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报告期内因行贿卷入杭州涉黑案 祖名股份IPO闯关陷转基因罗生门

发表时间: 2020-08-11 08:47:13

作者: 张灵

浏览: 3737732

随着2018年底杭州当地的一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展开,揭开了数份荣耀得来的背后,祖名股份那并不光鲜的行径,也正因此等事项的牵扯,祖名股份实控人在其该次IPO的报告期内更被卷入了这场涉黑案件的行贿风波之中。

  除了江浙沪地区外,应该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这家以卖豆腐而发家的豆制品企业,但这也并不妨碍祖名豆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祖名股份”)冲击A股“豆制品***股”的决心。

  早在2011年底便完成股份制改制并开始筹划IPO的祖名股份,在一年多后的2013年便就出现在了浙江省环保厅上市环保核查公示名单之中,不过至今祖名股份也未公开透露,斯时是何原由让其***IPO陷入困境而踟蹰不前,而直到7年后的今时,祖名股份的IPO之旅才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2020年8月13日,在证监会发审委即将召开的2020年第120次发审会上,祖名股份IPO申请将作为当日***一例压轴上会受审。

  据坊间传闻,早在1816年,祖名股份创始人蔡祖明的爷爷的太爷爷,就开始了做豆腐挣钱养家的营生。

  在中国古老的市井民俗中,有谚语道“世上唯有三桩苦,撑船打铁磨豆腐”,蔡祖明的爷爷的太爷爷是应该不会想到,200多年后,如果在即将举行的IPO发审会上,祖名股份能获得发审委员的首肯,以 “卖豆腐”起家的祖名股份,能将“豆腐”叫卖到高大上的资本市场中。

  据祖名股份招股书显示,其主要产品为生鲜豆制品、植物蛋白饮品、休闲豆制品,而江浙沪销售收入占比在95%以上。

  “我国豆制品市场集中度低,生产企业众多。” 祖名股份在招股书中虽然一边称整个行业尚未出现全品类、全国性的龙头企业,但其却也在招股书中一边不断强调自己已经荣获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的称号。

  “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的称号,是祖名股份能公开拿出来“炫耀”的不多的资本之一,也是其此次IPO的重要筹码。当2017年5月,在祖名股份获得该项殊荣之时,其更是公开表示“申报***农业龙头企业是祖名股份一直努力的方向,但其要求高,好中取优,难度极大。产品能够获得认可,充分说明祖名公司基础扎实、能力具备,已成为豆制品行业标杆。”

  不过,随着2018年底杭州当地的一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展开,揭开了这份荣耀得来的背后祖名股份那并不光鲜的行径,也正因此等事项的牵扯,祖名股份实控人在其该次IPO的报告期内更被卷入了这场涉黑案件的行贿风波之中。

  1)为获“殊荣”与补贴,实控人贿赂官员

  2018年9月,按照党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精神和省委扫黑除恶行动部署安排,杭州市纪委监委依纪依法查处了滨江区以虞关荣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对涉案的16名党员干部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杭州高新(11.390-0.10-0.87%)技术产业开发区(滨江)农业局(林业水利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汪银海便是在这次“扫黑”行动中落马的。公开资料显示,汪银海此前还曾任杭州市滨江区浦沿街道党工委书记、杭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滨江区)发展改革和经济局党组书记。

  2019年12月25日,浙江省永康市人民法院对汪银海“涉黑涉腐”一案进行一审判决,以汪银海犯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

  其后汪银海对一审判决不服,遂上诉。

  2020年1月,经由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被告人汪银海作为***机关工作人员,纵容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其行为已构成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告人汪银海作为***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数额特别巨大”。

  对汪银海的涉黑和受贿事实认定中,祖名股份及其实控人的名字赫然在列。

  据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刑事裁定书显示,2015年至2018年,被告人汪银海利用职务便利,为祖名豆制品股份有限公司在获取有关补助资金、申报***农业龙头企业等事项上提供帮助,而祖名股份法定代表人蔡某先后三次通过赠送香烟提货券的方式,向汪银海行贿,价值人民币10.8万元。

  以上事实,蔡某在证言中也承认了有关行贿行为,同时也有推荐祖名公司申报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报告、递补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名单,滨江区财政局、农业局关于区农业综合开发项目资金补助发放文件、补助资金支付审批表、补助(贴)明细表等证据证实,汪银海对此亦供认不讳。

  上述刑事裁定书中的蔡某,便是祖名股份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蔡祖名。

  据祖名股份招股书显示,在2016年至2019年期间,其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609.17万元、786.1万元、515.67万元和1220万元,其中2016年的政府补贴几乎达到了其当年扣非后净利润的76%。

  也正是在“汪银海作为***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前提,祖名股份在2017年成功申报了***农业龙头企业并获得通过。

  关于蔡祖明在报告期间卷入的这种杭州“涉黑涉腐”案,在祖名股份的招股书中只字未提。

  2)股份支付争议:同期入股差价却近三倍

  成立于2000年2月的祖名股份,可谓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家族企业,尤其是在2011年之前,蔡祖明、王茶英夫妇以及其子蔡水埼三人牢牢地把控着祖名股份的100%股权。

  2011年7月,在经过十余年发展后,祖名股份开始试图冲击A股市场的“豆制品***股”,2011年7月至8月期间,在其即将股份制改制前夕,其进行了一轮增资扩股。包括杭州纤品投资、上海筑景、上海源美、丰瑞谨盛、量界投资等几家投资机构先后增资入股其中。

  其中杭州纤品在2011年7月中旬先其他机构一步入股其中,以2655.15万元认购祖名股份新增资本1765万元,认购价格为1.5元/注册资本,2011年7月29日,该笔增资完成后,祖名股份完成工商变更,杭州纤品也由此成为了祖名股份第二大股东。

  2011年8月15日,祖名股份前身华源有限再度召开股东会,决议增加注册资本2205万元,由上海筑景、上海源美、丰瑞谨盛、量界投资等四家机构出资1亿元认购,认购价格则达到了4.54元/注册资本。

  在仅仅不到一个月的同一时期内,入股价格从1.5元/注册资本便攀升至4.54元/注册资本,杭州纤品的入股价显然有违公允。

  据此,祖名股份在招股书中对于同一时期入股价差异如此之大做出解释称,“杭州纤品为发行人员工持股平台,参考华源有限(祖名股份的前身)2010年末经审计的每单位注册资本净资产作为定价依据”,而上海筑景等外部投资者的定价则是“根据公司所处行业状况、公司整体盈利能力及其成长性等有关因素,经外部投资者与公司友好协商最终确定的”,故其认为在同一时间出现如此大的差价具有合理性。

  “既然杭州纤品为员工持股平台,无论采用什么样的定价模式,其与同期公允差价相比的‘低价’入股事实则应视为变相股权激励。”北京一家大型券商***保荐人代表向叩叩财讯表示,按照一般处理方式,祖名股份应按照同期可比拟的公允价值进行股份支付,并计入当期财务损益中。

  作为员工持股平台的入股,虽然与同期入股的投资机构在入股价格上差异颇大,但在祖名股份招股书中并未显示对杭州纤品的此次增资进行过股份支付。

  如果按照上海筑景等四家投资机构的4.54元/注册资本为公允价值粗略计算,祖名股份应为杭州纤品的入股进行股权支付的费用将达到5365.6万元。

  3)食品问题仍待解

  正如其他食品企业一样,食品安全等一系列问题同样是困扰和影响祖名股份IPO乃至其企业发展的重点。

  据祖名股份招股书显示,经过二十年的发展,祖名股份这家最初的“卖豆腐”的家庭式小作坊目前已经拥有生鲜豆制品、植物蛋白饮品(自立袋豆奶、利乐包豆奶等)、休闲豆制品(休闲豆干、休闲豆卷、休闲素肉等)等三大主要系列共计400余种产品。

  然而,规模的膨胀和产品多样化的背后,近年来,对于其产品的食品质量问题的质疑却一直未有间断。

  叩叩财讯通过过微博搜索发现,祖名生产的豆制品产品不断受到网友吐槽,网友提到的关键词中,不乏头发、钢丝、恶臭、蟑螂、苍蝇甚至是蛆虫等物品,这些是在食品安全中皆为特别忌讳的词汇。多起祖名生产的豆制品在其标识的“超长”保质期内出现了霉变和异物。

  除了上述常见的食品安全卫生问题,几个月前的2020年4月,就在祖名股份此次IPO的关键期,其产品还被卷入了一场“转基因”的“罗生门”之中。

  2020年中旬,中国食品报网发布消息称其浙江记者站委托第三方,对杭州地区市场欢迎度较高的10个品牌15款豆类制品进行转基因成分检测。检测结果显示,有5款产品检出 pCaMV35S、tNOS 和CP4-EPSPS 外源基因片段,为转基因豆制品。其中杭州本地老字号品牌“祖名”生产的豆腐皮产品,经检测发现有转基因成分。

  据上述消息显示,此次,用于检测的祖名品牌的豆浆、油豆腐、豆腐皮三款预包装产品均在杭州永辉超市(9.1800.060.66%)购买,其中查出含有转基因片段的为生产于该企业安吉厂区的80g装豆腐皮产品,而此款豆腐皮外包装的配料表内标注有“国产非转基因大豆”字样。

  在上述产品检测出含转基金片段后,上述报道称祖名股份副总经理兼董秘高锋对检测结果未提出异议,表示还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目前正在自查,并已对近期生产的豆腐皮留样产品送至第三方检测。

  “只要检测出来有这三个转基因片段,说明我们是有转基因成分的,这个我们不回避。但我们在想,大豆里可能有转基因,酱油、油等其他原料都可能有转基因成分。”上述报道援引高峰所言表示,产品中检测出转基因成分可能是原料之外带入的,并表示企业会在生产过程中使用转基因大豆油。

  不过,高峰又随后承认,豆腐皮的加工工艺并不涉及油炸及酱油添加,其还表示祖名每批次大豆原料进来之前都有自己的质检,也会定期送到相关部门外检,而出厂产品这一块,不光是自己有内部检测,还有国抽、省抽参与监督,企业的产品质量受企业内部及相关部门的双重监督。

  但上述中国食品报浙江记者站的记者则表示通过浙江市场监管部门了解到,国抽、省抽等外部监管则是以食品安全指标检测为主,基本不涉及转基因相关检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六十九条规定,生产经营转基因食品应当按照规定显著标示。生产经营转基因食品未按规定进行标示,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产停业,直至吊销许可证。

  正当上述有关检测结果和高峰的回应都在应证着祖名股份产品涉“转基因”为不争的事实,都为其产品的“安全”惴惴不安之时。

  4月16日,祖名股份相关负责人就有关“转基因”事件回应山东商报记者时称,已将涉事产品送至第三方机构检测,并未检测出转基因成分。

  一边是媒体称出现了“转基因”检测成分,另一边是在“不回避”问题后的否认,祖名股份的“转基因”油豆皮事件至今依然还是迷雾难消。

  “对于食品企业而言,食品安全上的争议是***的不确定性,尤其是类似豆类制品的‘转基因’问题,近年来一直都是行业争论的焦点,无论是普通消费者还是投资者,都对此类问题非常敏感。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在上市前,祖名股份遭受‘转基因’的质疑也为其敲响了警钟,试想一下,要是在其上市后出现类似的争议,类似当年酒业的‘塑化剂’风波,对其股价的冲击可能是非常严峻的考验。”沪上一家私募投资负责人表示,如果此次祖名股份IPO顺利放行,未来的资本之路应更为严谨审慎。


报告期内因行贿卷入杭州涉黑案 祖名股份IPO闯关陷转基因罗生门
随着2018年底杭州当地的一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展开,揭开了数份荣耀得来的背后,祖名股份那并不光鲜的行径,也正因此等事项的牵扯,祖名股份实控人在其该次IPO的报告期内更被卷入了这场涉黑案件的行贿风波之中。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