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国台酒业冲击IPO:高负债吞噬净利润 ***客户为实控人旗下公司

发表时间: 2020-06-11 08:16:31

作者: 张华

浏览: 3300686

截至2019年末,国台酒业有息负债余额为18.17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37.45%,同期利息费用为1.13亿元,财务费用合计0.95亿元,占公司年度净利润的23.05%。可见,大量负债导致国台财务费用居高不下,吞噬近1/4的年度净利润。
截至2019年末,国台酒业有息负债余额为18.17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37.45%,同期利息费用为1.13亿元,财务费用合计0.95亿元,占公司年度净利润的23.05%。可见,大量负债导致国台财务费用居高不下,吞噬近1/4的年度净利润。

谁将成为中国“酱香第二股”?

来自贵州的国台酒业与来自四川的郎酒股份都是摩拳擦掌。5月25日,国台酒业提交招股说明书拟登陆上交所。不到半月,6月5日,郎酒股份也马不停蹄提交招股说明书拟登陆深交所。

就在6月8日,包括茅台、郎酒、习酒、国台、珍酒、劲牌和钓鱼台在内的7家酱酒企业聚首茅台镇,共同发布了《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企业共同发展宣言》。

国台与郎酒并肩而立,虽口号一致,但其之间“酱香第二股”的竞争却是暗流涌动。

疫情还未结束,虚位以待的“二把交椅”就再增变数。某种程度上,贵州茅台的发展奇迹离不开资本市场的加持。作为同乡的国台,又是否能够复制其轨迹,借助登陆资本市场,弯道超车,夺得“第二酱酒”称号?

1

早在2012年前后,国台酒业就有启动上市的打算,后因业绩断崖式下跌不得已而终止。2017年,国台启动“股权激励计划”,再次展露了登陆资本市场的野心

根据其招股说明书,国台的大股东为国台酒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0.58%;国台集团的大股东为天津天士力大健康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79.02%;再往上追溯两层则为“天士力系”高管闫凯境、吴迺峰、闫希军、李畇慧。这四人通过直接与间接的方式,合计控制了国台84%的股份。

市场充斥着大大小小的酒业家族,闫氏家族应属豪门势力。一旦IPO成功,国台酒业将成为继天士力后闫希军家族控制的又一上市公司。

通过观察国台酒业的董事会,可以清晰的看到,除独立董事外,闫氏家族及原天力士体系的高管几乎掌控了国台酒业所有重要位置。其中,闫希军任董事长、妻子吴迺峰任副董事长、儿子闫凯境任董事、儿媳李畇慧任副董事长、天力士董事张建忠任董事、天士力股东叶正良任副董事长,而董事兼总经理张春新则是职业经理人。

闫希军

因此,国台酒业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家族企业,也可以说是天士力的翻版管理层。

2

与同类企业相比,国台酒业资产负债率明显偏高。

2017-2019年,国台酒业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6.71%、58.3%、61.1%,而同期A股白酒类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30.04%、31.75%、32.34%。

据此,国台酒业的资产负债率大致为可比企业均值的1.9倍。

截至2019年末,国台酒业有息负债余额为18.17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37.45%,同期利息费用为1.13亿元,财务费用合计0.95亿元,占公司年度净利润的23.05%。可见,大量负债导致国台财务费用居高不下,吞噬近1/4的年度净利润。

同时,国台酒业与大股东和经销商的深度绑定,显得耐人寻味。

目前国台酒业的销售渠道主要是通过经销模式,2019年经销渠道贡献的收入占当年营收的97.19%。

截止2019年年末,国台酒业的预售款项为4.6个亿,占其营收的24.66%,较2018年年末上涨14.46%,这无疑有压货促收的嫌疑。

根据其招股说明书,2019年国台酒业***大客户为国台世纪控制人闫氏家族旗下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天士力,对其销售金额为8045万元,占当期营收4.26%。

如此营收结构,无疑会让人产生“左手倒右手”的联想。

而广东粤强酒业有限公司、湖北粤强樽品酒业有限公司、广东益润贸易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王富强及王富强亲属。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粤强投资持有发行人1.19%股份。

此外,国台酒业102家经销商的实际控制人、主要经营管理人员或亲属作为有限合伙人于2017年5月至2018年4月期间入伙共创合伙、合创合伙和金创合伙于2018年2月至4月向国台酒业有限进行增资。

2019年,国台酒业向这102家持股经销商销售白酒产品的金额及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32.35%。

若是前后对照,可以发现经销商提前的大幅进货或与国台此次的上市离不开关系,而国台三年里突增的营收和利润,也与来自关联方与持股经销商的贡献离不开,两者合计贡献了国台酒业2019年营收的40.4%。

3

财务上的不确定性并非会阻碍国台坐上酱酒第二把交椅的大山,资本市场的助力终究是为了帮助酒企的品牌发展,而目前,国台恰恰最缺乏这一项。

招股书显示,国台酒的销售费用/营业收入在行业中处较高水平,高于平均值近5%。

而国台的销售费用中,占比***的为促销支持费用,金额为1.7亿,占比达到了38.13%。

虽然近年来,得益于贵州茅台等酱酒企业的市场培育,消费者对酱香型白酒口感的认可度不断提升,消费群体规模不断扩大。但从销量与规模来看,在白酒行业之中,酱香型白酒只是“小众产物”。

招股书显示,国台的销售占比中,高端酒的占比处于***大头,达到了82.86%。

而主打高端和酱香的国台酒业,面对的竞争对手,是贵州茅台、郎酒、习酒等同类竞品和泸州老窖、五粮液、洋河这样的知名企业。自然而然,其推广市场的阻力将会较大,反过来,也会在过程中高举负债,消耗利润。

2020年1月,闫希军在工作部署大会上强调,要对标茅台,既要学得像,更要达标,这是刚性要求.

目前国台酒业的品牌,渠道、市场还处于梳理发展阶段,想要学得像,上市会是***步嘛?


国台酒业冲击IPO:高负债吞噬净利润 ***客户为实控人旗下公司
截至2019年末,国台酒业有息负债余额为18.17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37.45%,同期利息费用为1.13亿元,财务费用合计0.95亿元,占公司年度净利润的23.05%。可见,大量负债导致国台财务费用居高不下,吞噬近1/4的年度净利润。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