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江西国光IPO:门店亏损 屡上质检黑榜 凭什么要让消费者的健康为其“买”单?

发表时间: 2020-05-20 08:06:45

作者: 张华

浏览: 3096658

江西国光商业连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西国光”)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多年来深耕江西本地市场,成为以生鲜、食品为核心品类的零售企业,为江西本土***的连锁经营企业之一。

相比于沃尔玛、家乐福、华润万家、大润发等国内外知名商超品牌,本土区域性零售商却有着自己的一方天地。

江西国光商业连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西国光”)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多年来深耕江西本地市场,成为以生鲜、食品为核心品类的零售企业,为江西本土***的连锁经营企业之一。

公司自成立以来主要从事连锁超市、百货商场的运营业务,截至目前,江西国光拥有55家门店,其中吉安市38家、赣州市15家、宜春市1家、新余市1家。在江西本地可以说颇具规模了,因此公司向上交所提交了IPO申请,将于5月21日上会。

同时,公司也面临实控人涉嫌利益输送;屡上质检黑榜等经营乱象。试问,这样一家问题企业,是谁给其登陆A股的信心?

实控人胡金根涉嫌利益输送

招股书显示,江西国光控股股东为江西国光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国光实业”),持有公司56.51%的股份。国光实业成立于2018年1月,注册资本5,6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胡金根。截至2018年末、2019年1-6月,国光实业(经瑞华所审计的母公司报表口径)分别亏损31.75万元、19.60万元。

江西国光是一家典型的家族式企业。公司实际控制人为胡金根、蒋淑兰、胡志超、胡志敏、胡春香,上述五人直接或间接控制股份合计为97.58%。其中胡金根、蒋淑兰为夫妻关系;胡志超、胡志敏则为这对夫妇之子;胡金根、胡春香为兄妹关系。

和讯网查阅公司招股书发现,不管是控股股东国光实业还是发行人江西国光曾历经多次增资与股权转让,皆是在胡氏家族内部人员及控制企业之间操作实施。

比如,江西国光前身江西国光有限在2007年9月第二次增资,吉安市国光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吉安国光”)以坐落在吉州区工业园区内的两栋房产以及相应的土地使用权合计作价790万元对公司进行增资,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持有江西国光有限18.41%的股份。

据天眼查,吉安国光成立于1994年12月,为胡金根全资控股。

而不到一年时间,公司便于2008年7月进行***次股权转让,吉安国光将其持有的江西国光有限18.41%的股权以790万元的价格转让予蒋淑兰。

在中信投资突击入股之前,江西国光无一外部机构投资。直到2018年6月,江西国光进行股份制改革前3个月,中信证券旗下直投子公司中信投资以13.99元/股的价格,出资3100多万入股江西国光,持有江西国光2.42%的股份。

与此同时,一同入股的还有齐兴咨询、福兴咨询、利兴咨询、弘兴咨询,而这几家均为江西国光为实施股权激励设置的员工持股平台,由蒋淑兰全部持有。

值得一提的是,中信证券是在2018年7月24日与江西国光签署辅导协议,辅导协议的签署与直投时间仅相差4个月。而中信证券已经不止一次以“直投+保荐模式”突击入股自己保荐的拟上市公司,由于存在利益关系,保荐机构便很难再保持独立性和客观性,。这也是中信证券被业内诟病的原因所在。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几个月之后,2018年12月,江西国光发行股票购买资产方式,以2.99元/股的价格收购了实控人胡金根旗下的房地产。相较于中信投资增资时的价格缩水约80%。

另外,江西国光主要靠租赁门店来开展商超业务,近年来,公司因租赁开店而官司缠身。

来源:天眼查

据中国裁判网显示,2019年1月,江西省大余县人民法院公布了《全南县鼎丰小额贷款公司与赣州国光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的判决书,赣州国光被判支付鼎丰小贷在大余县南安大道世纪广场***栋S1-B店面50%产权的租金。

2019年3月,江西吉安中院公布了《江西国光吉安阳明分店、吉安市凯震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物业服务合同纠纷》的判决书,江西国光吉安阳明分店被判支付吉安市凯震物业物业服务费6.3万元。

截至目前,江西国光账面上固定资产几乎全部为房产。报告期各期末,公司的固定资产账面价值分别为4.24亿元、4.81亿元、7.77亿元、7.60亿元,投资性房地产账面价值分别为4472.38万元、4591.68万元、6430.02万元、6330.81万元,两者合计占非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为78.02%、79.94%、85.25%、85.43%。

而近年来,江西国光作为承租人向大股东承租房产的租金费用占同类交易比例从33.82%下降到了2019年6月的6.9%。这很难不让人怀疑,发行人与实控人之间涉及利益输送。

屡上质检黑榜 江西国光:罚就罚呗

据了解,江西国光曾多次因为质检不过关而被相关部门处罚。

据悉,子公司赣州国光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赣县国光”)因产品被查出不合格收到江西市场监督管理局通报。《通告》显示,赣州国光红旗店销售的花蛤(花甲)存在质量问题,质量不合格的原因主要在于氯霉素超标,属于农兽药残留问题。对此市场监管局对赣州国光红旗店罚款6万元。

而人体过量摄入氯霉素或引起人肝脏和骨髓造血机能的损害,导致再生障碍性贫血和血小板减少、肝损伤等健康危害。

不止,在江西市场监督管理局其他的抽检产品如糕点、乳制品、婴幼儿配方食品等共14大类食品共860批次样品,发现共19批次不合格产品,其中江西国光旗下各门店多次上榜。

招股书披露,2016-2019年1-6月,江西国光及旗下子公司共受到行政处罚73笔,罚款金额112.74万元。处罚原因包括销售过期食品、销售假冒伪劣的商品、定量包装不合格、违反广告法等。

屡罚不改,江西国光显然是一副“罚就罚呗”的姿态而致消费者健康权益不顾。这样的企业有什么信用可言。

投资者问,中信投资保荐这么一家经营乱象,问题多多的公司上市,是要粉饰未来业绩吗?中信投资又致投资者于何地?

门店亏损 业绩增长疲乏

从上图可知,江西国光报告期内业绩增长乏力肉眼可见。虽然保持了较高的营收,但归属于股东的利润少之又少。

和讯网发现,报告期内,江西国光在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出现下滑。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1-6月,江西国光货币资金1.56亿元,同时价值1.34亿元的理财产品被计入到交易性金融资产;以上货币资金和理财产品在2019上半年给江西国光带来21.37万元的利息收入和445万元投资收益。

与此同时,公司账上还有6500万元的银行贷款,在2019上半年形成了近两百万元利息支出,占到财务费用的41.01%。而2016-2018年的利息支出也分别占到68.12%、64.30%、48.10%。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在报告期内仍有门店亏损的现象,亏损的主要为2018年和2019年的新设门店。

除新店亏损外,公司老店如文明店、东桥店、富升店、泰和商贸城店也未能实现盈利。具体原因为:2017年文明店物业的租约到期,且离门店较近的时代广场开业,导致文明店业绩不佳;东桥店开业后附近商圈的零售业态逐渐接近饱和且租金较高,因此未能实现盈利,未来较难扭亏为盈,公司已2018年8月关闭了该门店。

成本支出不断增加,门店经营业绩欠佳,江西国光如何保证业绩向好?此外,除了江西国光商超,江西本土还有联盛超市、绿滋肴连锁超市、旺中旺连锁超市以及红五星和瑞泰连锁超市,其中联盛、绿滋肴、旺中旺都是老牌商超,且门店数量超过了江西国光,分流不可避免。

据悉,江西国光此次上市拟募集资金2.61亿元,主要用于连锁门店建设/改建项目,拟投入1.42亿元,补充流动资金6000万元。


江西国光IPO:门店亏损 屡上质检黑榜 凭什么要让消费者的健康为其“买”单?
江西国光商业连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西国光”)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多年来深耕江西本地市场,成为以生鲜、食品为核心品类的零售企业,为江西本土***的连锁经营企业之一。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