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博汇股份与当地落马官员有染,财务数据存疑曾列入失信“黑名单”

发表时间: 2020-05-29 08:50:49

作者: 张华

浏览: 3200758

由于市盈率偏高,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汇股份”)原本定于5月27日进行的新股申购被延迟至6月17日,据了解,公司此次计划募集资金约3.82亿元,用于60万吨/年环保芳烃油及联产20万吨/年石蜡生产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由于市盈率偏高,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汇股份”)原本定于5月27日进行的新股申购被延迟至6月17日,据了解,公司此次计划募集资金约3.82亿元,用于60万吨/年环保芳烃油及联产20万吨/年石蜡生产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我们注意到,博汇股份的产能利用率偏低,报告期内均不足70%,同时,公司毛利率急剧下滑,由2017年的40.53%下滑至2019年的18.74%,导致2019年增收不增利,营收同比增长42%净利润却同比下滑16%,2020年,公司业绩继续承压,预计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均出现下滑。

值得警惕的是,公司内控存在漏洞。当地贪官洪世弈曾作为公司创始人及股份制改制发起人违规持有25%的股份,且洪世弈称其股权并未出让给宁波市文魁控股集团(公司控股股东),双方为此还发生诉讼纠纷。

另外,报告期内,公司原料采购、耗用与存货之间对不上账,数亿元的燃料油不知去向。而作为即将在创业板上市的企业,博汇股份还践踏法律底线,拒不履行法律义务,一度被列入“老赖”行列。

昔日二股东系落马贪官洪世弈,公开转让说明书和首版招股书对此均隐瞒

我们梳理发现,博汇股份谋划创业板上市已达5年。早在2015年9月,博汇股份就公告其接受光大证券的IPO辅导,但在2017年6月***提交上市材料时,保荐代表更换为浙商证券。不过,仅过半年,2018年2月,便称“拟进行股权调整”撤回上市材料,4个月后,2018年6月,再次重启IPO,保荐商又换回了光大证券。

实际上,公司短暂停止IPO进行股权调整便是处理第二股东实际权益人落马贪官洪世弈所持股份。招股书显示,前身为宁波博汇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由金碧华、戴镇尧等4名自然人共同出资设立,设立时注册资本300万元,其中金碧华货币出资195万元,持股比例65%,戴镇尧货币出资75万元,持股比例25%。但是,戴镇尧所持股份便是系为洪世弈代持。如此,洪世弈便为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且为第二股东。

公司在股份制改制时,洪世弈也参与其中,仍以第二股东的身份持股25%,不过,换了个“马甲”,由此前的戴镇尧代持更换成宁波立而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简称立而达),公开资料显示,立而达是2008年,洪世弈假借三个同学的名义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他作为实际控制人,躲在幕后操控全局。

招股书显示,公司历史股东立而达实际权益人为洪世弈。2018年3月7日,文魁集团与立而达签署了《关于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约定立而达将持有的博汇股份15.69%的股份即1,224万股以总价4,896 万元转让给文魁集团。2018年4 月26日,此次股权转让以特定事项协议转让方式完成股权变更登记。

资料显示,2017年7月,洪世弈被宁波市监委留置调查。2018年1月,洪世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违纪所得予以收缴。次月,博汇股份IPO就按下了暂停键,并迅速清除洪世弈所持股权。

2018年10月,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洪世弈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据裁判文书网显示,2003年至2017年春节前,被告人洪世弈利用担任宁波市镇海区蛟川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宁波化工区管委会副主任、党工委副书记、宁波市镇海区骆驼街道党工委书记、镇海区委常委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宁波瑞丽洗涤股份有限公司、胡某1等单位和个人在取得建设项目用地、工程承接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本人直接或通过关某等人非法收受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1188.3万元。案件中显示,洪世弈还将博汇股份的填塘渣工程业务介绍给胡某经营。

资料图来源裁判文书网

同时,2002年至2014年下半年,被告人洪世弈以牟利为目的,伙同他人采用私自买卖方式,倒卖11918.7平方米工业用地使用权,非法获利人民币844.17万元。财经参考注意到,博汇股份有两块工业用地合计超过10万平方米,均是洪世弈在任时完成审批。

需注意的是,洪世弈对于其所持股权被转让一事予以否认,并与博汇股份、宁波市文魁控股集团之间的股权纠纷向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浙江省***人民法院分别提出诉讼、上诉和再审申请,洪世弈称所涉股份已由***部分办案过程中处理的事实根本不存在,也从未同意立而达持有博汇股份的股份以4元/股的低价转让给宁波市文魁控股集团。不过,均遭败诉。

资料图来源裁判文书网

如果不是洪世弈的落马,或许,此违规代持事件将伴随着公司一起上市。财经参考查阅公司在申请新三板上市的公开转让说明书及公司***申请创业板上市时2017年6月披露的招股书,均对此代持事件只字未提,显然有意隐瞒。

3.5亿元燃料油不知所踪,公司和两客户均曾列入“老赖”

招股书显示,公司采购的原材料主要分为燃料油、燃料油运费及其他、新项目原材料、辅料及其他;报告期内,博汇股份采购的燃料油金额分别为37,319.17万元、55,790.7万元和83,982.52万元,三年合计约17.71亿元,占同期采购原材料采购总额的比重约在90%左右。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我们知道,采购回来的原料燃料油主要用于生产体现在成本中,或者没用于生产的,体现在存货中。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成本分别为21,518.55万元、41,957.99万元和67,212.85万元,即三年累计成本约130,688.4万元,抛去辅料、人工和其他成本,与上述采购勾稽还差4.64亿元,理论上,这部分应该主要体现在存货当中。

报告期内,公司原材料存货余额分别为2,654.13万元、1,638.2万元和6,638.95万元,合计仅有10,931.28万元,与上述4.64亿相差约3.55亿元。

同时,招股书显示,公司还存在少数的贸易业务,但三年加在一起的贸易产品也仅有1.87亿元的规模,而即便再加上研发中用点原材料,也不足以消耗掉这3.55亿元的燃料油。如无合理解释,则博汇股份存在信披造假嫌疑。

作为即将在创业板上市的企业,博汇股份一度出现诚信危机。公司因未履行法院判定的相关义务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即俗称“老赖”)。2017年3月,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法院发布了《淄博春磊化工机械有限公司、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博汇股份因拒不履行法定义务被对方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博汇股份也因此打入失信“黑名单”。而这,招股书也未予披露。

资料图来源裁判文书网

另外,博汇股份部分资产还被法院拍卖。据司法拍卖网,博汇股份厂区内的被执行人所有的油罐、酸洗装置等设备2018年12月24日被宁波市镇海区法院放在阿里拍卖平台上拍卖。

资料图来源阿里司法拍卖

与博汇股份一样,其2家重要客户也被打入失信“黑名单”,该两家企业便是宁波丰怡燃料有限公司和泰州市海力化工有限公司。裁判文书网显示,2019年8月6日,宁波丰怡燃料有限公司被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申请标的金额为20245225.6元。而泰州市海力化工是在2020年4月8日被泰州市海陵区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其实控人陈国友于2019年10月21日还被限制消费。同时,该企业已经在申请破产。招股书显示,上述两家企业分别是公司2017年第四大客户、2018年第五大客户,公司对其销售额分别为2,242.22 万元、2,855.78万元。

财经参考发现,作为化工类企业,博汇股份还曾因未取得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文件的情况下,擅自新建12个卧式储罐、新建1台2吨蒸汽锅炉,且已建成投入生产使用被宁波市环保局责令停止新建的12个储罐(600M3)和新建的1台2吨蒸汽锅炉的使用;并处以罚款十万元。

同样,博汇股份多家客户和供应商也存在环保违规。天眼查显示,盱眙华旭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8月因批建不一,并擅自投产被盱眙县环境保护局给予罚款、查封的处罚。九江齐鑫化工有限公司2015年7月因新增2个2000立方的液化气球罐,未经环保主管部门审批,擅自动工建设被九江市环保局责令停止投产并完善环保手续。招股书显示,盱眙华旭新能源科技为公司2018年第四大客户,对其销售金额为3,354.15万元,占比9.27%;而九江为公司2017年第五大客户之一,公司对其和同一控制下的九江三鑫石化实业共销售2,145.24万元,占比5.93%

宁波科元精化有限公司2014年12月-2016年12月因三次环保违规被宁波市北仑区环境保护局和宁波市环保局责令停产并累计罚款26.5万。福建联合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更是3年间7次登入环保黑榜被罚,累计罚款300多万。上述2家企业分别为公司2018年第五供应商、2019年第四供应商,对其采购金额分别为2,877.59万元、7,784.92万元,占当年采购的比例分别为4.08%、7.51%。

资料图来源天眼查


博汇股份与当地落马官员有染,财务数据存疑曾列入失信“黑名单”
由于市盈率偏高,宁波博汇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汇股份”)原本定于5月27日进行的新股申购被延迟至6月17日,据了解,公司此次计划募集资金约3.82亿元,用于60万吨/年环保芳烃油及联产20万吨/年石蜡生产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