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上市悬了!招股书更新“难产” 菊乐股份敢“带病”二度冲IPO?

发表时间: 2020-06-02 09:01:47

作者: 张华

浏览: 3308016

更新招股书的***时限已过,菊乐股份仍未给出答案,具体缘由未知 回答证监会的问题,菊乐股份卡壳了。

更新招股书的***时限已过,菊乐股份仍未给出答案,具体缘由未知

回答证监会的问题,菊乐股份卡壳了。

在证监会5月28日的***企业信息表中,对四川菊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菊乐股份”)的审核状态显示“已反馈”。而根据证监会反馈意见,菊乐股份需更新招股书,但却“难产”了。

已经过了更新招股书的***期限,公司方面还是没有动静。《每日财报》注意到,4月24日,对菊乐股份的***申请文件,证监会给出反馈意见。即上文所说“已反馈”。菊乐股份应在30日内给出书面回复,最晚5月23日更新的招股书应出现在证监会网站上。但眼看6月已至,迟迟不见招股书更新。

看看菊乐股份的“毛病”,就知道更新招股书“难产”的原因。

分公司出纳挪用9578万不披露

不仅反馈相应的意见,4月29日,证监会还对菊乐股份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证监会对一些***企业进行现场检查,发现菊乐股份的分公司出纳挪用公司资金发生额累计达9577.89万元,但公司***申报稿未披露该事项,存在着货币资金披露不实、内控制度存在重大缺陷、返利计提不准确等问题。

实际上,在公司的招股书中暴露的其它问题更多。

例如:对品牌单一、市场集中的 “致命”短板,菊乐股份无计可施;董事长童恩文在“股权激励”中独享大头,吃相难看。还有,“一次分光家底”等待上市融资“输血”,也堪称奇葩。

菊乐股份是四川省内奶制品重点企业,公司前身成立于1984年,在1996年便推出“菊乐纯牛奶”。公司产品***商标是“菊乐”,董事长是童恩文。

2017年底时,菊乐股份***冲刺IPO,2018年3月被宣布终止审查。2019年7月重启IPO征程。

虽然已是第二次冲击IPO,菊乐股份还如此“不着调”。如能“带病”上市,以后在资本市场还会整出多少“幺蛾子”?如不能上市,过段时间会不会又第三次冲击IPO?

散户奶源隐忧市场品牌太单一

奶制品行业涉及千家万户的安危,自从“三聚氰胺”事件后,全社会都更加重视奶源质量问题,证监会对菊乐股份也做了追问。

证监会要求菊乐股份回答的问题不少,包括采购渠道中是否包含小规模奶牛养殖户,采购占比是多少?对这些小规模奶牛养殖户的管理制度、选取标准、质量把控又如何?是否出现过食品安全或质量问题?

现在时限已过,公司仍未给出答案,具体缘由未知。

在我们看来,品牌单一是菊乐股份另一个“短板”。

奶制品行业中,伊利股份(600887.SH)有“金典”“安慕希”“畅轻”“金领冠”“巧乐兹”“畅意100%”等品牌。三元股份(600429.SH)有“三元”、“***”、“爱力优”、“八喜”等一系列品牌。

菊乐股份产品***商标是“菊乐”。在招股书中,公司大谈此品牌获得的荣誉、光荣称号。品牌单一的风险,既未提及,更不要说及早准备应对预案。

不光品牌单一,销售区域也狭窄。

从2016年至2019年1季度,菊乐股份对四川省内的销售,占公司主营收入98%以上。公司称积极开发重庆、西藏等省外市场。但公司成立已超30年,但在重庆、西藏的销售占主营收入不及2%。市场过分集中的风险仍未解决。

单一品牌、市场集中,奶制品行业中有此同样“短板”的是科迪乳业(002770.SZ)。菊乐股份也将科迪乳业作为可比公司。

然并卵,科迪乳业已经爆雷。

科迪乳业IPO审核时,证监会同样追问科迪乳业,比如:采用单一品牌策略,导致销售费用率大幅低于同业公司,此种情况是否可持续?有何防范品牌危机的有效措施?科迪乳业报告期销售费用率低于行业可比公司,是否具有持续性?对未来经营业绩有何影响?以及相关的经营风险又有多大?

2019年8月,因涉嫌违法违规,科迪乳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2019年陷入亏损泥沼。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对于单一品牌风险、市场集中风险,菊乐股份在招股书中并无提示,也就更谈不上防范措施了。

与上述未来风险相比,公司在递交审报材料之前的“神操作”,更是让市场吃惊。

董事长独占员工股权激励95%

股权激励的受惠者,应是公司大部分员工、管理层和核心人员共享。若变成董事长一人吃“大头”,这样的股权激励就变了“味”。

在公司改制前夕,即2016年10月24日,菊乐股份召开股东会,决定“以增资方式实施员工股权激励”,增资价格4.23元/股

这价格够低。比菊乐股份2015年底每股净资产低40%,比上一次增资扩股价低30%。

这次股权激励的股份,董事长童恩文认缴了95%,员工持股平台认缴5%。

童恩文拿***“大头”的理由何在?这次增资扩股会议的决策流程是什么样?招股书并未披露。

增资扩股会议中还做了另外一个决定,实施大额利润分配。将公司可分配利润中的1.6326亿元,全部分掉。这个分红额,是增资扩股半年前一次分红额的16倍,约占公司净资产的一半。利润分配依据及会议决策过程是什么情况,招股书同样未披露。

将公司利润分光后,菊乐股份准备到A股市场来“圈钱”,拟募集资金中,要用其中5.59亿元建设乳品基地项目。

就奶源安全、品牌单一销售区域集中、董事长独拿“股权激励”***大头等疑点


上市悬了!招股书更新“难产” 菊乐股份敢“带病”二度冲IPO?
更新招股书的***时限已过,菊乐股份仍未给出答案,具体缘由未知 回答证监会的问题,菊乐股份卡壳了。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