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福莱新材IPO:多家大客户疑似“空壳”公司 或涉嫌财务造假

发表时间: 2021-01-27 09:08:06

来源: 张灵

浏览: 3660003

福莱新材名称为“浙江福莱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表面上看,这家公司似乎是一家“新材料”公司。而实际上,这家公司就是一个广告材料公司。福莱新材原名浙江欧丽数码喷绘材料有限公司。所谓数码喷绘材料,平时你看到的宣传单、宣传册便是用这些材料制造的。目前,福莱新材70%以上的业务靠生产广告喷墨打印材料。

在资本市场上,散户为何总是亏钱,不断被“割韭菜”?这其中重要原因,便是资本市场有一些“毒瘤”中介机构。用当今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的话讲:“有些中介机构甚至放弃操守和底线,沦为‘放风者’和造假‘帮凶’。”

比较典型的是,给尔康制药做审计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

2018年,尔康制药财务造假2.5亿元遭证监会查实。而在此之前,天健会计事务所却对其充耳不闻,甚至为其财报“背书”出具标准无保留的审计意见,拍胸脯保证没问题。到底是有多瞎,才看不见数亿元的财务造假呢?

因为天健会计事务所一份错误的审计报告,广大散户损失惨重。2019年超过800名散户打官司索赔5.3亿元,但诉讼之路漫漫。如今天健会计事务所依然“吃香的”,“喝辣的”。这家会计事务所生意不断。

如今,由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做审计的数码喷绘企业——浙江福莱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莱新材)也跑来A股上市了。1月28日,福莱新材将接受审核,能否成功上市在此一举。

且不论福莱新材的质地如何,只看到天健会计师事务所这种声名狼藉的中介机构,投资者便有理由对这家公司抱有一层怀疑。如今,A股市场4100多家上市公司,为何要选择由信誉破产的“骗子”背书的公司呢?除非这家公司本身就存在财务造假的企图,欲找这种“骗子”机构狼狈为奸。

实际上,福莱新材的质地一般,公司的问题一大堆。包括,福莱新材多家大客户疑似“空壳”公司,这些公司往往注册资本很低,参保人数为0人;还有客户在成立当年,便向公司大举采购;也有客户疑似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但未披露。此外,福莱新材的供应商体系,也存在不小的问题,公司前五大供应商之一,报告期内屡遭环保处罚。

多家大客户疑似“空壳”公司

福莱新材名称为“浙江福莱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表面上看,这家公司似乎是一家“新材料”公司。而实际上,这家公司就是一个广告材料公司。福莱新材原名浙江欧丽数码喷绘材料有限公司。所谓数码喷绘材料,平时你看到的宣传单、宣传册便是用这些材料制造的。目前,福莱新材70%以上的业务靠生产广告喷墨打印材料。

为了冲刺IPO,福莱新材需要将自己包装成为一家“新材料”的高科技公司,但是公司的客户却纷纷出卖了它。

近年来,福莱新材的前五大客户相对比较稳定。2020年上半年,公司第二大客户为郑州欣盛达广告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欣盛达广告)。2017年~2020年上半年,郑州欣盛达广告为其贡献了2921.13万元、2910.08万元、3892.23万元和1511.26万元。

这个几乎每年都贡献3000多万的郑州欣盛达广告是何来头呢?工商资料显示,郑州欣盛达广告成立于2015年底,注册资本100万,由自然人邓素芳持有100%股权,而这家公司的参保人数为0人,基本上就是一家“空壳”公司。邓素芳还控制着河南欣亚达广告,后者参保人数也是0人,成立于2016年底。

有公司成立当年便成为前五大客户

福莱新材还涉嫌隐瞒与大客户之间的关联关系。招股书显示,上海革迈广告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革迈广告)是福莱新材重要客户。2019年福莱新材向上海革迈广告销售了3930.30万元,为第二大客户。

而上海革迈广告成立于2014年2月,参保人数为0人,由自然人张可善持有90%的股权。这位张可善与福莱新材实控人夏厚君关系密切。据招股书显示,夏厚君有一家名为上海砂威的关联企业,而这家关联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正是张可善。

不过,上海砂威已在2019年4月注销,但夏厚君与张可善频频的交集,说明张可善与夏厚君关系匪浅。双方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往来呢?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福莱新材还有大客户陷入频频的诉讼纠纷。招股书显示,临沂市天迈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沂天迈装饰)是2019年公司第五大客户,并贡献了2263.07万元销售额。

而临沂天迈装饰由自然人胡辉持有95%的股权,实缴资本46万元,参保人数为0人。而2019年以来,临沂天迈装饰已经陷入15起以上的诉讼纠纷,绝大多数都是被告。2019年11月,该公司还因为“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遭监管处罚。

福莱新材另一个诡异现象是,有公司在成立当年便变身成为公司前五大客户。招股书显示,上海沐楚广告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沐楚广告)是福莱新材2017年的第五大客户,当年公司向其销售了1921.24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沐楚广告成立于2017年1月,参保人数为6人,由自然人熊世峰持有51%的股权,剩余45%的股权由刘燕持有。而刘燕是前文提到的张可善的老婆,张可又与福莱新材实控人夏厚君交集频频。值得一提的是,熊世峰本人还持有上海革迈广告10%的股权。那么,问题是上海沐楚广告与福莱新材之间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呢?为何甫一成立,便成为福莱新材前五大客户呢?

供应商曾被罚百万“骗子”机构审计背书

除了客户悬疑重重外,福莱新材的供应商体系也问题不小。招股书显示,温州市金田塑业有限公司是福莱新材2019年第五大供应商,2019年公司向其采购3565.54万元,而向温州金田塑业的采购还涵盖了向云阳金田塑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阳金田)的采购。

云阳金田是金田新材全资孙公司,目前金田新材也在冲刺IPO。根据金田新材披露,近年来云阳金田受到的处罚很多。

2017年11月,云阳金田由于新增包材车间生产线未通过环保验收擅自投产、企业危险废物矿物油未妥善贮存等5项事由,被环保执法部门罚款61万元。不足2个月后,2018年1月,云阳金田再次因排放废水COD、悬浮物超标被执法部门罚款10万元,同年11月,云阳金田由于导热油泄露造成水污染事故且未及时启动应急方案,未向环保部门报告,再次被罚款16.62万元,累计下来,云阳金田短时间内已被罚接近百万,可见公司环保问题的严重性。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IPO福莱新材选择了由天健会计事务所审计“背书”,后者是资本市场“臭名昭著”的一家会计事务所。前两年,尔康制药虚增数亿营收和利润被证监会查实。而尔康制药的审计机构是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其曾为尔康制药出具标准无保留的审计意见。

“认为尔康制药财务报表公允反映了公司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天健会计师曾给出审计意见,但这句话,最终被证明是赤裸裸的谎言,但广大散户却要为此买单,损失数亿元,可谓惨重。目前,受损的广大散户仍在索赔中。


福莱新材IPO:多家大客户疑似“空壳”公司 或涉嫌财务造假
福莱新材名称为“浙江福莱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从表面上看,这家公司似乎是一家“新材料”公司。而实际上,这家公司就是一个广告材料公司。福莱新材原名浙江欧丽数码喷绘材料有限公司。所谓数码喷绘材料,平时你看到的宣传单、宣传册便是用这些材料制造的。目前,福莱新材70%以上的业务靠生产广告喷墨打印材料。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