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利元亨科创板赶考 松禾资本保驾护航再冲刺

发表时间: 2020-09-24 08:21:43

作者: 张灵

浏览: 4670931

此前利元亨撤回申请主要系遭遇了监管现场检查。有消息人士称与实控人关联方犯罪往事、或与财务问题相关。

  此前利元亨撤回申请主要系遭遇了监管现场检查。有消息人士称与实控人关联方犯罪往事、或与财务问题相关。

  此前“倒”在发行注册环节的科创板拟上市公司广东利元亨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重新向科创板发起冲刺。

  9月22日晚,上交所再度受理了利元亨的科创板上市申请。此时,距离其***次上市失败即将届满一年。

  2019年3月22日,利元亨作为科创板首批受理的九家企业之一亮相。科创板开市一年多来,这九家企业命运各异,其中利元亨、和舰芯片、安翰科技先后终止IPO申请,其余6家均顺利登陆科创板。

  从这三家终止IPO之路的企业来看,利元亨恐怕是最值得惋惜的公司。因为其已经走到了***的注册环节,却在2019年10月15日突然撤回上市申请。外界感叹其“赢在起跑线,却输在终点之前”。

  利元亨为何在“临门一脚”之际终止上市?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利元亨在过会后遭遇了监管的现场检查,这或是撤回申请的主要原因。

  一年过去了,此次利元亨悄然重启上市,原本高速增长的业绩却在此时戛然而止。

  即便2019年业绩大幅下滑,但二闯IPO的利元亨却有了更为雄厚的股东“背景”。

  上市一波三折

  据公开信息,利元亨科创板上市申请于2019年3月22日被上交所受理,是首批受理企业之一。

  但顶着首批受理企业的光环,利元亨之后的IPO之路却诸多波折。

  2019年4月4日,上交所对利元亨的问询正式开始,此后共经历3轮问询。

  值得注意的是,利元亨的审计机构为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后者因涉嫌违反证券相关法律法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受此影响,利元亨的审核状态一度“中止”。幸运的是,利元亨率先在6月4日恢复“已问询”状态。6月25日,利元亨成功过会。6月27日,状态更新为“提交注册”。

  2019年10月16日晚,中国证监会官网通知显示,决定终止对利元亨发行注册程序。此时距离公司提交注册,已经过去了111天。根据公告,这次系利元亨主动要求撤回注册申请文件。

  为何在上市***环节突然撤回申请?公开信息并未披露利元亨主动撤回的原因。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监管人士和投行人士处均了解到,利元亨该次撤回申请主要系遭遇了监管的现场检查。

  现场核查究竟发现了何种问题?目前未有公开披露。但有消息人士称与实控人关联方犯罪往事、或财务问题相关。

  利元亨的“前身”——惠州市利元亨精密自动化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主要从事精密自动化设备、模具的生产、销售。 2014年10月,利元亨精密总经理、法定代表人周俊豪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大治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利元亨精密无法正常经营。

  2014年11月,利元亨精密其他股东周俊雄、卢家红和周俊杰出资设立利元亨,收购利元亨精密相关主要资产,承接了前者主要业务和人员。利元亨成立以来最主要的工作便是承接利元亨精密业务。

  据首轮问询函回复,利元亨精密的犯罪时间发生在2013年6月至12月间,整个犯罪过程均由时任总经理周俊豪主导、安排,无利元亨精密其他管理层或股东参与;上述案件中周俊豪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不存在其他直接责任人员。

  而据招股书披露,2009年4月至2013年4月,利元亨实际控制人周俊雄担任利元亨精密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13年5月-2016年12月担任执行董事。这意味着,上述犯罪行为发生的前两个月,即2013年4月,“总经理”一职是由利元亨实际控制人周俊雄担任的。

  值得注意的是,上交所亦对此案多有关注,在首轮、第二轮问询中均问及此案细节,并在上市委会议上再次问及周俊豪的相关情况。

  业绩变脸

  从财务数据来看,利元亨的基本面也并非毫无瑕疵。

  据此前招股书披露,利元亨主要从事智能制造装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为锂电池、汽车零部件、精密电子、安防等行业提供高端装备和工厂自动化解决方案。

  2016年-2018年,利元亨营收及净利润均呈现快速增长的态势,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29亿元、4.03亿元、6.81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60.33万元、4158.15万元、12900.76万元。

  2016年至2018年,公司营收年增长率在70%左右,累计增幅达1.97倍;净利润年增长率在200%以上,累计增幅达9.23倍。

  利元亨业绩高速增长引起广泛关注。但在高速增长的背后,亦被质疑增长质量不高。

  2016年至2018年利元亨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595.39万、967.66万、6429.04万。在营收、净利大幅增长的同时,现金流净额的数量却不高。

  背后是应收账款的快速增加。截至各报告期末,利元亨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分别为1.34亿元、2.69亿元、3.01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6.02%、36.71%、26.68%,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8.5%、66.7%、44.2%。

  同时,截至报告期末,利元亨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1.25亿、3.49亿、4.82亿,占期末公司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2.4%、47.5%、42%。可见,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应收款项及存货金额合计占流动资产的比例接近七成。

  负债方面,截至各报告期末,利元亨母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94.53%、77.48%、57.76%,而同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49.74%、48.22%、50.83%。利元亨资产负债率高于同业平均水平,公司称主要是母公司预收账款占比较大,导致负债规模较大。

  那么,上述情况到2019年是否有所改善呢?

  据***的招股书申报稿,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8.89亿元,净利润为9308.65万元。此前两年的数据虽有细微会计调整,但影响不大。按照***的财务数据,2019年,公司净利大降,降幅为26.5%,扣非净利润降幅37.3%。

  利元亨对此解释称,2019年扣非后净利润有所下降,主要原因是研发费用增长幅度较大,其次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也有所增加,未来如果公司的收入不能保持持续增长,或者费用的增长幅度持续大于收入的增长幅度,可能导致公司的经营业绩增速放缓甚至下滑的风险。

  而在首版招股书注册稿中,公司对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预测是:归母净利润同比变动-7.76%至1.02%,扣非同比下降4.11%至12.97%。

  2019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亦出现恶化,净流出9121.48万元。利元亨解释称,最近三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低于净利润,主要原因是公司银行承兑汇票结算较多,且业务持续增长,导致公司采购支出和支付给员工的薪酬快速增长。

  应收款项也在持续增长。2019年,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4.37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为38.5%,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49.2%;公司存货账面余额为4.47亿元,占期末公司流动资产的比例为39.3%。公司应收款项及存货金额合计占流动资产的比例攀升至接近八成。

  负债率方面仍然高于同行,2019年末,利元亨母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为59.15%,高于行业平均约19个百分点。

  不过,上述财务状况或不构成上市障碍。“业绩下滑不是科创板上市条件限制的事项,但会影响公司估值定价。”9月23日,知名投行人士王骥跃对记者表示。

  松禾资本保驾护航

  自去年10月撤回申请至今的11个月中,利元亨还发生了哪些变化?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2020年3月,利元亨进行了第四次增资,投资方是大名鼎鼎的松禾资本。

  ***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1月,深圳市松禾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现金认购新增注册资本人民币128.57万元;深圳松禾创智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现金认购新增注册资本人民币21.43万元。之后,松禾成长又将其持有股份无偿转让给了深圳市松禾创新五号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上述增资完成后,松禾创新的持股比例为2.0906%、松禾创智的持股比例为0.3484%,二者均是松禾资本旗下基金

  虽然招股书并未透露具体投资金额,但据记者了解,松禾资本对利元亨的投资金额约在6000万元。

  2020年4月,在松禾创新等机构的上述出资到位后的次月,利元亨便正式启动其第二次IPO计划,进入上市前辅导流程,并在经过几个月辅导期后,于日前正式向上交所递交其再度上市的申请。

  松禾资本是何方神圣?

  公开信息显示,松禾资本是中国本土创投机构的代表,成立多年来,其投资足迹颇广,投资项目达数百个。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翻阅其项目清单发现了不少熟悉身影:比如人工智能领域的商汤科技,生命科学领域的华大基因,正推进上市的比亚迪半导体,已登陆创业板的赢合科技,登陆科创板的圣湘生物光峰科技等,还有正在科创板IPO的汉弘集团。

  值得一提的是,在科创板首批挂牌上市公司中,松禾资本的身影便出没于光峰科技、虹软科技方邦股份天宜上佳四家中,按照首批25家挂牌上市公司来计算,松禾资本在首批科创板企业的投资命中率高达16%。

  松和资本过往辉煌的战绩背后,与其一名创始合伙人关系紧密。

  公开资料显示,厉伟,1963年生,198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先后获理学学士、经济学硕士、北大光华管理学院EMBA学位,现任,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深港产学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深圳松禾成长关爱基金会理事长。

  在首批科创板上市之时,厉伟曾对媒体解释称,其投中的这4家企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企业的掌舵者同样也是公司的核心技术人员。作为这4家企业的投资人,厉伟将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归结于创始人“企业家+科学家”的特征。

  从利元亨的特点来看,似乎也是符合该特征:实控人、董事长周俊雄亦是公司核心技术人员,毕业于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

  这次,有了松禾资本的保驾护航,利元亨能否冲击科创板成功呢?


利元亨科创板赶考 松禾资本保驾护航再冲刺
此前利元亨撤回申请主要系遭遇了监管现场检查。有消息人士称与实控人关联方犯罪往事、或与财务问题相关。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