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信息披露不实 立高食品招股书隐瞒食品安全事故?

发表时间: 2020-11-02 08:57:36

作者: 张灵

浏览: 3755992

3559680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新鲜、好吃又方便的烘焙食品成为人们***的选择之一,客户群体的日渐增长,也促使中国烘焙业步入快速增长期。据悉,立高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立高食品”)于2020年4月下旬正式向证监会递交IPO申请材料,此次拟公开招股不超过4234万股,保荐机构为中信建设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据悉,此次立高食品拟在创业板上市,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投资三水生产基地扩建项目、长兴生产基地建设及技改项目、卫辉市冷冻西点及糕点面包食品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智能信息化升级改造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拟募资金额12.88亿元。

  但通过查阅招股书可以发现,立高食品存在经销模式销售占比过重,毛利率水平弱于同行等问题。此外,报告期内,不仅面临存货规模较大以及奶油业务增速放缓的问题,而且近三年来公司的食品安全问题也频频被曝光。那么,未来立高食品能否顺利通过发审会考验呢?

  产能利用率不饱和上市募资为圈钱?

  据企查查显示,立高食品成立于2000年5月,总部位于广东省广州市。公司主要从事烘焙食品原料及冷冻烘焙食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该公司主要产品包括奶油、水果制品、酱料、巧克力等烘焙食品原料和冷冻烘焙半成品及成品,此外还生产部分休闲食品。

  根据《中国食品工业年鉴》(2012-2018),从供给层面上看,我国烘焙食品行业的生产规模持续扩大,我国糕点面包业规模以上企业营业收入由2011年的 526.40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1,316.2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16.50%,远高于同期食品工业整体5.44%的增长水平,也高于全球烘焙行业增速。

  与此同时,从消费层面上看,烘焙零售市场增长迅速,根据欧睿国际的数据,2019年我国烘焙食品零售额达到2,317.13亿元,同比增长10.93%,预计2024年有望突破3,800亿元。海量市场,吸引恒天然、南桥食品、海融食品等企业快速入局。烘焙业的快速增长,立高食品也享受到了红利。

  伴随着冷冻烘焙食品收入的快速增长,立高食品过去三年的业绩持续提高。据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立高食品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56亿元、13.13亿元、15.8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398.73万元、5230.86万元、1.81亿元,双双呈现呈稳步增长趋势。

  从上表可以看出,截至目前,立高食品的主要产品分为四大类,分别是冷冻烘焙食品、奶油、水果制品以及酱料。报告期内,主营业务合计收入占比为88.19%、88.75%、89.65%。其中冷冻烘焙食品增速尤其明显,占比由2017年的 37.57%升至2019年的46.66%。

  不过,近年来奶油业务占比却在不断下降,从2017年的28.11%降至2019年的24.01%。与此同时,水果制品业务,也一直处于持续下滑态势,2019年水果制品业务占比已经降至12.13%。值得关注的是,立高食品自产的植脂奶油就是俗称的“人造奶油”。公开资料显示,植脂奶油制备工艺中会形成人工反式脂肪酸,此物质是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的诱因。

  对此,某券商分析师表示,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2015年规定,2018以后美国食品中不得含有人工反式脂肪酸。在欧美***,为了身体健康,现在人造奶油的销量正在急剧下滑。与此同时,现在国内大部分烘焙门店都会选择动物奶油,尤其是一线大品牌已基本不用植物奶油。因此,随着健康意识的逐步增强,立高食品的奶油业务或存在一定的风险。

  此外,鉴于奶油市场的萎缩,近年来立高食品的业务重心偏向冷冻烘焙食品,报告期内,冻烘焙食品收入分别为3.58亿元、5.5亿元、7.38亿元,年平均增速在40%以上,营收占比已接近50%。截至2019年底,立高食品拥有21条冷冻烘焙食品自动化生产线。

  据了解,立高食品冷冻烘焙食品自动化生产线,主要客户为仟吉西饼、一鸣股份等烘焙店,沃尔玛、盒马鲜生等商超及海底捞等餐饮品牌。不过,产品仅局限于蛋挞、甜甜圈、老婆饼等基础产品,且立高食品并非一家独大,冷冻烘焙业竞争激烈,包括浙江新迪嘉禾、东莞黑玫瑰、南京倍成等实力均不俗,未来立高食品的高营收或将面临挑战。

  另外,或许是看到海融食品即将上市,立高食品也坐不住了,“烘焙原料***股”或许还有机会一争。此次立高食品募资12.88亿,主要用于已有生产线的改建和新增华北生产基地的建设。

  但值得注意的是,从公司现有的产能来看,尚未达到满产的水平。2019年除了营收业绩贡献***的酱料生产线产能利用率为98.45%,而营收业绩贡献***的冷冻烘焙食品生产线和奶油生产线产能利用率却分别为81.07%和88.44%。

  并且近些年立高食品的产能利用率起伏很大,***时2018年冷冻烘培业务只有74.83%。因此,立高食品融资扩产的必要性以及募投资金达产后产能消化能力备受质疑。此外,近年来随着公司产能的扩张,立高食品经营性负债不断增加,并面临到一定的短期偿债压力。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立高食品流动比率分别为0.89、1.02和1.57,速动比率分别为0.51、0.62和1.15,公司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均呈现较低的特征,报告期内均低于行业平均值。此外,与可比公司相比,立高食品资产负债率水平明显偏高,公司的偿债能力又弱于同行可比公司。

  库存商品占比达50%

  近年来,烘焙食品行业发展迅速,行业整体盈利能力也有所提升,需求的持续旺盛以及盈利能力的提升,吸引了大量的外部资本进入该行业,公司所面临的市场竞争也日趋激烈。

  据招股书显示,在销售模式上看,立高食品以经销为主、直销为辅。报告期内,公司经销模式实现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3.38%、83.51%、83.94%和76.85%。截至2020年6月末,公司经销商数量超过1,500家,分布范围覆盖了除港澳台外的全国所有省市自治区。

  虽然做大经销渠道可以提高市占率,但是立高食品的销售问题正在逐步凸显。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立高食品存货价值规模较大,2017年至2019年分别为1亿元、1.22亿元、1.17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43.02%、39.28%、26.47%。

  在存货余额构成中,库存商品一直占比高达50%以上。但对于食品企业而言,存货的上升不仅会导致存货跌价,也存在坏账、占用现金流等隐患。

  通过上表可以看出,即使通过同类型企业对比,报告期内,立高食品的库存商品占比仍然是同类型公司中***的,占比均稳居50%以上,即使生产模式较为相似的海融科技,库存商品占比也均稳定在30%。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立高食品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5.14%、37.58%、41.27%,而同行业可比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均值分别为46.48%、48.06%以及51.56%。值得关注的是,在收入较为依赖经销模式的情况下,立高食品的盈利能力相比同行可比公司明显偏弱。

  另外,海融科技无论在产品结构,还是销售模式等各方面,均与立高食品高度重叠。然而,两者的毛利率仍存较大差异。2017—2019年,海融科技毛利率分别为50.95%、51.09%、52.44%,比立高食品报告各期的毛利率要高出10—15个百分点。

  招股书刻意隐瞒食品安全事故?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彭裕辉直接持有公司2,588.9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0.39%,同时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分别持有广州立兴、广州立创28.24%、16.25%的出资额,从而间接控制公司4.58%、3.51%的股份。赵松涛直接持有公司1,725.93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3.59%。

  彭永成直接持有公司575.31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4.53%。以上三人为亲属关系,赵松涛为彭裕辉的姐夫,彭永成为彭裕辉的父亲,三人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46.60%的股份。2017年12月14日,彭裕辉、赵松涛、彭永成三人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其中,1936年出生的彭永成是立高食品的重要人物。

  据招股书显示,其曾任广州轻工研究院***工程师、副总工程师,立高食品总工程师。现已退休,并被立高食品聘用为技术顾问。如果一致行动协议到期后不再续签,或出现其他股东增持股份谋求公司控制权的情形,将可能会影响公司现有控制权的稳定。

  业内人士表示,从股权结构来看,立高食品是家庭“作坊”式公司。

  与此同时,2020年3月18日,近三年未分红的立高食品在上市前夕突击分红5080万,实控人家族获利约2340万,此举也不禁让人对其融资动机产生怀疑。作为拟上市企业,现代化透明高效的企业管理架构及制度,是必备条件。从上述种种表现看,立高食品或许还有不少“短板”要补。

  此外,近年来,“镉大米”“地沟油”等食品安全事件的发生,引发了社会热议及消费者对食品安全问题更多的关注。一旦发生食品安全事故,可能会对企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而立高食品则被多次被爆出存在食品安全问题。

  据悉,2017年7月,“新仙尼”芒果果馅(果酱)被检出二氧化硫,遭上海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公示,而该产品的生产厂商正是立高食品;2018年8月,厦门市市场监管局抽检信息显示,立高食品生产的“立高”植脂奶油、“立高”欢戴植脂奶油两批次产品酸价(以脂肪计)超标。

  2019年1月,佛山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公抽检结果显示:立高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佛山分公司生产的规格为1.6kg/罐的立高牌香橙纤果泥(果酱)不合格。可以看出,近三年来,立高食品几乎每年都出现食品检测不合格事件,对于常踩红线的食品企业,不但摩擦消费及政策忍耐线,更加大了企业经营不确定性。

  对于上述三起立高食品产品不合格问题,立高食品在其招股书中,始终坚持不存在食品安全方面的纠纷及诉讼情况,不存在因食品安全事故受到有关部门行政处罚的情形。这是否存在信披露不实的嫌疑?此外,立高食品作为一家食品生产企业,生产过程中也会产生一定的废气、废水和废弃物等污染物。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曾经发生了3起因环保意识不足而被环保部门处罚的事项。2017年9月4日,佛山市三水区环境保护局出具三环罚(监)字[2017]第30 号《行政处罚决定书》,2017年5月10日,监测人员对广东立高食品有限公司佛山分公司废水进行采样检测时,发现排放水污染物超过地方规定的水污染排放标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七十四条***款的规定,对佛山分公司处以罚款 9.81万元。

  2017年9月4日,佛山市三水区环境保护局出具三环罚(监)字[2017]第3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2017年7月12日,执法人员对广东立高食品有限公司佛山分公司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其将部分润滑油桶、废机油罐存放在机修房旁边的遮雨棚内,与其他机器混合存放,存在将危险废物混入非危险废物中贮存的行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七十五条***款第(七)项、第二款的规定,责令佛山分公司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罚款 20,000元。

  2018 年 12 月 14 日,广州市南沙区环保水务局出具南环罚字[2018]30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经执法人员现场检查发现,广州奥昆(系立高食品全资子公司)食品制造生产项目与原环评批复存在改建、扩建项目,该项目已于 2018 年 3 月建成,总投资额 272,200元,广州奥昆未办理上述改建、扩建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报批手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第三十一条***款的规定,责令广州奥昆停止改建、扩建项目的建设,并对广州奥昆罚款 8166元。

  虽然以上相关行为不属于重大违法违规,但对公司的形象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对此,立高食品表明,近年来,***关于环境保护和安全生产的标准在不断提高,惩罚措施也日益严格。若公司未能随着***政策及标准的变化调整生产经营管理而出现环境污染或安全生产事故,则将面临被主管部门实施处罚的风险。

  综上所述,立高食品存在经销模式销售占比过重,毛利率水平弱于同行等问题。而且近三年来公司的食品安全问题多次被媒体曝光,这让不少投资者对其内部管理水平感到担忧,未来或将成为公司能否顺利通过发审会考验的关键。


信息披露不实 立高食品招股书隐瞒食品安全事故?
3559680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