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年报招股书多起数据打架 海泰新光如何获得市场信任

发表时间: 2020-06-03 09:07:23

作者: 张华

浏览: 3306826

2020年开年以来,山东拟上市公司申报科创板IPO的热情明显升温,据公开媒体报道,20天内共有5家山东企业申报材料获得受理。青岛海泰新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泰新光)便是其中的一家。

  2020年开年以来,山东拟上市公司申报科创板IPO的热情明显升温,据公开媒体报道,20天内共有5家山东企业申报材料获得受理。青岛海泰新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泰新光)便是其中的一家。

  这是海泰新光从新三板摘牌一年多后,再一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锋。不知是不是公司太过于急功近利,竟出现了财报数据和招股书数据不同的情况。除此之外,2017年-2019年(以下简称报告期),海泰新光海外销售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八成以上,公司可能还存在多起关联交易未披露。

  披露数据多次“打架”,海泰新光如何才能获得市场的信任?

  核心数据“打架”

  据招股书显示,海泰新光是一家成立于2003年的中美合资企业,主要从事医用内窥镜器械和光学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6年4月,海泰新光挂牌新三板,两年后,公司从新三板摘牌。一年多后,海泰新光又向IPO发起冲击。

  据招股书数据显示,海泰新光近年来的营收净利均稳步上升。

  然而,对比了海泰新光在新三板挂牌期间披露的年报数据发现,海泰新光招股书披露的多项数据,与其此前披露的年报数据相矛盾,出现了数据“打架”的情况。

  此前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海泰新光营业收入为1.78亿元,归母净利润为4917.33万元。而与此同时,公司***招股书显示,2017年,海泰新光营业收入为1.81亿元,归母净利润为5109.28万元。

  也就是说,与2017年年报数据相比,海泰新光***招股书披露的营业收入增加了291.51万元,归母净利润增加了191.95万元。

  上图数据来源:海泰新光2017年年报

  上图数据来源:海泰新光招股书

  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作为公司的核心指标,在拟上市前变动重要指标,让投资者对公司披露数据的真实性存疑。难免让人认为公司是在“粉饰财报”,以骗取投资者的信任,到资本市场来“圈钱”。

  就此问题,发函询问海泰新光,但遗憾的是,并未受到公司的回复。

  八成收入来自海外

  据招股书显示,海泰新光是一家中美合资的公司,产品对外出口至美国、新加坡、韩国、德国等多个***和地区,绝大部分收入来自海外市场。报告期内,公司的外销收入分别为1.54亿元、1.61亿元和2.09亿元,占各年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8.50%、84.89%和87.02%。

  上图数据来源:海泰新光招股书

  海外业务占比较多会为公司的业绩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尤其是当前,海外疫情仍旧严峻,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7年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中,海泰新光的招股书与2017年年报再次出现数据“打架”的情况。

  上图数据来源:海泰新光2017年年报

  对比两份数据可以发现,在海泰新光2017年前五大客户中,其中前三大客户排名没有发生变化,但其销售金额却存在一些差异。具体来看,与2017年年报数据相比,在***披露的招股书中,海泰新光对史赛克的销售金额多了325.36万元,对Fong‘s及Sony Europe Ltd.的销售金额分别少了2.39万元、20.72万元。

  令人最为疑惑的是公司招股书上“空降”而来的第四大客户。据招股书显示,丹纳赫系为海泰新光2017年第四大客户,销售金额达715.12万元,销售占比为3.95%。

  这个丹纳赫系究竟是何方神圣?海泰新光在招股书中也并无过多的披露,只是对公司范围进行了大概的介绍。

  关联交易颇多

  丹纳赫系成为海泰新光2017年第四大客户后,海泰新光当年第五大客户为Sival Instruments.Inc便被成功挤出前五大客户之列。然而,与丹纳赫系的名不见经传相比,Sival Instruments.Inc在公司招股书出现的次数可谓十分频繁。

  2015年和2016年,Sival Instruments.Inc便已经位列海泰新光的前五大客户。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Sival Instruments.Inc还是公司的***大供应商。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Sival Instruments.Inc还是海泰新光的关联方。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Sival Instruments.Inc为海泰新光第三大供应商,并且,Sival Instruments.Inc为海泰新光控股股东、实控人郑安民侄女Xin Zheng担任董事的关联企业。

  但在海泰新光2015年-2017年披露的年报中,Sival Instruments.Inc却一直被海泰新光标注为非关联方。是当时并没有关联交易,还是这其中另有隐情?对此询问海泰新光,公司并未对此进行回复。

  除此之外,海泰新光的关联交易也颇多。

  招股书显示,Suprema集团为海泰新光关联公司,其中 Suprema ID Inc.持有奥美克生物信息(海泰新光子公司)34.00%股权。报告期内,海泰新光向Suprema集团采购金额分别为105.21万元、205.17万元和135.42万元。与此同时,海泰新光向Suprema集团销售金额依次为402.85万元、1026万元和1761万元。

  这样一边销售一边采购的,还有美国飞锐。据招股书显示,美国飞锐为海泰新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5.34%。2019年,海泰新光向其采购金额为21.92万元,同时,海泰新光向其销售356.02万元。

  海泰新光在招股书中强调,其交易定价由双方在市场价格的基础上协商确定,关联交易定价公允。然而,公司数据频繁打架,可能还涉嫌隐瞒与Sival Instruments.Inc的关联关系,是否通过这样的关联交易进行利益的输送?在这样多个谜团待解的情况下,让投资者如何去信任海泰新光?


年报招股书多起数据打架 海泰新光如何获得市场信任
2020年开年以来,山东拟上市公司申报科创板IPO的热情明显升温,据公开媒体报道,20天内共有5家山东企业申报材料获得受理。青岛海泰新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泰新光)便是其中的一家。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