上述测算只是剔除了疫情带来售价影响,而并未排除疫情带来的采购量增长。

  除2020年外,公司护理用品毛利率略高于非织造材料毛利率。2017年至2019年,纺粘非织造材料毛利率分别为12.14%、10.63%和10.89%,水刺非织造材料毛利率分别为23.50%、19.27%和20.11%。

  2019年,优全护理湿干巾毛利率为28.52%,较2018年增长4.92个百分点,主要是湿干巾OEM业务和自主品牌毛利均有上升所致。2019年度,湿干巾OEM产品毛利率较2018年度上涨1.77个百分点,原因在于该公司护理用品采用OEM模式,与可优比、网易严选等品牌商达成合作,提供差异化的护理用品生产服务。该等品牌商对产品定价较高,单位售价涨幅高于单位成本,从而使得OEM业务毛利率提升。

  2020年度,湿干巾OEM产品单位售价较2019年度上涨78.28元/万片,主要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期间,优全护理为上海美馨、京东、安慕斯等OEM客户生产酒精湿巾,由于酒精湿巾在该期间供不应求,该公司对此类产品的销售价格也较高。值得注意的是,在OEM模式下,产品的销售渠道和品牌运营都不在该公司掌握下。若未来品牌商选择自建生产线或选择其他供应商,减少对该公司的采购订单,则将对优全护理现有OEM业务模式的持续稳定和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突击分红实控人拿走1.3亿

  据深交所官网显示,2020年10月30日,深交所正式受理了优全护理的IPO申请。而就在不久前的2020年5月27日,优全护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决议每股派发现金股利1.5元(含税),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利16987.5万元。目前,上述利润分配已实施完毕。

  优全护理1.7亿元的现金分红额甚至超过了2019年度与2018年度的归母净利润之和。招股书显示,严华荣直接持有优全护理13.42%的股权,严华荣配偶吴晨直接持有公司9.27%的股权,严华荣、吴晨通过金三发集团间接持有公司46.09%的股权,通过高季投资间接控制公司5.76%的股权、通过翠麟投资间接控制公司2.98%的股权、通过韶华咨询间接控制公司0.88%的股权。严华荣、吴晨合计控制优全护理78.4%的股权,严华荣、吴晨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从上述股权结构可以看出,这次分红***的受益者是公司实控人夫妇。1.7亿元的现金分红,实控人夫妇分走1.3亿元。此举令外界质疑,《投资者网》也就此联系优全护理求证,但一直未获回复。

  (截图来源:优全护理招股书)

  此外,这种实控人股权高度集中的模式还带来一些公司治理方面的隐忧。严华荣作为优全护理创始人,也是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对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具有实质影响,对董事和***管理人员的提名及任免起到主要作用。优全护理在招股书中也承认,若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制权对公司的经营决策、人事、财务等进行不当控制,有可能会损害公司及公司中小股东的利益。

  子公司经营问题突出

  2020年5月20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第十一批疫情防控期间哄抬熔喷布等防疫物资价格违法行为典型案件,其中第八条显示,市场监管总局在4月28日对金三发卫材进行了检查。经查,优全护理子公司金三发卫材在熔喷布市场紧缺情况下,通过“套餐”形式强制捆绑销售熔喷布和口罩内外层无纺布。“套餐”(1吨熔喷布+1吨内层无纺布+1吨外层无纺布)***价格达150万元。涉嫌构成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当事人立案调查。

  (截图来源:***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随后,优全护理在回复中表示,金三发卫材已缴纳相应罚款,并在价格违法行政处罚作出前,调整了相关产品价格及取消套餐销售,且经长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确认,金三发卫材相关整改有效。

  除了行政处罚,优全护理这一子公司还存在着法律风险。报告期内,金三发卫材曾因产品质量争议涉诉。招股书显示,2020 年 5 月 22 日,金三发卫材与上海岑誉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岑誉医疗”)签署合同,岑誉医疗向金三发卫材采购纺粘非织造材料130吨。因质量争议,岑誉医疗已于 2020 年 9 月向长兴县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解除双方签署的前述合同;金三发卫材向岑誉医疗返还货款1523万元,双倍返还定金合计676万元,并赔偿岑誉医疗因货物质量不合格所造成的直接损失863.47万元;金三发卫材以3062.43万元为基数,自2020年6月13日起至实际支付之日,按照年利率3.84%向岑誉医疗支付利息。

  若该案件败诉,以该案件之全部诉请金额及利息(暂按截至2020年12月31日测算金额合计约3127万元),占公司2020年度归母净利润比例约2.69%。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该案件已受理但尚未开庭审理。如其在开庭审理后败诉,将对公司2020年度的经营业绩及声誉产生不利影响。


优全护理业绩暴增恐难持续 IPO前突击分红被质疑
受疫情因素影响,浙江优全护理用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全护理”)纺粘非织造材料(含熔喷布,即口罩的主要原料)、 热风非织造材料等作为防疫物资生产的主要原料,市场需求量短期内急剧增加,业绩出现爆发式增长。该公司去年10月提交了创业板IPO申请,今年1月更新了招股书并于近期回复了交易所首轮问询。但关于该公司IPO前大手笔分红、子公司涉嫌哄抬防疫物资价格以及产品质量等问题,依然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