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圣湘生物涉嫌商业贿赂遭举报!招标闹剧被政府叫停;海德曼技术核心仅​专科毕业

发表时间: 2020-06-23 09:27:35

作者: 张华

浏览: 3400287

涉嫌商业贿赂遭举报!“自导自演”招标闹剧被政府叫停

上周(6月15日~6月21日)11家拟IPO上会企业中有10家顺利过会,只有1家取消审核,这家“倒霉蛋”就是上期本栏目重点剖析的3家企业之一福建福昕软件开发股份有限公司。


取消审核的原因是,相关委员提出回避事项无法参加福昕软件的项目审议。据上交所***公告,福昕软件将于6月29日再次上会


上期,发现福昕软件有两大致命问题——


1、公司实际控制人、“天才少年”熊雨前与雷军的金山系,亿元官司悬而未决 


2、谷歌、亚马逊莫名消失前五大客户 


据上交所和证监会官网***消息,6月22日~6月29日,将迎来5家拟IPO企业上会,全部是科创板企业。这5家IPO拟上会企业中,除了本栏目上期点评的福昕软件和奇安信外,价值线研究院还发现2家企业也是问题多多:
 
1、圣湘生物:涉嫌商业贿赂遭举报!“自导自演”招标闹剧被政府叫停;实控人戴立忠为全国人大代表,个人负债1.76亿、部分股权涉诉。

2、海德曼:“公司技术基石的奠基者”实控人高长泉,仅专科毕业疑似无相关技术背景;研发投入未达标,科创属性存疑。


6月22日~29日5家科创板拟IPO企业将上会

blob.png


A


圣湘生物

涉嫌商业贿赂遭举报!

“自导自演”招标闹剧被政府叫停

实控人戴立忠为全国人大代表

个人负债1.76亿、部分股权涉诉


 

注册地:湖南省长沙市

主承销商:西部证券 

拟上市地:上交所科创板 


 

主营业务:


圣湘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圣湘生物”)是一家以自主创新基因技术为核心,集诊断试剂和仪器的研发、生产、 销售,以及第三方医学检验服务于一体的体外诊断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


募资投向:

blob.png

 数据来源:招股书(上会稿)


财务数据:


blob.png

 数据来源:招股书(上会稿)


关注点一涉嫌商业贿赂遭举报!“自导自演”招标闹剧被政府叫停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近年来,多个省市出台政策叫停“设备+制剂”的捆绑销售,不得借口与企业合作开展项目、购买试剂耗材附带赠予以及租借、企业免费投放、变相采购相关企业的试剂、耗材等。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圣湘生物2019年的第五大客户张家界市人民医院曾试图与其共建检验中心的招标项目被叫停。


实际上,张家界市人民医院与圣湘生物之间的合作不止于此。早在2019年1月31日,张家界市人民医院委托招标代理机构鑫卫医药,发布《张家界市人民医院区域性医学检验中心合作共建项目》招标文件。


记者调查发现,2019年2月至3月,在问政湖南官网上,有多篇文章举报张家界市人民医院区域性医学检验中心合作共建项目涉嫌违规招标。


举报人提及,招标文件存在多处内容涉嫌违规违法。不仅对“圣湘生物”设置特定加分条款,且假借“合作共建招标”名义行设备投放、试剂与耗材捆绑销售之实。上述人士补充,按目前张家界市人民医院检验科年试剂采购量5300多万元,依照逐年递增规律累计6年将捆绑销售试剂耗材达4亿~5亿元。


对于举报信息,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19年2月在问政湖南平台回复,已将其中涉嫌不正当竞争的问题,依照相关法律和程序规定,转交张家界市市场监管局调查处理。


经调查,张家界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19年4月28日对张家界市人民医院下发了行政指导意见书,其理由为公立医院在设备投放、捆绑耗材销售等行为涉嫌商业贿赂,具有明显的反竞争性,规劝医院不得按原本制定的招投标书中的方案执行,否则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由此,这场“自导自演”招标闹剧被叫停。


关注点二:“试剂+仪器”联动盈利模式涉嫌违规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招股书显示,圣湘生物共有三大业务,分别为试剂、仪器和检测服务,其中试剂的业务收入逐年飙升,已成为主要的收入来源。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分别为1.27亿元、1.99亿元、2.52亿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57.96%、66.81%、70.17%。


招股书显示,圣湘生物已经形成“技术+试剂+仪器+服务”的产业模式,能够为客户提供更加全面系统的分子诊断产品和服务,还可以通过合作共建项目拓展稳定新客户。


具体来说,公司在销售核酸分子诊断产品过程中,向有需求的客户投放检验仪器供其使用。通过试剂和仪器的一体化,公司可以更好地保证检测结果的准确性和稳定性。联动销售模式下,公司主要通过后续试剂销售收回仪器成本和赚取利润。


然而,这一盈利模式被外界直指并不合规。近年来,***及各地相关部门相继发布禁止医院假借租赁、捐赠、投放设备等形式,接受捆绑销售耗材和配套设备销售的文件。其中,北京明确规定,要严管医疗设备的捐赠、投放、租赁,严禁捆绑销售等变相采购耗材试剂的行为,以及防止耗材采购价格过高,防止高值耗材滥用。


关注点三:实控人戴立忠为全国人大代表,负债1.76亿、部分股权涉诉 


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圣湘生物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戴立忠,直接持有公司35.14%股份,间接控制公司9.76%股份。

  

资料显示,戴立忠在北京大学化系本科、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生物化硕士、博士研究生,2000年取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生物化博士后学位。戴立忠曾于美国 Gen Gen-ProbeProbe 公司工作。


戴立忠目前是全国人大代表,***特聘专家,中体外诊断领军人物,全球湘商十大风云物,湖南省“百人计划”首批特聘专家,首届湖南省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2008年至今,任圣湘生物董事和董事长。


招股书披露,戴立忠个人负债共计1.76亿元,其中7104.53万元系为解决公司重大债务重组而承担,债权人为安徽志道;4004.59万元系为公司提供资金支持而承担,债权人为安徽志道;899.54万元系历史上为购买圣维尔股权而承担,债权人为安徽志道;3340.40万元系历史上为出资圣湘生物、圣维尔股权而承担,债权人为安徽志道;剩余部分系房贷、用于缴纳历史上因转让所持圣湘有限股权所产生的个人相关税款等个人贷款,债权人为长沙银行、浦发银行等。


圣湘生物称,戴立忠所欠个人债务均未到期,不存在个人所负数额较大债务到期未清偿的情形。但如果未来戴立忠发生相关债务到期未偿还的情形,将有可能导致其所持公司股权被处置,并且影响其在发行人处担任董事、高管的任职资格。


另外,据招股书披露,戴立忠所持部分股权涉及相关诉讼。


2020年5月,张帆向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起诉圣湘生物和第三人戴立忠、李迟康,要求法院判令将张帆由圣湘生物的隐名股东变更为显名股东。岳麓区人民法院已于2020年5月19日立案。上述张帆所诉称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所涉有关事项实际已在2015年张帆、中富创投诉李迟康、圣湘有限股权转让纠纷 案中,通过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在2017年1月10日作出的(2015)岳民初字第 07703号《民事判决书》中判决结案。张帆所主张的该部分股权对应发行人现行总股本的比例约为0.34%。


关注点四:曾因原股东私刻公章背2亿多巨债


据《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报道,值得关注的是圣湘生物历史上曾产生过重大债务。

  

圣湘生物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1年至2012年间,圣湘生物原股东李迟康以其关联公司博雅眼科医院、翔宇食品等公司的名义,向长安信托、交通银行湖南省分行(下称:交通银行)、农业银行长沙雨花区支行(下称:农业银行)借款数亿。


2013年1月31日,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依法对李迟康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其关联方所欠该等债务均无力偿还,该等债权人陆续向圣湘有限追偿。


上述向交通银行、农业银行的借款,圣湘有限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系多个担保方之一。2013年至2016年经多项诉讼,根据法院的最终判决,圣湘有限应在1.17亿元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圣湘有限在偿还了400万元后,该笔连带清偿债务剩余1.13亿元。


因李迟康私刻公司印章、伪造法定代表人戴立忠的签名,以圣湘有限名义与长安信托签订了博雅眼科医院信托贷款的《保证合同》,圣湘有限系多个抵押、担保方之一。


2013年9月,长安信托向陕西省***人民法院起诉圣湘有限,要求圣湘有限就长安信托与博雅医院1.1亿元信托贷款,按照《保证合同》约定承担担保责任。该诉讼未判决,但导致圣湘生物经营发展受到影响,亦存在为长安信托1.1亿元信托贷款承担担保责任的或有债务风险。


上述两项债务纠纷导致圣湘生物土地、房产、存款等多项资产被扣押、查封或冻结,公司股权、银行账户被冻结,经营发展受到较大影响。


为解决交行、农行1.13亿元债务和长安信托1.1亿元债务,消除该等债务对公司造成的不良影响,圣湘生物2017年5月开始推动两项债务重组。


2017年12月27日,长高集团与圣湘有限签订《关于农行、交通银行债权包债务和解协议书》,双方约定:鉴于长高集团成为该债权包的***债权人,确定圣湘有限向长高集团支付2500万元,长高集团豁免圣湘有限在农行、交通银行债权包中的全部担保责任。


排除了圣湘有限担保责任后的交行、农行不良贷款债权最终由圣维投资代表实际权益人(2017年5月圣湘有限时任股东)持有,圣湘有限根据《关于农行、交通银行债权包债务和解协议书》,就圣维投资向长高集团所购买的交行、农行不良贷款债权不再负有任何担保责任。


2018年1月,戴立忠与圣维尔签署协议,收购圣维尔名义上持有的长安信托不良贷款债权。2018年2月戴立忠与圣湘生物签订《协议书》,承诺并确认作为新的债权人不会也不可能依据李迟康所伪造的保证合同以任何理由和形式向圣湘有限主张任何权利,不会也不可能要求圣湘有限作为借款保证人对长安信托1.1亿元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的保证责任。


B


海德曼

“公司技术基石的奠基者”实控人高长泉

仅专科毕业疑似无相关技术背景

研发投入未达标,科创属性存疑


 

注册地:浙江省玉环市

主承销商:民生证券 

拟上市地:上交所科创板 


 

主营业务:


浙江海德曼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德曼)是一家专业从事数控车床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自 设立以来一直致力于现代化“工业母机”机床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


募资投向:

blob.png

 数据来源:招股书(上会稿)


财务数据:

blob.png

 数据来源:招股书(上会稿)


关注点一“技术基石的奠基者”实控人高长泉仅专科毕业疑似无相关技术背景


据《科创板日报》报道,目前,海德曼有一支由实控人领衔的7人核心技术团队。在招股书中,实控人高长泉被誉为“公司技术基石的奠基者”,带领技术团队成功获得过多项发明专利。


但记者梳理高长泉履历并未发现他有相关技术背景。工商管理专科毕业后,高长泉先在中学任教,后进入玉环县琉泰贸易公司,直到1995年,时年36岁的高长泉才进入海德曼,历任有限执行董事、总经理,于2015年升任董事长。


剩余6位核心技术人员履历则比较亮眼,均拥有工程师或***工程师头衔,加入海德曼前都曾有行业工作经验,其中3人还曾在宁夏小巨人机床有限公司担任研发管理工作,该公司是马扎克的全资子公司。招股书显示,也是在2012年这三位核心技术员加入前后,海德曼成功研制出高端数控车床,由此开始高速发展。


记者还注意到,放眼海德曼67人的研发队伍,本科以上占比只有3成。相比之下,海天精工60%以上的在职员工中均有本科以上学历,如果就211人的研发团队而言,这个比例可能会更高。


考虑到整个行业核心技术员流动性大,地处人口不足50万的海岛小城玉环,海德曼未来在人才引进和留存上依然面临严峻考验。


关注点二:高长泉家族持股比例高达85%


股权结构上来看,海德曼控股股东及实控人为高长泉、郭秀华及高兆春。其中,高长泉与郭秀华为夫妻,高兆春为两人之子。

  

同时,高长泉持有虎贲投资(持有发行人8.65%的股份)35.03%的财产份额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高长泉持有高兴投资(持有发行人5.38%的股份)26.46%的股权并担任法定代表人,郭秀华持有高兴投资 10.00%股权。

  

综上,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高长泉、郭秀华及高兆春三人直接或间接控制海德曼 85.48%的股份。

  

此外,台州市国资委旗下的台州创投,也持有公司股份5.52%的股份。


关注点三:研发投入未达标,科创属性存疑


据《北京商报》报道,证监会近日发布了科创属性评价指标体系,其中包括3项常规指标和5项例外条款。海德曼未能达到“3+5”中的财务条件。公司既不满足“最近三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5%以上”,又不满足“最近三年研发投入金额累计在6000万元以上”,由此不满足3项常规指标中的***项财务条件。



圣湘生物涉嫌商业贿赂遭举报!招标闹剧被政府叫停;海德曼技术核心仅​专科毕业
涉嫌商业贿赂遭举报!“自导自演”招标闹剧被政府叫停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