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驰田汽车IPO涉巧取国有资产疑云 四大核心技术专利失效

发表时间: 2020-12-30 08:22:07

来源: 张灵

浏览:

 2020年12月30日,在证监会第十八届发审委即将举行的2020年***一场发审会上,驰田汽车的拟IPO申请便会正式上会接受审核。

  纵然2020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幅度已然超过30%,但这似乎也并未抵挡驰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驰田汽车”)继续冲击IPO的步伐。

  2020年12月30日,在证监会第十八届发审委即将举行的2020年***一场发审会上,驰田汽车的拟IPO申请便会正式上会接受审核。

  这家成立于2002年主要为终端客户提供重型专用汽车改装整体服务的企业,虽然最近一年录得了过亿的扣非净利润,但它依然“保守”地将上市目的地聚焦在了IPO门槛相对较低的深交所中小板。

  据驰田汽车此次IPO申报材料显示,其此次拟发行不超过600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9.2亿以投向驰田汽车股份智慧新工厂的建设。

  在2018年股份制改制之前,驰田汽车可谓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家族企业,实控人黄玉鸿和他的两个兄弟黄玉舜、黄玉钵及其侄子黄村武四人持有驰田汽车全部的股份。即使在其正式启动IPO期间通过两次增资扩股引入数家投资机构及员工持股平台,但黄家人依然牢牢地把控着即将上市的驰田汽车绝大部分股权,其中,仅黄玉鸿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控制着驰田汽车此次IPO之前超过80%的表决权。

  如果驰田汽车一旦成功上市,与资本市场的对接能否给这家成立已近18年的企业带来再一次腾飞的机会尚有待商榷,但黄氏兄弟们凭借此次的IPO将实现个人财富的暴涨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有意思的是,驰田汽车如今的***并非汽车装备行业出身,现年50岁的黄玉鸿虽被认定为驰田汽车的核心技术人员,但这位毕业于西安财经学院的董事长,早前曾以地产和贸易起家,直到2000年前后才开始踏足汽车装备市场。

  如今随着驰田汽车IPO的申报,当年黄玉鸿这位跨界玩家是如何成功在汽车改装市场站稳脚跟的秘密也随之浮出水面,而由其控股的驰田汽车也卷入了一场或涉及国资流失的资产疑云之中。

  1) 国有生产资质“流失”疑云

  湖北十堰,东风汽车起源地,有中国卡车之都、中国商用车之都和“中国汽车城”的美誉。

  汽车产业作为十堰的主导产业,现有整车品种1000多个、整车产能90万台以及汽车总成和零部件4000多种。这也为注册于此的驰田汽车从事重型专用汽车改装业务提供了深厚的产业土壤。

  招股书显示,重型专用汽车改装是驰田汽车的主要业务和收入的主要来源,在2017年至2020年1-6月的三年一期报告期内,驰田汽车改装业务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除了2017年为97.23%外,其余几年皆为100%。

  不过以改装车为主营业务的驰田汽车,其改装车生产资质的来源却存在涉巧取国有资产并造成国资流失的嫌疑。

  时间回到2002年,计划涉足汽车装备产业却苦无相关生产资质的黄玉鸿经过湖北省经贸委的介绍,欲与位于湖北襄阳的国营江华机械厂(下称“国营江华厂”)进行合作。

  国营江华厂是***批准的改装车定点生产厂家,旗下享有“军马牌”汽车商标。此时,为了集中精力搞好军品及汽车配件的生产,国营江华机械厂也正好在此时有意将改装厂有关资产剥离出来,也正在多方寻求合作或合资伙伴。

  于是,在上述契机之下,黄玉鸿与国营江华厂便一拍即合,并约定共同联合组建一家全新的以改装业务为主的汽车制造企业。

  2002年8月20日,黄玉鸿以其在此前两个月刚刚成立的十堰驰田汽车装备有限公司(下称“驰田装备”)为主体与国营江华厂正式签订《协议书》,按照该协议规定,驰田装备与国营江华厂按照《公司法》要求共同出资,联合组建十堰市驰田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池田有限”),其中驰田装备以现有资金、场地和设备作价270万元人民币入股,国营江华厂则以下属的改装车生产设备、技术作价30万元入股。

  实际上,国营江华厂用于入股的***资本则是黄玉鸿一直或缺的改装车生产资质。

  因新设企业涉及到将此前位于湖北襄阳的有关改装车资产迁址十堰并更名的审批,为加快更名和迁址的申报进程,驰田装备与国营江华厂商议由驰田装备先行组建驰田汽车,并发起迁址更名的申请手续,而国营江华厂配合办理申报手续。

  2002年8月27日,驰田有限正式成立,同年9月7日,驰田有限便向十堰市经贸委提交了《关于国营江华机械厂“军马牌”改装车迁址及更名的请示》,在该请示中,驰田有限明确写道:“本着优势互补、互惠互利的原则,江华机械厂与十堰驰田汽车装备公司达成协议共同组建合资公司生产汽车改装车,并将‘军马牌’改装车的生产场地迁移至十堰市东城开发区黑龙路2号,生产企业名称变更为十堰市驰田汽车有限公司”。

  2002年9月18日,国营江华厂也以上述同样的内容向襄樊市经贸委提交了请示。

  2002年12月,***经贸委受理湖北省经贸委申报材料,随派汽车专家组到驰田汽车公司现场评估,核验测评结果合格,符合汽车生产标准。

  2004年3月5日,***发改委发布有关公告,正式同意上述更名申请和生产地址的变更。

  然而,打着组建合资公司之名去申报更名和变更地址的请示在获得有关部门的批准后,在正式获得改装车生产资质后的驰田汽车股东名单中,却最终也未出现国营江华厂的影子。

  也就是说,在按照当初签订的有关组建合资公司协议获得国营江华厂的改装车生产资质后,国营江华厂却并未获得协议中应该归属自己的30万折价入股份额。

  工商资料显示,驰田有限成立于2002年8月,由黄玉鸿、黄村武及驰田装备出资300万设立,而驰田装备又同样由黄玉鸿等人控制。也由此,国营江华厂的改装车业务相关资质被不花一分钱地流失至黄氏兄弟的口袋之中。

  这家原本国营江华厂应有30万初始入股份额的企业——驰田有限便是如今正急待上市的驰田汽车的前身。

  最初以重组成立合资企业的名号获得有关部门的审批,国营江华厂继而又蹊跷地放弃有关资质和合资股份并拱手相让,这背后是否隐藏着某种利益勾连,外界尚不得而知。

  “国营江华机械厂主动放弃汽车改装车业务,最终未参与驰田汽车经营管理,也未享有股权。”在驰田汽车的其此次IPO招股书中对这一涉嫌国资流失的行为如此轻描淡写地描述道。

  也正是依靠从国营江华厂那里免费获取的汽车改装车业务资质,驰田汽车才一路得以发展至今。

  2)四大核心技术专利失效

  作为一家高新技术企业,驰田汽车也试图用自己旗下拥有的多项专利技术证明着自身拥有着核心技术。不过,从驰田汽车的此次IPO申报材料披露情况来看,其专利披露不仅漏洞频出前后矛盾,更有多项专利已在近期出现了些许异常。

  据驰田汽车***向证监会递交的IPO招股书披露,在“与业务相关的主要无形资产”一节中,驰田汽车载明 “根据公司提供的《专利证书》,并经查询中国专利查询系统网站”,发行人拥有专利34项,其中30项为实用新型,4项为外观设计。但同一份IPO招股书文件中,在“公司主导产品的技术水平”一节中,对公司主要核心技术的描述中却又称“发行人及其控股子公司拥有专利技术共 32 项,其中实用新型专利 28 项,外观设计专利 4 项”。

  随后,在证监会对其下发的反馈意见函中,也直接指出招股说明书存在关于发行人拥有专利数量、专利号信息披露不一致情况。

  更值得注意的是,据叩叩财讯获悉,就在驰田汽车于2020年3月初向证监会正式递交IPO申请之后,原本就为数并不多的专利中,更有4项专利已经在近期悄然失效。

  这四大在其IPO审核期间悄然失效的专利分别是专利号为ZL201020174578.6的“一种铰接式元宝梁”,专利号为ZL201020174590.7的名为“一种双贯通轴式平衡悬架”、专利号为ZL201020174600.7的“一种滚动式侧挡板”和专利号为ZL201020210069.4的“一种双贯通轴式支撑悬架”。

  据驰田汽车招股书披露,上述四大专利的申请时间皆集中在2010年4月-5月,根据我国专利法规定,实用新型专利权和外观设计专利权的期限为十年,都是从申请的当天开始算起。从专利权授权公告之日起,如无因其它事由造成专利权终止的,则该专利权到专利权期限届满之日终止。

  而这四项专利曾被驰田汽车在招股书中明确指出为其核心技术。

  身陷巧取国资疑云,又顺带四大核心技术专利失效,让驰田汽车此次IPO之行存在未知的因素还有其在今年内已现的业绩下滑趋势。

  据驰田汽车财务数据显示,其在2018年以11.29亿营收和1.45亿扣非净利润实现同比大幅跨越后,其营收和利润的天花板似乎也在此时确立。

  2019年,驰田汽车营收录得10.7亿,同比下滑5%,扣非后的净利润也略下滑至1.41亿。

  然而2020年,因受新冠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前三季度,其营收和净利润则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同比下滑,其中营收预计仅为6.9亿元,同比下滑超过20%,而净利润更是同比变动幅度超过-32%。


驰田汽车IPO涉巧取国有资产疑云 四大核心技术专利失效
 2020年12月30日,在证监会第十八届发审委即将举行的2020年***一场发审会上,驰田汽车的拟IPO申请便会正式上会接受审核。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