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汉弘集团IPO撤单背后:涉侵权多次遭举报

发表时间: 2020-11-16 08:50:17

作者: 张灵

浏览: 4200571

今年4月,深圳汉弘数字印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弘集团”)启动IPO,冲击A股工业数字印刷***股。在经历暂缓审议后,汉弘集团的科创板IPO终是化为泡影。上交所官网***披露的IPO项目动态显示,汉弘集团IPO终止。IPO撤单背后,是汉弘集团曾被多次举报,这无疑给公司IPO蒙上了一层阴影。伴随汉弘集团IPO的终止,其通过募投来提高规模化制造能力的计划也被打乱。IPO失败后,汉弘集团又该何去何从

  今年4月,深圳汉弘数字印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弘集团”)启动IPO,冲击A股工业数字印刷***股。在经历暂缓审议后,汉弘集团的科创板IPO终是化为泡影。上交所官网***披露的IPO项目动态显示,汉弘集团IPO终止。IPO撤单背后,是汉弘集团曾被多次举报,这无疑给公司IPO蒙上了一层阴影。伴随汉弘集团IPO的终止,其通过募投来提高规模化制造能力的计划也被打乱。IPO失败后,汉弘集团又该何去何从?

  冲击科创板未果

  筹划7个月,汉弘集团IPO梦碎。据上交所官网***披露的科创板IPO项目动态显示,汉弘集团IPO已变更为终止状态。

  招股书显示,汉弘集团前身为深圳欧泰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泰图像”),由肖迪、张政2名自然人于2012年5月以货币资金出资方式设立,设立时注册资本100万元。2016年,欧泰图像更名为深圳汉弘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弘图像”)。通过Wind查询,2019年11月,汉弘图像更名为汉弘集团。

  经过八年的发展,汉弘集团成为一家以数字喷墨打印技术为核心,集研发、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于一体的工业数字印刷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专业为客户提供数字喷墨印刷设备、软件、墨水、配件及专业服务。财务数据显示,2017-2019年汉弘集团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8447.22万元、60883.18万元、88118.23万元,对应的归属净利润分别为10693.29万元、-9211.94万元、21446.17万元。

  注册制下,汉弘集团闯关科创板。从公开信息来看,今年4月16日上交所受理了汉弘集团的IPO申请。5月7日,汉弘集团进入问询阶段。原定于8月25日上会接受审核的汉弘集团,由于委员柳艺因故无法出席当日会议,因此审议会议推迟至8月28日召开。

  审议结果显示,汉弘集团IPO被暂缓审议,最终汉弘集团IPO未能如愿。11月12日,汉弘集团和保荐人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分别向上交所提交了《关于撤回***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和《关于撤回深圳汉弘数字印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申请撤回申请文件。

  11月13日,上交所发文称,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七条的有关规定,决定终止对汉弘集团***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审核。

  多次被竞争对手举报

  汉弘集团IPO“亮红灯”,有迹可循。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冲击IPO的过程中,汉弘集团多次被竞争对手举报,被认为是其闯关路上的一大隐患。

  据招股书显示,在UV喷墨领域,汉弘集团将深圳市润天智数字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天智”)列为竞争对手之一。润天智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为11180.27万元,是专注于喷墨印刷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并于2015年在新三板挂牌。

  作为同行业竞争对手,近年以来润天智多次举报汉弘集团。有报道称,今年以来,润天智一共向监管层递交了8封举报信,直指汉弘集团的核心技术侵权、虚假销售、环保违法等问题。

  双方“交恶”背后,源于研发人员的离职。据悉,赵义发曾在润天智担任研发工程师并于2009年11月离职;李晓刚曾在润天智担任软件室主任职务并于2010年3月离职,赵义发、李晓刚二人离职后均入职深圳市汉拓数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拓数码”)并参与汉拓数码相关数码打印设备的研发工作。目前,赵义发担任汉弘集团子公司弘博智能总经理,是公司核心技术人员之一,李晓刚担任汉弘集团子公司弘锐精密研发经理。

  汉拓数码系汉弘集团全资子公司。2010年7月,汉拓数码推出HT2512UV平板数字喷墨机,润天智认为该产品与其生产的PP2512UV平板喷绘机的喷头控制板程序、打印驱动程序的8段源代码相同,并认为赵义发和李晓刚将其商业秘密披露给汉拓数码,用于生产与润天智相似的喷绘机。

  据汉弘集团招股书,早在2011年5月10日,润天智就曾向深圳市公安局举报赵义发、李晓刚侵犯其商业秘密。2020年6月4日,润天智以侵害技术秘密为案由,对汉弘集团及汉拓数码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汉弘集团和汉拓数码停止侵犯润天智技术秘密,停止生产和销售侵权产品,删除及销毁包含润天智商业秘密的数据、文件和文档,要求判令汉弘集团和汉拓数码赔偿润天智经济损失人民币约1.09亿元。该案件已经于2020年8月5日由深圳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关于诉讼***进展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致电润天智进行采访,不过对方电话未有人接听。

  投融资专家许小恒认为,对于IPO企业来说,在冲击A股关键节点被举报,会对IPO造成负面影响。

  事实上,多次被举报、核心技术人员涉诉一直是汉弘集团IPO路上不可回避的问题。***上会时,科创板上市委就对汉弘集团被多次举报进行重点问询,要求发行人代表说明相关情况,特别是诉讼的***进展情况,并分析该等诉讼可能出现的不利结果是否会对发行人持续经营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关于公司科创板IPO终止是否受举报、诉讼影响以及后续上市计划等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汉弘集团发去采访函,但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规模化制造能力提升遇阻

  “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均围绕公司主营业务,有助于提高公司科技创新能力和规模化制造能力,提升公司整体竞争力。”汉弘集团在招股书中如是表示。

  招股书显示,汉弘集团拟投入募集资金68252.86万元,用于数码印刷设备研发、生产及供应链基地项目、数码喷墨墨水扩建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汉弘集团认为,数码印刷设备生产基地项目和数码喷墨墨水扩建项目为公司现有业务产能的扩充及产品升级,新增加的生产线均用于生产公司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公司核心技术在产品中均有应用。项目完成后,公司的规模化生产制造能力将大大加强。

  证券市场评论人布娜新认为,IPO的终止意味着汉弘集团进一步提升竞争力的计划遇阻。

  事实上,IPO过程中,汉弘集团募投扩产合理性亦被监管质疑。

  汉弘集团的数码喷墨墨水扩建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由其全资子公司珠海东昌负责实施,计划总投资2亿元,包括数码喷墨墨水扩建和数码喷墨墨水研发中心两个子项目。项目建成并达产后,汉弘集团预计数码喷墨墨水产能将新增9200吨/年。

  记者注意到,珠海东昌原为汉弘集团供应商珠海市宇昌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宇昌”)的全资子公司。2018年1月26日,珠海宇昌与汉弘图像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以珠海东昌的评估值为依据,将珠海东昌100%的股权以567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汉弘图像。2018年1月30日,珠海东昌就该次股权转让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成为汉弘图像全资子公司。

  珠海东昌注册资本1600万元,主要从事化工颜料及化工产品的批发、零售,是汉弘集团重要的喷墨墨水的研发、生产、销售主体。数据显示,2019年,珠海东昌的净利润约-126.07万元。

  科创板上市委曾要求汉弘集团说明以较低价格收购珠海东昌且该公司在被收购后持续亏损的现实情形,与发行人所声称的将投入募集资金扩大墨水产能并将墨水业务发展成为发行人的重要业务的预期之间的内在商业逻辑。


汉弘集团IPO撤单背后:涉侵权多次遭举报
今年4月,深圳汉弘数字印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弘集团”)启动IPO,冲击A股工业数字印刷***股。在经历暂缓审议后,汉弘集团的科创板IPO终是化为泡影。上交所官网***披露的IPO项目动态显示,汉弘集团IPO终止。IPO撤单背后,是汉弘集团曾被多次举报,这无疑给公司IPO蒙上了一层阴影。伴随汉弘集团IPO的终止,其通过募投来提高规模化制造能力的计划也被打乱。IPO失败后,汉弘集团又该何去何从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