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合富医疗改冲创业板 与大客户纠纷背后尚有高额应收款

发表时间: 2021-02-05 08:10:07

来源: 张华

浏览:

拟上市的合富医疗,2019年末与大客户发生纠纷并诉诸法庭,期间保荐人和上市地均发生调整。更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0年上半年,合富医疗仍有该大客户4109.75万元的应收账款

  拟上市的合富医疗,2019年末与大客户发生纠纷并诉诸法庭,期间保荐人和上市地均发生调整。更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0年上半年,合富医疗仍有该大客户4109.75万元的应收账款

  拆分上市有A拆A、H拆A,如今可能又有台股拆A。

  合富医疗的控股母公司,为台湾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合富控股。合富医疗主营医疗设备流通,2019年开始IPO征程。

  不过,从拟上市起,合富医疗就遭遇几个变数。其一,合富医疗的保荐人和上市地做了更换,内部股权结构也发生变化;其二,原大客户与合富医疗发生买卖纠纷,留有大量应收账款,或未全部计提。

  变更保荐人和上市地

  2019年7月,合富医疗正式开启IPO征程。根据辅导协议,华泰证券作为保荐人,协助合富医疗拟挂牌上交所。

  合富医疗主营销售体外诊断产品,是一家规模较小的流通渠道商。2018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合富医疗主营收入为6.8亿元、10.47亿元、5.0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691.26万元、6714.49万元、3465.22万元。

  不过,合富医疗的IPO之旅,于2020年8月突发变数。当月,合富医疗先后公告辅导终止协议、上市辅导协议。终止协议是合富医疗结束与华泰证券的上市合作,原因为“整体发展战略调整”;辅导协议是海通证券成为合富医疗新的保荐人,协助其上市创业板。

  对此,我们就是否因为业绩没达板块相应标准才更换上市地等问题向合富医疗求证,对方未予置评。

  从华泰证券到海通证券,从上交所到创业板,合富医疗变化了保荐人,变化了上市地点,也变化了股权结构。

  2019年11月、2019年12月、2020年7月,合富医疗共历经三次股权调整。***次调整,合富医疗以4元/股价格,向六个认购方增资扩股。第二次调整,股东之一荆州慧康,以4.4元/股价格向祺睿投资转让部分股权。第三次调整,股东之一华润投资,以4.7元/股向兴原国际转让部分股权。

  每一次股权变动,合富医疗的估值都会相应抬高。值得注意的是,股权转让方荆州慧康、华润投资,2019年6月才入股合富医疗;股权受让方之一的祺睿投资,与合富医疗存在人事关联。

  企查查显示,祺睿投资的股东方有中金公司、国药控股、娃哈哈、川财证券等。其中,合富医疗独立董事Stanley Yi Chang的配偶杜季柳,担任过中金公司旗下的中金基金董事。中金背景的祺睿投资,愿意溢价受让刚入股不久的荆州慧康部分持股,其中原因耐人寻味。

  与***大客户“反目”

  作为一家医疗设备渠道商,合富医疗的销售模式,决定其经营业绩、收入结构等。

  根据招股书,合富医疗的销售模式分为代理商、分销商、集约化服务等。其中,集约化服务被合富医疗列为核心模式。

  所谓集约化服务,合富医疗解释为整合医疗机构的检验科生产要素,以减少中间层级、降低客户成本。简单说,合富医疗从上游厂商采购产品,然后向医疗机构直接销售。

  2019年、2020年上半年,合富医疗的集约化服务分别占比主营收入的88.29%、75.73%。招股书显示,合富医疗的前五大客户均为医院。其中,北京佑安医院在2017年、2018年都是***大客户,2019年也以7387.15万元采购额,位居第二。

  不过,合富医疗却与这位“金主”,于2019年发生纠纷。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合富医疗当年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北京佑安医院支付应付货款3475.9万元,以及暂计违约金342万元;次年,北京佑安医院提出反诉,要求合富医疗提供折扣款2118.1万元。截至2020年11月,案件仍未开庭审理。

  与曾经的大客户“反目”,要做好覆水难收的最坏打算。截至2020年上半年,合富医疗仍有北京佑安医院4109.75万元的应收账款。对应到减值部分,2020年上半年合富医疗应收账款余额6.43亿元,坏账准备5762.06万元。招股书里,合富医疗强调已对北京佑安医院的部分,做了充分计提准备。

  不过,翻开应收账款计提的明细,合富医疗对2020年上半年医疗机构的减值准备为2675.47万元。这个数值,小于同期北京佑安医院拖欠的4109.75万元。若合富医疗输了官司,即法院判决北京佑安医院胜诉,合富医疗不仅或偿付该医院的折扣款,减值坏账的规模也可能超过2675.47万元。

  对此,就是否全部计提了北京佑安医院的应收账款坏账等问题向合富医疗求证,对方未予置评。

  来自台湾地区的超大订单

  2020年上半年,北京佑安医院消失在了合富医疗的前五大客户名单。少了这位“金主”,却出现了一位新客户。

  根据招股书,高雄医学大学医院成了当期合富医疗的***大客户,销售金额达8248.38万元。这家与合富控股同样来自台湾地区的医院,采购了合富医疗1台Viewray仪器及配套机房。

  Viewray是一家美国医疗器械公司,合富医疗向其采购仪器,再向高雄医学大学医院出售。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合富医疗总共采购Viewray仪器3台,总金额为1.04亿元,另2台仪器未找到买家。根据招股书,合富医疗正推动Viewray仪器的境内注册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合富医疗向Viewray采购的仪器,都为核磁共振引导直线加速器。如果3台仪器没有任何差别,包括型号、性能等,那么参照1.04亿元采购总额,单台仪器的价格为3467万元。

  现实交易中,高雄医学大学医院以8248.38万元采购1台仪器。该价格是否高于公允价格,合富医疗在招股书里没有表明。

  另一方面,虽然台湾地区的医疗机构成为新的***大客户,但也产生了对应的应收账款。2020年上半年,合富医疗仍有高雄医学大学医院的应收账款4381.98万元。比对8248.38万元采购额,当期合富医疗收到该客户的款项,实际只有约一半。

  因此,尽管合富医疗的主营收入不断增长,但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却不断在流出。2018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合富医疗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670.67 万元、-3789.1万元、-5422万元。

  若发生拖欠货款的买卖纠纷,是否会造成经营现金流持续恶化等问题向合富医疗求证,对方未予置评。


合富医疗改冲创业板 与大客户纠纷背后尚有高额应收款
拟上市的合富医疗,2019年末与大客户发生纠纷并诉诸法庭,期间保荐人和上市地均发生调整。更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0年上半年,合富医疗仍有该大客户4109.75万元的应收账款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