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夫妻店”华夏万卷IPO:田英章上诉要解除合作 卖字帖难过退货关

发表时间: 2020-10-19 09:06:17

作者: 张灵

浏览: 4228877

近期中国***的字帖公司华夏万卷二次冲击创业板。不过,其尚存的供应商过度集中、退货率逐年走高等问题仍需重视。

近期中国字帖公司华夏万卷二次冲击创业板。不过,其尚存的供应商过度集中、退货率逐年走高等问题仍需重视。

卖字帖能有多赚钱?当四川华夏万卷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万卷”)于9月24日在深交所创业板申请上市的时候,人们才意识到,成本只有两三块,售价只有六七块的字帖,利润率其实蛮高。

日前,以硬笔书法内容创意为核心的文化企业华夏万卷继7月14日向深交所创业板递交上市申请失败后,于9月24日再次冲击IPO。

招股书显示,此次IPO,华夏万卷拟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1720万股,不低于发行后公司股份总数的25%;拟募集资金4.06亿元,其中2.97亿元用于书法教育产品开发产业升级建设项目,6454.88万元用于智能仓储物流建设项目,4456.11万元用于信息化升级建设项目。

注意到,尽管华夏万卷作为已成立二十余年的中国***字帖公司,其盈利能力不可小觑,但其存在的供应商过度集中和退货率逐年走高等问题仍需引起注意。发现网已就上述问题向华夏万卷公开邮箱发送采访函请求阐释,截至发稿,华夏万卷已就部分问题接受了发现网的***专访。

***大供应商占比超八成,深陷与田英章纠纷

作为国内早期字帖公司之一,自1996年成立以来,华夏万卷已经成为国民知名度较高的字帖品牌之一。在华夏万卷二十余年的发展历程心中,公司并未引入外来投资者,股权结构基本集中在创始人杨曦夫妇手中。截至目前,杨曦、陈静夫妇合计持有公司 94.47%的股份,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 98.14%的表决权,是一家典型性的“夫妻店”。

注意到,除“夫妻店”股权集中诟病外,华夏万卷还存在供应商过度集中的问题。

据招股书披露,2017-2020年上半年,华夏万卷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6366.75万元、8610.93万元、1.06亿元和3446.61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金额的比例分别为98.04%、96.72%、95.36%和95.86%,前五大供应商采购占比超九成,供应商集中度过高。

其中,华夏万卷与***大供应商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有限公司的同期采购金额分别为5849.21万元、7643.36万元、9636.08万元和3058.24万元,占采购总金额的比例分别为90.07%、85.86%、86.84%和85.06%。

对此,华夏万卷对记者表示,公司采购集中度较高,主要原因为图书出版行业特殊监管政策下的商业模式。图书产业链包括“内容策划与稿件制作-出版及印刷-图书发行”等主要环节,我国现行政策尚未向民营企业开放出版环节。因此,公司采购产品较为单一,使得采购集中度较高。此外公司与主要供应商具有多年的合作历史,合作期内双方关系良好,因此供应商集中度较高不会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有投行人士分析称,虽然华夏万卷解释称自己的采购比例属于行业内同行规则,对公司经营并不构成不利影响,但这并不能彻底消除华夏万卷存在供应商集中度过高风险的可能性。

另外,我们注意到,在华夏万卷前五大供应商中,2017和2018年书家田英章对华夏万卷的采购金额分别为74.42万元和102.68万元,分别为公司第三和第二大供应商,而2019年后,田英章便消失在华夏万卷前五大供应商之列。

据了解,2018年9月,因著作权纠纷,合作书家田英章向成都中院起诉华夏万卷,请求解除与华夏万卷的合作协议,要求公司支付恶意违约隐瞒克扣的稿酬、违约金及稿酬利息合计1275.45万元。

2019年12月初,该诉讼被驳回。月底,田英章上诉,再度被驳回。

投行人士分析称,与合作书家田英章的著作权纠纷,一方面说明华夏万卷作为一家以字帖销售为主的公司,对自身知识产权问题认知不足;另一方面也再次印证供应商较为集中为华夏万卷带来的风险是难以避免的。

存货、退库率逐年走高

除上述问题外,还注意到,华夏万卷还存在存货占流动资产比重加大,退库率逐年走高的问题。

据招股书披露,2017-2020年上半年,华夏万卷的的存货净额分别为 3894.68万元、4101.55万元、5514.89万元和5332.58万元,占同期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2.60%、27.14%、31.06%和39.43%,存货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呈上升趋势。

华夏万卷对记者表示,造成如此高存货的原因,主要在于公司的销售模式。据公开材料显示,华夏万卷的销售模式主要分为三种,委托代销、买断式经销和直销,其中代销为其主要销售模式。2017-2020年上半年华夏万卷代销收入分别为1.34亿元、1.62亿元、1.96亿元和7316.56万元,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8.11%、84.92%、86.58%和88.39%。

华夏万卷解释称,公司的图书销售模式主要为委托代销,公司在积极拓展销售渠道的同时,需要向渠道商先行铺货,所以库存商品和发出商品金额相对较高。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代销模式下,公司允许经销商将预计不能实现销售的图书退还至公司仓库(即“退库”)。

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上半年,华夏万卷的退库率分别为17.35%、17.96%、21.18%和30.73%,退库率逐年走高。

对此,华夏万卷对记者表示,公司退库率逐年增加的主要原因系2018年、2019年教辅专项类和艺术类字帖中的主要品种为田英章系列产品,受公司与田英章合同诉讼事项的影响,该类产品的退库率较2017年有所上升。此外,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字帖图书线下终端市场消费需求下降和物流发货渠道不畅,公司发货数量较上年度大幅下降,促使退库率大幅提升。

市场人士分析称,华夏万卷历史悠久、根基深厚,但若供应商过度集中、退库率逐年走高等问题不及时解决的话,仍会加重其上市风险。靠字帖发家的华夏万卷能否叩开资本市场的大门,我们将拭目以待。


“夫妻店”华夏万卷IPO:田英章上诉要解除合作 卖字帖难过退货关
近期中国***的字帖公司华夏万卷二次冲击创业板。不过,其尚存的供应商过度集中、退货率逐年走高等问题仍需重视。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