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资本宠儿旷视科技上市任重道远 屡碰用户数据隐私红线

发表时间: 2020-11-02 08:53:40

作者: 张灵

浏览: 3367764

疫情期间,大数据、云计算、AI等技术,为人们带来了很多便捷,也让人们感受到了它不可替代的作用。但不可否认,AI行业已经过了被资本疯狂追逐的阶段。

  疫情期间,大数据、云计算、AI等技术,为人们带来了很多便捷,也让人们感受到了它不可替代的作用。但不可否认,AI行业已经过了被资本疯狂追逐的阶段。

  旷视科技成立于2011年,是中国***的云端人脸识别身份验证解决方案供应商。起家于人脸识别,这个技术最为人熟知的场景就是在使用支付宝时的刷脸支付。它由3位毕业于清华大学姚班的学霸联手创立,最早以“Face++”的名字为外界熟知。

  数据来源:企查查

  从创立伊始,旷视科技就备受资本青睐。企查查数据显示,旷视科技先后经历7轮融资,联想之星、创新工场、启明创投、蚂蚁金服、阿里巴巴等都是其投资人。

  但就是这样一个资本宠儿,旷视科技如今也面临很多问题。一直想抢占“AI***股”先机的它,不仅IPO之路遇阻,还由于数据隐私泄露等问题,引发外界质疑。

  1

  上市时机不佳,研发投入大,落地难

  去年8月25日,港交所公布了旷视科技IPO的信息,但去年10月8日,美国商务部将包括旷视科技在内的28家中国机构和公司列入美国出口管制“实体名单”,这对旷视科技的上市进程产生了一些不利影响。

  同年11月,有消息表示旷视科技未通过港交所聆讯,但随后该公司以“报道不实”作出回应。2020年,新冠肺炎突袭,这让资本市场更加充满不确定性。在此时登陆港股,或许并不是***时机。目前,其招股书状态仍为“失效”。

  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分别为6780万元、3.13亿元、14.27亿元和9.49亿元。而且旷视科技处于持续亏损状态,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3.43亿元、7.59亿元、33.51亿元和52亿元,亏损持续扩大。

  旷视科技对外解释称,巨额亏损是由于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及持续的研发投资。招股书中显示,旷视科技2016年、2017年、2018年研发投入分别为7820万元、2.04亿元、6.13亿元。

  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公司的研发支出为4.68亿元,同比增长49.4%。如果剔除非经常性损益,旷视科技在2016和2017年的亏损额分别为9195万元、1.42亿元,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分别为3219万元、3267万元。

  据了解,当前旷视科技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三大部分:个人物联网、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但在这些领域,旷视科技还要与海康威视(45.1000.200.45%)、大华、商汤科技、云从科技等新兴AI头部企业争夺市场份额,与此同时,华为等互联网巨头也不可以轻视。

  旷视科技在研发投入上力度很大,但不得不承认,AI行业产品研发周期长、落地难应用。此外,它还面临用户数据泄露的问题,这让旷视科技的IPO之路,难上加难。

  2

  屡碰用户数据隐私红线

  AI行业大发展,离不开大量的用户数据作为支撑。但同时,用户隐私数据泄露成为大众的红线,一旦触碰,不仅会对用户产生不可预估的严重后果,同时也会将企业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此前,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在HICOOL全球创业者峰会上关于人脸数据的“口误”,一举将蚂蚁集团、旷视科技等送上热搜。

  虽然各方都及时做出解释与澄清,但旷视科技涉及到AI隐私的问题已经不是***回了,一时的解释并不能真正解除用户心中的芥蒂。

  2019年9月份,“如何看待旷视科技新产品监视学生上课”等话题在知乎热榜上就引发舆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紧接着,2020年2月,旷视科技被传申请了1亿元“抗疫专用贷款”,用于开发戴口罩人脸识别相关的技术。戴上口罩还能进行人脸识别,这加深了用户的不安与质疑。

  对于AI行业的企业来说,用户数据隐私的“度”,的确很难把控。但在IPO的关键阶段,旷视科技被爆出这些问题,不仅为其IPO之路增加了新的不确定性因素,还直接影响股东对于公司产品的认可,以及发展前景的担忧。

  3

  股东集体撤退,或与涉嫌购买营收数据有关

  目前,旷视科技已经完成多轮融资,融资总额近100亿元(人民币)。旷视科技是由联想系孵化出来的,但其业务迎来突破性进展是由于阿里系的全面注资。

  数据显示,2014年蚂蚁金服的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就投资获得了旷视科技15%的股份,是其***大机构股东;淘宝中国持股比例为14.33%,阿里系合计持有该公司股权比例接近30%,可见旷视科技对阿里的依赖程度。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是“AI四小龙”之一的商汤和依图也同属阿里系,如果旷视科技成功上市,想必,旷视科技会竭力减少对阿里业务的依赖。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9年5月8日,在完成D轮7.5亿美元融资后,旷视科技被曝众股东集体退出。

  企查查资料显示,2019年5月16日,该公司投资方中的联想、创新工场、蚂蚁金服旗下公司北京纳远明志信息技术征询有限公司、天津遐想之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贝眉鸿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云鑫投资经管有限公司纷纷退出。

  同时,公司高管也发生变动,韩歆毅、李开复、唐文斌、王明耀、杨沐退出公司董事席位,林莺退出公司监事席位。

  数据来源:企查查

  变更后,公司投资人仅剩三位创始人,印奇、唐文斌、杨沐分别持股75%、12.5%、12.5%。此外,去年11月11日,旷视科技的全资子公司青岛旷视科技有限公司也发生多项变更,旷视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文斌退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等职位,由刘建接任。

  有市场专业人士分析,该公司股东集体撤退的原因可能有三点,一是为在香港上市举行VIE拆分,二是因公司涉嫌采购营收数据,被投资方们识破,三可能是因为旷视科技亏损大,对企业的发展前景有了新的看法。

  此前,有业内人士爆料称,AI行业有独角兽企业涉嫌购买营收数据,被投资方看破导致股东集体退出。这与联系旷视2019年5月份的企业信息变更不谋而合,矛头直接剑指旷视。

  尽管IPO之路,困难重重,但旷视科技越挫越勇。据悉,其上市进程仍在正常推进中,正在更新材料,其创始人印奇也曾公开表示:“肯定要上市的”。

  目前发展来看,旷视科技要着手解决的问题很多,比如如何让技术落地应用。而且2021年是它成立的十周年,在AI行业逐渐趋于冷静的关口,旷视科技能否交出一份令市场满意的答卷,《每日财报》会持续关注。


资本宠儿旷视科技上市任重道远 屡碰用户数据隐私红线
疫情期间,大数据、云计算、AI等技术,为人们带来了很多便捷,也让人们感受到了它不可替代的作用。但不可否认,AI行业已经过了被资本疯狂追逐的阶段。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