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芯碁微电子知识产权疑云难消 七成专利发明人是会计与出纳

发表时间: 2020-10-21 09:09:56

作者: 张灵

浏览: 3110567

如火如荼的科创板,不仅为我国科技产业的发展带来新机遇,也为诸多创业者的财富自由之路提供了捷径,多家成立不过短短几年的企业,借助科创板的资本助力,不仅完成了企业质的飞跃,也让诸多幸运的原始股东们迅速体会到来自资本的馈赠。

  如火如荼的科创板,不仅为我国科技产业的发展带来新机遇,也为诸多创业者的财富自由之路提供了捷径,多家成立不过短短几年的企业,借助科创板的资本助力,不仅完成了企业质的飞跃,也让诸多幸运的原始股东们迅速体会到来自资本的馈赠。

  成立不过短短五年的合肥芯碁微电子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芯碁微电子”)及其相关股东便可能成为下一个科创板红利的既得利益者。

  自2020年5月13日正式向上交所提交科创板IPO申请之后,这家坐落于合肥市高新区创新产业(186.870-3.13-1.65%)园区的高科技企业已经完成了来自上交所的两轮问询,并于10月16日完成了科创板上市的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的回复,距离其正式提交上市委会议审核仅一步之遥。

  芯碁微电子为一家专业致力于半导体无掩模光刻设备、检测设备、高端PCB专用激光直写成像设备(LDI)研发和生产的高科技企业,此次IPO其计划发行不超过3020万股,拟募集资金4.73亿元共投向高端PCB机关直接成像设备升级迭代等四大项目。

  虽然IPO的推进表面上一切顺利,但与不少拟科创板上市的企业类似,作为一家以“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为看点的高科技技术企业,芯碁微电子有关专利和知识产权的争议却反而成为了其与资本市场嫁接的***障碍之一。

  “芯碁微电子的创始人和核心技术人员皆与合肥当地另一家半导体企业有关,几人都曾在该企业担任重要岗位职务,在几人离开该半导体企业后,涉嫌通过股权代持的方式规避竞业协议,有关核心技术人员和芯碁微电子更被老东家起诉技术来源涉嫌侵犯专利。”一位接近于芯碁微电子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而这家与芯碁微电子有着密切纠葛的企业便是合肥芯硕半导体有限公司(下称“合肥芯硕”)。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芯碁微电子现任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程卓曾在2015年中短暂在合肥芯硕中任职两个月,而在此之前,程卓没有半点半导体、微电子行业从业经验,其主要从事拍卖和食品贸易等。2015年6月底,程卓从合肥芯硕离职的同时,带走了合肥芯硕两个资历丰富的技术骨干,由此设立了芯碁微电子。

  在被芯碁微电子认定为核心技术人员的三位自然人中,包括总经理方林和总工程师何少锋两位都有在合肥芯硕长达近十年的任职经历。

  公开信息也显示,芯碁微电子的大部分专利技术的确“来路不明”,甚至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之嫌。

  据芯碁微电子招股书(申报稿)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芯碁微电子已累计取得 71 项***授权专利,其中发明专利 24 项,实用新型 44 项,并拥有软件著作权 13 项。

  而据叩叩财讯调查,也正是这关键的被芯碁微电子视为申请科创板上市***的核心技术底牌的24项发明专利中,有17项的专利的发明人真实身份竟然是芯碁微电子的会计与出纳。

  1)专利发明者竟是财务人员

  “技术创新是发行人保持竞争优势的关键。”在芯碁微电子招股书(申报稿)中,其这样描述道:在技术成果方面,持续的技术研发投入也为公司积累了大量技术成果,截至 2020 年 6 月末,发行人已获得71 项***专利授权,其中发明 24 项,实用新型 44 项,并拥有 13 项软件著作权。

  众所周知,一家企业所取得的发明专利的多少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该企业的科创含金量。

  据叩叩财讯通过权威专利信息查询网站智慧芽查询获悉,随着2020年7月3日一起名为“一种用于激光直写曝光机位置触发的电路”专利的正式授权,芯碁微电子获得的发明专利已经达到25项。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25项归属于芯碁微电子的发明专利,有17项的申请日在2015年11月20日之前,这些在2015年进行申请的专利也被分为三批次进行申报,其中最早一批共计7项专利的申请则在2015年9月9日,而此时距离芯碁微电子正式成立仅仅两个月。六天后的2015年9月30日,又有6项专利的申请书正式递交,而在其后的2015年11月20日,第三批共计4项来自于芯碁微电子的专利成功获得申报。

  也就是说,在芯碁微电子仅仅成立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17项发明专利便被其自主研发,而这批发明专利不仅是芯碁微电子企业设立的根本所在,也成为了其日后的发展乃至目前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的***底牌。

  在芯碁微电子招股书(申报稿)中,并没有披露其缘何会在短时间内拥有如此傲人的知识产权积累,也没有披露这些专利的发明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据叩叩财讯从上述有关权威专利信息查询网站获得的信息显示,这批奠定了芯碁微电子日后发展基础的专利发明人主要为两名自然人,其中14项专利的发明人为自然人陆敏婷,另外三项专利的发明人则为自然人曹常瑜。

  就算以芯碁微电子目前持有共计25项发明专利测算,陆、曹二人所“发明”的专利便已经占到了芯碁微电子所拥有发明专利的近七成。

  然而,在芯碁微电子的核心技术人员名单中,却并未见陆、曹二人的身影。

  那么,谁是陆敏婷?曹常瑜又是谁?这两位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够在短期内为芯碁微电子贡献如此多的发明专利?

  “陆敏婷和曹常瑜都是曾跟随芯碁微电子现任董事长程卓多年的员工,两人也根本不是什么科研技术人员,两人的真实身份都是财务人员,其中,陆敏婷曾是芯碁微电子的出纳,而曹常瑜则曾任芯碁微电子的财务经理。”上述接近于芯碁微电子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

  芯碁微电子招股书(申报稿)中,也的确出现了陆敏婷的名字,在芯碁微电子员工持股平台合光刻中,陆敏婷作为合光刻的合伙人持有其3.64%的份额,而在陆敏婷的名字后则赫然写着“成本会计”的任职岗位。

  据叩叩财讯获悉,曹常瑜在2016年前后则以个人原因从芯碁微电子离职,其离职前一直负责斯时刚刚成立不久的芯碁微电子财务工作。

  实际上监管层也在对芯碁微电子IPO进行审核时,也察觉了上述专利的异常,在问询函中,上交所也要求其说明发“部分发明专利登记的主要发明人为陆敏婷、曹常瑜的原因”。

  “上述发明专利为公司集体智慧成果,主要是集合电子、机械、光学等领域的高校专家、公司员工的行业经验等形成的集体研究成果,其所有权归属于发行人。”芯碁微电子在回复函中辩称,当时公司正处于初创期,包括研发制度在内的各项规章制度正处于不断完善过程中,同时研发团队成员也处于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中,因此公司发明名义登记人登记为实际控制人指定的陆敏婷、曹常瑜。

  诚然,即使是公司集体的智慧成果,也应该有具体的发明人,哪怕是所谓的高校专家、公司员工,都是由自然人组成,而将专利的发明人最终认定为两个财务人员,这一做法实难理解,而且其称研发团队处于动态变化过程,那么其又如何保证财务人员也不是同样处于动态变化过程呢?

  更需要指出的是,无论是何原因认定财务人员为专利发明人,芯碁微电子的有关做法也涉嫌违反了《专利法》有关规定。

  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十三条规定,“专利法所称发明人或者设计人,是指对发明创造的实质性特点作出创造性贡献的人。在完成发明创造过程中,只负责组织工作的人、为物质技术条件的利用提供方便的人或者从事其他辅助工作的人,不是发明人或者设计人。”

  按照上述细则,专利发明人必须满足以下条件:1)发明人的首要条件就是必须要直接、全程的参与进整个发明,创造的过程之中投入了自己的智力劳动和创造的具体工作。2)发明人必须是对发明创造的实质性特点有创造性贡献的人。即是完成产品、方法发明或实用新型、外观设计的技术方案的人。

  显然,作为财务人员和出纳的陆敏婷、曹常瑜完全不满足《专利法》中对发明人的界定。

  2)谁是真正的发明者?

  那么到底谁才是这17项专利的真正发明者?

  如果真如芯碁微电子所言,这批发明专利为公司集体智慧成果,是高校专家、公司员工的行业经验等形成的集体研究成果。那么到底又是哪些高校专家和公司员工能在芯碁微电子成立不过两个月,且实控人程卓介入微电子半导体行业仅四个月时间,便能贡献自己的集体智慧且不求专利署名而自主研发出这几乎可谓是成批量生产的发明专利呢?

  要回答上述几个疑惑,我们还要从芯碁微电子的设立和其董事长程卓的故事开始说起。

  据芯碁微电子招股书(申报稿)显示,程卓,1965年出生,早年间毕业于安徽省大江技校机械专业,后就读于安徽电大汉语言文学专业,在2015年4月,因合肥芯硕重组而短暂介入其中担任董事长、财务总监,在此之前,纵观其过往经历皆与科研、高新技术产业无关。

  据程卓简历显示,在1998年12月至2012年2月,其出任安徽盛佳拍卖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盛佳拍卖”)总经理;2011 年 7月至 2019 年 10 月,担任安徽盛佳奔富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盛佳商贸”)法定代表人。

  据工商信息显示,盛佳拍卖成立于1998年4月,主营业务为对机关、团体、企业、个人委托拍卖的生活资料、生产资料、房地产、土地等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的拍卖,目前程卓还持有其16%的股份。而盛佳商贸则成立于2011年,主营包装食品、乳制品等批发兼零售。

  2015年,程卓参与合肥芯硕的重组工作,则成为了其职业生涯的转折点,也由此拉开了其日后即将分享科创红利走上暴富之路的序幕。

  2015年4月,因合肥芯硕大股东合肥市明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债务问题,程卓之姐程瑶以700万的债权为代价成为了合肥芯硕的股东之一,在此背景之下,程卓介入合肥芯硕的重组,拟出任合肥芯硕的财务总监、董事长一职。

  然而仅仅两个月时间,2015年6月,程卓在合肥芯硕的董事长一职甚至还未来得及签署任命协议,便因重组事件的告吹而离职。

  而离开合肥芯硕的程卓则迅速在2015年6月17日便注册成立了合肥芯碁微电子装备有限公司(下称“芯碁有限”),这便是如今芯碁微电子的前身。工商资料显示,芯碁有限由赵扬、亚歌半导体、王玮和李美英出资成立,其中赵扬持有其中70%的股份,而自然人王玮和李美英则分别以120万的出资额持有2%的股份。

  介入合肥芯硕让程卓***的收获或许不仅仅是寻找到了自己职业发展的全新领域,更大的是其在短短两个月中获得了合肥芯硕两位***核心技术人员的信任。而这两位来自于合肥芯硕的核心技术人员也成为了日后芯碁微电子发展的***的幕后功臣,一位是目前在芯碁微电子中担任总经理一职的方林,另一位便是芯碁微电子总工程师何少锋。

  在程卓介入合肥芯硕重组之前,方林和何少锋都是***技术人员,二人皆在2007年前后便已经加盟合肥芯硕,方林曾担任合肥芯硕研发部工程师、总监和技术部副总经理,而何少锋则也曾担任合肥芯硕研发部副总工程师和研发部总工程师。

  2015年6月,在程卓离开合肥芯硕后,方林、何少锋二人也几乎同时向合肥芯硕提出辞职。

  2015年7月3日,方、林二人通过向合肥市劳动仲裁委申请的方式解除其余合肥芯硕的劳动关系。

  在2015年6月中旬设立的芯碁有限中,自然人王玮和李美英便分别为方林、何少锋之妻。也就意味着在方、何二人还在合肥芯硕任职期间,其便通过其配偶与程卓设立了同行竞业公司。

  “方、何二人从合肥芯硕离职时,与合肥芯硕之间有签订竞业协议,二人在离职合肥芯硕之后的竞业禁止期间还一直通过二人的配偶持续持有合肥芯碁。”一位接近于合肥芯硕的有关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

  或为了有意规避竞业禁止协议的规定,方林与何少锋二人并未在离职后马上正式公开加入芯碁微电子。方林正式加入芯碁微电子的时间为2016年3月,而何少锋则是在2015年11月才正式出任芯碁微电子总工程师一职。

  巧合的是,刚好在方林、何少锋离职隐身于芯碁微电子的这段时间里,奠定芯碁微电子科创属性基础的那17项发明专利被迅速推出并申请,而发明人也被两个财务人员“代持”。

  虽然目前尚无直接证据证明方林、何少锋对上述17项专利发明到底有多少贡献,也无法直接证明上述17项发明与合肥芯硕关系几何。但从2017年起,合肥芯硕便数次以侵害发明专利纠纷将方林等人及芯碁微电子告上了法庭。不过,终因举证困难和未提供被告产品加以证明,被法院认定为举证不能而驳回诉讼请求

  在叩叩财讯获得的一份经法院界定真实并认可的证据显示,程卓在与方林之间的电子邮件往来中,曾明确指示其将合肥芯硕的11项专利全部写入芯碁微电子的商业计划书中。

  而方林在曾在电子邮件中,向程卓汇报请示而明确写道:“(合肥)芯硕的技术和产品相较于国内竞争对手是有一定口碑的,其无形资产的价值恰恰是芯碁所需要的,虽然我们团队掌握了芯硕的技术,我们也对外声称可以绕开芯硕的专利保护,但是芯碁是无法摆脱芯硕的痕迹的。”

  科创板的横空出世,让程卓等人和芯碁微电子又一次抓住了发展的机遇。

  2020年5月,才仅仅成立不到5年,芯碁微电子便向资本市场发起了冲击,正式迈出了其上市的关键一步。

  如果芯碁微电子此次能通过审核顺利上市,那么在5年前因为姐姐的债权问题而作为契机进入合肥芯硕并“挖角”其核心技术人员组建团队的程卓将成为***的受益者,作为芯碁微电子董事长兼实控人,程卓目前持有芯碁微电子此次IPO发行前40.61%的股份,届时,科创板是否又会诞生一位数十亿身价的富豪,拭目以待。


芯碁微电子知识产权疑云难消 七成专利发明人是会计与出纳
如火如荼的科创板,不仅为我国科技产业的发展带来新机遇,也为诸多创业者的财富自由之路提供了捷径,多家成立不过短短几年的企业,借助科创板的资本助力,不仅完成了企业质的飞跃,也让诸多幸运的原始股东们迅速体会到来自资本的馈赠。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