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雷军的徒弟九号机器人:挂羊头卖狗肉!仕佳光子:实控人曾因单位行贿被立案侦查

发表时间: 2020-06-10 09:48:44

作者: 张华

浏览: 3305337

上周(6月1日~6月7日)18家上会企业中有17家顺利过会,只有一家科创板拟IPO企业——前沿生物药业(南京)股份有限公司审议结果是“暂缓”。

  上周(6月1日~6月7日)18家上会企业中有17家顺利过会,只有一家科创板拟IPO企业——前沿生物药业(南京)股份有限公司审议结果是“暂缓”。

  本周(6月8日~6月14日),再将迎来14家IPO企业上会,其中,科创板8家,传统板6家。在这14家IPO企业中,价值线研究院发现问题多多,但看点也多多:

  1、雷军的徒弟九号机器人挂羊头卖狗肉——你以为是机器人,其实就是代步车;62起专利诉讼,涉案上亿元;高管被曝涉嫌违规抵税数百万。

  2、仕佳光子:实控人曾因单位行贿被立案侦查;两起官司悬而未决。

  3、若羽臣:与“初恋情人”对簿公堂;与第二大股东“对赌”。

本周8家科创板IPO企业上会

本周6家传统板IPO企业上会

A

九号机器人

雷军的徒弟

挂羊头卖狗肉

注册地:境外

主承销商:国泰君安

拟上市地:科创板

  主营业务:

  九号机器人是专注于智能短交通和服务类机器人领域的创新企业。主营业务为各类智能短程移动设备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经过多年的发展,公司产品已形成包括智能电动平衡车、智能电动滑板车、智能服务机器人等品类丰富的产品线

  募资投向:

数据来源:招股书(上会稿)

  财务数据:

数据来源:招股书(上会稿)

  关注点一:雷军的徒弟

  据《国际投行研究报告》报道,作为小米产业链公司,九号机器人一切依据雷军模式,可以说是雷军的徒弟。

  1、一样的连续巨亏,一样的现在不赚钱,未来几年也不赚钱。

  九号机器人发行前每股净资产是-117.98元,近三年净亏25.84亿元。这样的数据大家可能会很诧异,但是这其实很雷军。去年在港股上市的小米和美团等独角兽企业。2018年5月,小米集团披露招股书冲刺港股,其“亏损上市”引发热议。2017年高达-540亿元的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使得小米当期净利润亏损439亿元人民币

  2、一样的VIE和CDR,一样的同股不同权,一样的大量优先股和可转换债券(就是借了很多钱了)。

  3、一样的基本无研发!2018年R&D经费1.2亿其中人工工资占67.77%,软件费只有19.42万。

  4、一样的上市前股权激励,4月2日,董事会给2位领导授予了各331400股股票,相当于1000万人民币(按照发行7,040,917股融资207,708.10万计算每股发行价大概30元计算。此前,在雷军要CDR,并且搞上100亿股权激励。

  关注点二:挂羊头卖狗肉——你以为是机器人,其实就是代步车

  看名头,大家都以为九号机器人是一个制造机器人的公司,但事实上到目前为止,这只是一家以生产滑板车为主业的传统企业。智能电动平衡车和智能电动滑板车的销售收入占据了总体收入的绝大部分,以2018年为例,这两类产品的销售收入占比达到95.6%。

  这家公司核心产品不就是那个独轮车和滑板车吗,明明深圳华强北就能生产的产品啊!能不能再高科技点呢?

  戴着segway、雷军、沈南鹏的大帽子,号称科技公司,其研发投入极少,2018年技术开发费只有152万,购买软件的费用不到20万。关键的是,《道路交通安全法》(2011)明确规定,这个现在市场的所有产品在中国都不能上路。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2011)规定:“滑行工具”不具备路权,不能在非机动车道上行驶,更不能驶入机动车道,只能在封闭的小区道路和室内场馆等地方使用。国内部分省市已针对平衡车、滑板车上路出台了明确的禁止性条款,如北京市规定“在道路上使用动力装置驱动的平衡车、滑板车等器械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可以扣留器械,并处200元罚款”。

  关注点三:62起专利诉讼,涉案上亿元!

  5月12日,九号机器人在***回复科创板上市委问询中表示,围绕九号机器人的平衡车产品,发生了多起诉讼:“公司共有51项境内重大未决诉讼,1项境内仲裁,35项境外诉讼与仲裁。”

  在87项境内外诉讼和仲裁中,有62项是与专利(商标)相关的诉讼,另外的诉讼主要涉及用户使用平衡车造成伤害的民事诉讼。

  在62项专利诉讼中(有2件是商标相关诉讼),九号机器人为维护自身权益作为原告主动发起的诉讼有59起,其中境内47起,境外12起。九号机器人作为被告,侵犯他人专利权的诉讼有3起,其中境内1起,境外2起。

  这些诉讼中,最引人瞩目的是九号机器人作为原告,在境内起诉的47起专利侵权案,总的涉案金额高达9340万元。

  关注点四:高管被曝涉嫌违规抵税数百万

  据金融界《天眼》报道,据知情者爆料,九号机器人高管为了不缴纳个税,选择用来路不明的发票来抵扣相关事宜,涉及金额高达数百万元。其中,从知情者爆出的这张发票来看,金额达48.2万元,收款方为广州普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开票项目则为技术咨询费。

  业内人士表示,如果真的上市,上市高管的流水都会被查一遍,因此一般在上市前,公司都会去进行补税等操作。不过如果高管和审计师中间存在“勾兑”操作的话,一旦被查,性质可能会比较严重。

B

仕佳光子

实控人

曾因单位行贿被立案侦查

注册地:河南省鹤壁市

主承销商:华泰联合证券

拟上市地:科创板

  主营业务:

  仕佳光子聚焦光通信行业,主营业务覆盖光芯片及器件、室内光缆、线缆材料三大板块,主要产品包括 PLC 分路器芯片系列产品、AWG 芯片系列产品、DFB 激光器芯片系列产品、光纤连接器、室内光缆、线缆材料等。

  募资投向:

数据来源:招股书(上会稿)

  财务数据:

  单位:万元

数据来源:招股书(上会稿)

  关注点一:实控人曾因单位行贿被立案侦查

  仕佳光子控股股东为郑州仕佳,持有仕佳光子本次发行前1.03亿股股份,占比24.86%。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葛海泉直接持有仕佳光子7.40%的股份,通过郑州仕佳间接控制仕佳光子24.86%的股份,合计控制仕佳光子32.26%的股份,为仕佳光子的实际控制人。葛海泉现任仕佳光子董事长、总经理,其简历如下:

  葛海泉:男,1964年2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居留权,高中学历。1984年至1999年任职于鹤壁市麒麟家具有限公司;2001年起任郑州仕佳董事长、总经理;2010年起任发行人董事长、总经理。现任发行人董事长、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披露,仕佳光子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曾因单位行贿被立案侦查。

  濮阳市华龙区人民检察院于2018年12月27日出具《不起诉决定书》(濮华检公诉刑不诉[2018]116号),仕佳光子控股股东郑州仕佳和实际控制人葛海泉因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三条规定的单位行贿行为被濮阳市华龙区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

  侦查机关濮阳市华龙区人民检察院认为,郑州仕佳及其法定代表人葛海泉的犯罪情节轻微,葛海泉具有自首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郑州仕佳、葛海泉不起诉。

  关注点二:两起官司悬而未决

  据招股书(上会稿)显示,截至2020年5月31日,仕佳光子的两家子公司无锡杰科、深圳仕佳尚有正在受理中的诉讼案件,对该公司的经营可能存在影响。如2018年,仕佳光子因与中广核诉讼失败而支付违约金及利息等149.44万元。

  无锡杰科(仕佳光子间接控股81.14%)与江苏宏基环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宏基”)的买卖合同纠纷如下:2018年11月,因一批货物买卖问题,无锡杰科向法院上诉,要求江苏宏基支付货款148万元及逾期付款损失;因同一案由,江苏宏基也向法院上诉,要求无锡杰科退回尚未使用的电缆外被料,返还货款44万元,并承担江苏宏基经济损失266万元。截至目前,该案件正在进行中,尚未作出一审判决。

  深圳仕佳(仕佳光子间接控股81.14%)与中广核三角洲(中山)高聚物有限公司(下称“中广核”)的买卖合同纠纷如下:2017年12月,因货物买卖问题,深圳仕佳向法院上诉,要求中广核赔偿其经济损失合计1057万元;2019年11月,一审法院判决驳回深圳仕佳的诉讼请求。深圳仕佳不服一审判决,2020年1月,深圳仕佳再次上诉。截至目前,该案件正在进行中,尚未作出二审判决。

C

若羽臣

与“初恋情人”对簿公堂

与第二大股东“对赌”

注册地:广州市

主承销商:中金公司

拟上市地:中小板

  主营业务:

  若羽臣是面向全球优质消费品牌的电子商务综合服务提供商,致力于通过全方位的电子商务服务助力品牌方提升知名度并拓展中国市场。公司主要业务包括线上代运营、渠道分销以及品牌策划,服务内容涵盖品牌定位、店铺运营、渠道分销、整合营销、数据挖掘、供应链管理等。

  募资投向:

数据来源:招股书

  财务数据:

数据来源:招股书

  关注点一:与“初恋情人”对簿公堂

  据《斑马消费》报道,若羽臣创始人王玉2007年还在江西财经大学念书时,就创办了校园区域B2C平台“爱购网”,进入电子商务这个行业。

  2009年他组建团队到广州创业,接触到了祛痘护肤品牌“比度克”,成为其***家线上经销商。

  两年后,若羽臣创立,王玉正式进入电商代运营行业。

  可以说,若羽臣和比度克互相成就:与比度克合作,若羽臣挖到***桶金,从一家小型电子商务企业成长为专业的电商代运营拟上市公司;依靠若羽臣,比度克成为比较典型的靠电子商务打开市场的护肤品牌。

  2015年之前,比度克几乎是若羽臣***的电商代运营大客户,2014年和2015年,比度克还是若羽臣***的供应商

  估算后发现,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若羽臣对大客户比度克的依赖程度超过50%。因此,几乎可以把若羽臣和比度克称为“初恋情人”。

  然而,没几年,这对“初恋情人”还是分手了,而且还闹到对簿公堂的地步。

  2016年5月,比度克向所在地的湖北恩施中院提起诉讼,要求若羽臣支付货款和利息,并解除与若羽臣的合同。随后若羽臣提起反诉。

  就在一审若羽臣败诉的判决生效前,若羽臣与比度克达成和解,若羽臣向比度克支付货款和利息,并将价值650万元的货物以进价退给比度克。

  关注点二:与第二大股东“对赌

  据《新京报》报道,2015年4月26日,上市公司朗姿股份与若羽臣签署增资协议,完成首轮单家1.1亿元人民币融资,对应注册资本250万元,剩余10750万元计入资本公积,每股价格为12.67元。

  若羽臣2017年8月发布的公开转让说明书发现,若羽臣与朗姿签署了对赌协议。具体来看,若羽臣承诺公司于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最少3150万元、4095万和5460万元。否则,朗姿股份有权要求调整持股比例或调整投资额度。

  但是若羽臣并没有完全实现其业绩承诺。2015年至2017年,若羽臣的净利润分别为521.31万元、3064.76万元,直到2017年才勉强达到5763.52万。

  不过,在签署对赌协议时,双方也未把退路全部切断:根据对赌协议补充条款,如届时公司拟进行IPO,朗姿同意于提请IPO申报前中止本协议“业绩承诺及估值调整”条款的约定;如公司IPO成功,则上述条款自始失效。

  2017年8月,若羽臣***向证监会提交招股书,随后又进入终止审查状态。

  招股书显示,朗姿股份目前是若羽臣的“二股东”,直接持股1500万股,持股比例20%。


雷军的徒弟九号机器人:挂羊头卖狗肉!仕佳光子:实控人曾因单位行贿被立案侦查
上周(6月1日~6月7日)18家上会企业中有17家顺利过会,只有一家科创板拟IPO企业——前沿生物药业(南京)股份有限公司审议结果是“暂缓”。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