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久美股份IPO:财务数据“打架”涉嫌造假 保荐商涉嫌隐瞒供应商重大缺陷

发表时间: 2021-03-23 09:50:08

来源: 张华

浏览:

最近,监管十分强调要强化中介机构责任,要求科创板和创业板要坚守定位。从***角度而言,推出科创板,改革创业板是为从持***产业升级,以实现人民更加富强这一伟大目标。然而,事与愿违。目前,拟登陆创业板等大量IPO公司很多都是“鱼目混珠”,满心只想着“圈钱”而已。

  对2021年的IPO市场而言,必然是一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大清洗。对于科创板和创业板实施注册制后的效果,监管是不满意的。特别是最近大量IPO公司“心虚”撤回,令监管十分的尴尬,其中尤以创业板公司最甚。

  最近,监管十分强调要强化中介机构责任,要求科创板和创业板要坚守定位。从***角度而言,推出科创板,改革创业板是为从持***产业升级,以实现人民更加富强这一伟大目标。然而,事与愿违。目前,拟登陆创业板等大量IPO公司很多都是“鱼目混珠”,满心只想着“圈钱”而已。

  其中,苏州久美玻璃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美股份)这家公司便是典型。这家“家族”企业,营收不过2亿多元,在研发投入水平才只有800多万,其中近半数还是员工工资。这样的企业却准备上创业板。恐怕并不够格!

  更重要的是,久美股份涉嫌隐瞒供应商存在的重大问题,有神秘“消失”的供应商,今年以来10多次被法院列为“老赖”,这涉嫌虚假称述。此外,公司还存在财务数据“打架”,有财务造假的嫌疑。另外,久美股份的应收账款中也存在“猫腻”。

  “神秘”消失的***供应商 今年已10多次成“老赖”

  为了这次IPO,久美股份及其保荐券商——兴业证券可谓费尽了心机,甚至不惜进行财务“造假”。下面就来扒一扒久美股份,还原这家被券商“整容”前的本来面目。

  疑点一:为何核心财务数据相差上千万。

  久美股份在新三板挂过牌,其核心财务数据近年来都有详细披露,这些年报的数据,都是经过审计机构签字确认的。同样,此次冲刺IPO,久美股份提交的招股书,直接面向监管,如果其中存在造假,管理层甚至可能要坐牢。

  以2018年为例。在新三板年报中,久美股份披露公司营收为13134.23万元;然而到了招股书中,久美股份披露公司营收为14850.28万元,这其中双方相差1716万元。另外,新三板,年报披露久美股份2018年净利润为3617.97万元;而招股书披露,久美股份2018年净利润为4452.82万元,这中间也相差数百万元。

  久美股份

  2018年财务数据(万元)

  营业收入(新三板年报)

  13,134.23

  营业收入(招股书)

  14,850.28

  净利润(新三板年报)

  3617.97

  净利润(招股书)

  4452.82

  如果对比久美股份的财务数据,可以发现这两份官方文件,在营收、利润这种核心财务数据上都差异巨大。那么,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如果仅仅是会计准则的差异,是否会造成财务数据可以相差上千万,考虑到公司2亿出头的体量,这样的差异不算小。

  疑点二:为何***供应商“神秘”消失,背后有何隐情

  另据公开信息显示,久美股份挂牌新三板期间发布过2018年报,对比该公司此前发布的2018年年报和本次招股书披露的2018年主要供应商采购信息,其间存在重大差异。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均存在矛盾。

  比如,久美股份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的***大供应商为“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涉及采购额高达1769.45万元。但是在本次招股书中,“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从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神秘消失了。公司***供应商变为“常州润涛复合材料有限公司”,对应的采购额仅在880万元左右。

  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是何方神圣?为何从久美股份前五供应商名单中神秘消失。根据通州建总集团官网显示,该公司号称前可追溯至1949年在江苏省南通县成立的***个建筑业组织——瓦木工会,公司先继承担了联合国大楼、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园、上海小洋山深水港、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等工程。简直逆天!

  然而,如果简单查询一下,便可知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基本就是个骗子公司。且不说,联合国大楼建设于1949年,当年新中国才刚成立,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前身瓦木工会也才成立,便有能力跑到千里迢迢的纽约建设联合国大楼了吗?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几天前,2021年3月15日,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法人——张晓华被列为“老赖”并限制消费。此外,今年以来,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已经被10多次被强制执行,强制执行额上千万,该公司历史上已经被强制执行了上百次。基本也算是***了。

  此外,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还被处罚过上百次,仅仅今年以来就有10多次。其中环保处罚就有36次,还存在拖欠税款的情况。

  如果考虑到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这种“垃圾”公司竟然是久美股份***的供应商。自然而言,久美股份要极力进行隐瞒。这或许也是为何在招股书中,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从公司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消失的原因。

  保荐券商涉嫌弄虚作假 建议监管严查!

  对于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这种“垃圾”公司,神秘消失在公司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实际上,本次久美股份IPO的保荐机构——兴业证券有着自己的一套说辞。兴业证券表示,主要是披露口径不同所致。“新三板挂牌期间披露供应商包含了厂房建造商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本次申报列示前五大供应商未包含基建设备采购类仅列示生产材料采购的供应商。”

  这就是兴业证券的“高明”之处。

  但是或许兴业证券“聪明”过头了,作为一家保荐券商,它的目的是挖掘中国的好公司,助力中国产业进一步升级,优化资源配置,但是显然,兴业证券把经济利益放在最前,没有坚守“看门人”的定位。

  实际上,兴业证券早就这样干过。前几天,创业板造假退市***股——欣泰电气导致数十万散户遭受重大损失,而欣泰电气的保荐机构正是兴业证券。不过,最终兴业证券被“罚酒三杯”,如今这种货色又跑出来“作妖”了。

  兴业证券很清楚,一旦将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列为久美股份***供应商,这家公司IPO也算是走到头了,监管绝不会允许一家存在重大违法违规之嫌的公司上市。

  疑点三:保荐券商是否存在虚假称述?

  实际上,上市委很重视一家拟IPO公司的供应体系,毕竟物以类聚,什么货色企业也喜欢和什么货色的供应商混。你看汽车工业,飞机工业,那供应商体系,认证是一套接着一套,都是很严格的监管。

  此前,上市委也曾问询久美股份的前五大供应商,是否存在违法违规的情况。对此,核查机构——兴业证券显然不想说实话,首先是隐瞒通州建总集团有限公司这种垃圾公司是公司前五大供应商的事实。

  另一方面,兴业证券核查一遍后称“经实地走访上述供应商,查询主要供应商工商档案,裁判文书网、失信被执行人网等,确认上述供应商不存在违法违规处罚记录。”然而,这完全是在“鬼扯”。

  以久美股份2020年1~9月,***供应商——南通星辰合成材料有限公司为例,这家公司在2016年相继被南通市环保局处罚6万和超过12万元。 此外,同期第四大供应商——国都化工(昆山)有限公司在2019年4月,因未将危险化学品储存在专用仓库内、未在有限空间作业场所设置明显的安全警示标志被昆山市安监局罚款10万;此外,多次因为超标排放水污染物、大气污染等环保问题被处罚。

久美股份IPO:财务数据“打架”涉嫌造假 保荐商涉嫌隐瞒供应商重大缺陷
最近,监管十分强调要强化中介机构责任,要求科创板和创业板要坚守定位。从***角度而言,推出科创板,改革创业板是为从持***产业升级,以实现人民更加富强这一伟大目标。然而,事与愿违。目前,拟登陆创业板等大量IPO公司很多都是“鱼目混珠”,满心只想着“圈钱”而已。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