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卷入违约风波业绩明显滑坡 广州农商行高管被查回A之路堪忧

发表时间: 2020-11-30 08:12:39

浏览:

正在寻求回归A股IPO的广州农商行,近年来的发展道路屡次遭遇波折。在曝出多位高管被查后,近日该行又因卷入信托违约风波而受到市场关注。

  正在寻求回归A股IPO的广州农商行,近年来的发展道路屡次遭遇波折。在曝出多位高管被查后,近日该行又因卷入信托违约风波而受到市场关注。

  据近日ST中捷(维权)发布的公告,其收到广州农商行函件,因25亿元信托出现违约,广州农商行要求各债务人承担偿付贷款本金25亿元、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等责任。

  而从广州农商行自身经营状况看,其交出的中报答卷不太好看。2020年半年报显示,该行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17.94亿元,同比增长9.2%;实现归属股东净利润30.86亿元,同比下降14.09%。

  信托违约“讨债”25亿

  一场信托违约风波正在发酵。日前,ST中捷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收到广州农商行通过中国邮政EMS送达的函件,函件显示致11家公司及7个自然人,其中公司为其中单位之一,跟公司相关的主要内容为:2017年6月27日,广州农商行与国通信托签订《国通信托华翔北京贷款单一资金信托合同》信托规模25亿元人民币,预计期限为48个月,自信托成立之日起计算。当日,华翔(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翔投资”)与国通信托签订《信托贷款合同》, 国通信托分别于2017年6月28日、2017年8月3日向华翔投资先后发放贷款 15 亿元、10亿元。

  2020年4月14日,国通信托向广州农商行发出《国通信托·华翔北京贷款单一资金提前终止通知函》,国通信托决定于2020年4月24日提前终止本信托并进行清算,同时按照相关规定对信托财产进行结束登记。国通信托在信托合同项下的受托人职责及义务截止到提前终止日即终止,国通信托不再承担本信托的任何管理职责。国通信托将信托财产相关资料移交给广州农商行,并向债务人发出债权人变更为广州农商行的书面通知,即视为分配完毕信托财产;国通信托向各债务人发出《债权转让通知书》,通知债权转让事实,并要求各债务人直接向广州农商行履行相应责任。

  2020年5月6日,国通信托向广州农商行出具《清算报告》,国通信托解除对本信托的受托责任。至今,借款人未按照合同约定偿付任何到期一笔债权,构成严重违约,其余债务人亦未履行相应合同义务。

  广州农商行向各债务人致函称,各债务人需按照《信托贷款合同》及相应增信文件的约定,向广州农商行承担偿付贷款本金25亿元、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等责任,请各债务人主动向广州农商行履行合同义务,本函未尽之处不构成广州农商行对依据《信托贷款合同》以及相应增信文件所应享有的权利的放弃,包括但不限于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就在“讨债”风波发生之前,广州农商行还因多位高管被查而登上舆论风口。

  今年10月,根据广州市纪委监委消息,广州金控党委书记、董事长李舫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事实上此事已有征兆。就在9月28日,广州农商行曾发布公告称,非执行董事李舫金因个人精力有限,请辞广州农商行非执行董事、审计委员会、关联交易与风险管理委员会、提名与薪酬委员会委员职务,已于2020年9月27日向广州农商行董事会递交书面辞职报告,即日生效。

  而在之前的7月13日,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官微发布消息称,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广州农商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首席风险官彭志军(市管副局级)以涉嫌受贿罪予以逮捕。广州农商行年报显示,2019年彭志军因个人原因辞去副行长职务。

  2019年8月23日,据广州市纪委监委网站消息,广州农商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除了高管违规行为的暴露,今年4月,证监会发布《关于对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发现该行在申请***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部分金融资产减值准备计提不充分、个别违约债券会计核算前后不一致等问题。一系列问题的出现会不会影响该行回A进程,依然是个疑问。

  上半年净利下滑不良双升

  广州农商行今年上半年业绩并不乐观,净利润出现下滑。半年报显示,虽然该行营业收入保持增长,但是归属股东净利润同比减少14.09%。

  在其营业收入中,利息净收入保持了较快增长,上半年同比增加19.29%至92.3亿元。不过,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仅为7.61亿元,同比下降6.84%。其中,咨询顾问业务手续费收入和融资租赁手续费收入下滑幅度均超过50%,分别为56.15%和57.88%;理财产品手续费收入也下滑了27.71%。而担保和承诺手续费收入则有较大增幅。

  从利润表来看,该行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为49.77亿元,同比增加40%,是拖累净利润的主要因素。

  同时,广州农商行多个盈利能力指标同比下滑,截至上半年末,其平均总资产回报率、平均权益回报率、净利差、净利息收益率分别下降0.2个百分点、3.49个百分点、0.24个百分点、0.13个百分点。

  资产质量方面,该行不良双升。上半年末广州农商行不良率为1.84%,相比去年末增加0.11个百分点;不良贷款总额为101.37亿元,相比去年末增加21.84%。而拨备覆盖率则有所下滑,相比去年末减少18.71个百分点。

  按产品类型来看不良贷款分布,今年上半年末,广州农商行公司贷款和个人贷款的不良率相比去年末分别上升0.29和0.14个百分点。个人贷款中,个人消费贷款和信用卡不良分布上升0.36和0.81个百分点,增长相对明显。

  从按行业划分的不良贷款分布情况看,该行上半年末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的不良率高达20.82%,相比去年末上升13.85个百分点。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末广州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41%,和去年末相比减少0.55个百分点。而据公告,该行三季度末这一数字继续降至8.63%,补充资本金显得较为紧迫。

  卷入信托违约风波,多位高管被查,以及业绩明显滑坡,对于正在寻求回归A股IPO的广州农商行来说,不是好消息。就相关问题如何解决,我们将持续关注。


卷入违约风波业绩明显滑坡 广州农商行高管被查回A之路堪忧
正在寻求回归A股IPO的广州农商行,近年来的发展道路屡次遭遇波折。在曝出多位高管被查后,近日该行又因卷入信托违约风波而受到市场关注。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