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第三次冲刺IPO 诺禾致源身处中游产业链的基因检测行业前景不明

发表时间: 2020-07-25 08:38:41

作者: 张灵

浏览: 3682219

 北京诺禾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诺禾致源)在上月初提交了科创板IPO申请。这已经是诺禾致源第三次递交IPO申请,距离上一次申请终止才刚刚过去三个多月。

  北京诺禾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诺禾致源)在上月初提交了科创板IPO申请。这已经是诺禾致源第三次递交IPO申请,距离上一次申请终止才刚刚过去三个多月。

  诺禾致源此次计划发行不超过4020万股,占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此次IPO拟募资5.04亿元,主要用于基因测序服务平台扩产升级、基因检测试剂研发、信息化和数据中心建设等项目的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我们研究发现,诺禾致源因身处中游链中的基因测序行业,毛利率不仅持续走低,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采购过度依赖境外进口。

  竞争优势不明显

  诺禾致源成立于2011年3月,主营业务为提供基因科技产品和服务,包括生命科学基础科研服务、医学研究与服务、建库测序平台三大类服务。目前公司业务覆盖全球六大洲超过60个***和地区,面向科研机构、高校、医疗机构、药企等提供基因检测和生物信息分析等研究服务。其中,生命科学基础科研服务是主要的收入来源,报告期内营收占比持续保持在4成以上。

  2017年至2019年,诺禾致源实现营业收入7.39亿元、10.54亿元、15.35亿元,同比增长42.63%、45.64%;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81亿元、0.97亿元、1.14亿元,同比增长19.75%、17.53%。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诺禾致源的毛利率分别为42.81%、42.89%、39.15%,2019年同比下降3.74个百分点。

  具体来看,生命科学基础科研服务的毛利率由2017年的53.32%下滑至2019年的46.25%,建库测序平台的毛利率也从29.67%大幅下滑至25.34%。

  诺禾致源对此解释称,随着基因组学的应用范围不断扩大,基因测序行业市场竞争加剧,导致产品单价被拉低。同时原材料价格的波动也影响了产品生产成本。另外,2019年毛利率相对较低的建库测序平台服务营收占比同比增长了5.72个百分点,从而影响了整体毛利率。

  在毛利率下降的同时,诺禾致源的毛利率还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报告期内,行业综合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53.74%、51.73%、54.84%。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一下诺禾致源的产业链关系。 

  据了解,在基因测序产业链中,上游为测序仪器、设备和仪器、设备和试剂供应商,中游为基因测序服务提供商,下游则是使用者。而诺禾致源正处这条产业链的中游,公司向上游供应商购买相关测序仪器,为下游使用者提供测序服务。

  简单的来说,诺禾致源是通过向上游企业采购相关仪器来服务下游用户的,而它自身本身缺少核心研发技术。

  在诺禾致源招股书中,其列举的同行业公司分别是,华大基因(156.0504.893.23%)贝瑞基因(72.3000.010.01%)达安基因(35.4002.427.34%)。据了解,前两个企业主要业务属于下游产业,而达安基因更是上下游一体化的服务商。对比来看,诺禾致源的市场竞争优势确实稍显薄弱。

  同时,这也连带出诺禾致源依赖主要供应商严重的问题。

  据招股书显示,公司报告期内直接材料费用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分别为63.27%、66.49%、70.65%,其中主要物料支出为测序试剂。而由于美国供应商 Illumina 是上游仪器、试剂领域较为***的提供商,因此公司与其合作紧密。

  2017年至2019年,诺禾致源从 Illumina 采购额分别为1亿元、3.08亿元、5.73亿元,占总采购额比重分别为23.17%、64.17%、62.84%。未来恐有成本控制风险。

  另外,公司销售费用也在持续攀升。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销售费用分别为1.24亿元、1.56亿元、2.30亿元,主要是销售人员工资薪金的增加所致。

  报告期内,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分别为0.55亿元、1.51亿元、0.85亿元。同期公司货币资金分别为1.58亿元、1.89亿元、3.16亿元。而此次募集资金中还有1.6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017年至2019年,诺禾致源的负债总额分别为4.88亿元、4.99亿元、8.83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4.73亿元、4.87亿元、8.73亿元,持续占总负债比重超9成。

  值得注意的是流动负债中的短期借款5210.37万元、0万元和18242.17万元。2019年突增,占流动负债比重20.90%。

  诺禾致源对此解释,2019年新增短期借款主要来自中国银行(3.330-0.02-0.60%)(维权)、花旗银行短期借款、中国工商银行(4.970-0.01-0.20%)以及浦发银行(10.370-0.05-0.48%)的短期借款。

  离职高管任期内即开展竞业

  此次申请IPO并不是诺禾致源的***次。

  诺禾致源分别在2018年、2019年申请过两次创业板,但都以失败告终。此次转战科创板备受关注。

  诺禾致源上一次IPO,在上会前夜突然取消审核会议,三个月后终止审查。

  中国证监公告称,鉴于诺禾致源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进而取消会议。虽然没有详细披露原因,但当时的舆论认为这与诺禾致源历史股权遗留等问题有关。

  据了解,2016年3月两位自然人股东世彬、莫淑珍分别从诺禾致源创始人李瑞强手中以不足2.5元/股获得公司部分股权,同一时期,诺禾致源可比的增资扩股价格已经高达82.50元/股。这一转让价相比公司同期估值大大缩水了几十倍。证监会此前也曾对此提出质疑。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位股东在此前与公司并无关联,截止报告期也没有担任职位,甚是神秘。

  另外,2019年1月,尚未到任期结束时间的诺禾致源原董事兼副总经理蒋智突然宣布辞职离任,将不在诺禾致源中担任任何职务。

  据了解,早在2017年8月,蒋智便成立了北京金匙基因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金匙基因),蒋智出任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并持有北京金匙75%的股份。而值得注意的是,金匙基因的主营业务也包含以 illumina 测序仪为主的二代测序平台。这与诺禾致源的业务“撞架”,成竞争关系。高管在任职期间私营同业务企业,耐人寻味。

  2020年3月,诺禾致源还被传出有大批裁员现象。

  据相关报道,诺禾致源彼时有一大部分一线员工处于待岗状态。有相关人士分析,诺禾致源可能受新冠疫情影响严重;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2020年2月末IPO申请的“终止审查”,对诺禾致源造成一定的打击。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诺禾致源员工总人数分别为1621名、1899名、2575名,同比增长17.15%、35.60%,两年间员工涨了近千人。


第三次冲刺IPO 诺禾致源身处中游产业链的基因检测行业前景不明
 北京诺禾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诺禾致源)在上月初提交了科创板IPO申请。这已经是诺禾致源第三次递交IPO申请,距离上一次申请终止才刚刚过去三个多月。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