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佰奥智能信披涉嫌造假,供应商未成立便已签订合作合同

发表时间: 2020-05-20 08:05:56

作者: 张华

浏览: 3067977

曾在新三板挂牌交易的昆山佰奥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佰奥智能”)正在进行转板上市,公司于5月18日进行了新股申购,此次募得资金约3.47亿元,欲进一步拓展主业,但面临消费电子和交通运输行业发展景气度下降的情况下,公司拓产能否消化,难于预料。

发现,即将在创业板上市的佰奥智能对大客户存依赖,让其经营的利润难于“落袋为安”,报告期三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两年净流出;报告期内,公司业绩虽呈现增长,但在营收、采购方面的数据却经不起推敲,不符合财务勾稽原理。

另外,公司多家供应商成立多年便对其形成采购,且迅速进入前五大供应商,昆山准源精密组件更是成立了1天的时间便成为常年合作伙伴,更夸张的是,公司与苏州云通态自动化设备签订采购合同却玩起了“穿越”,合作时间竟然早于该企业成立时间。

客户销售集中曾对***客户销售占比过半,薪酬待遇与同行差距显著

注意到,昆山佰奥大客户依赖情况比较明显。报告期内,佰奥智能对前五客户的销售占比分别为:52.57%、76.2%和65.51%,公司尤其对立讯精密***客户存在依赖,2017-2019年,佰奥智能对***客户的销售占比分别为22.53%、57.96%35.17%,而同行对***客户销售占比分别为37.45%、24.84%和17.35%,存在明显的差异。

对大客户的过度依赖,可能会使得公司在经营活动中话语权较弱,使公司面临较高的应收和长期占用资金带来的现金流承压。

数据显示,佰奥智能的应收账款由2017年的1.4亿飙升至2019年的2.66亿元,几近翻倍;现金流方面,公司经营活动所产生的现金流净额2017年、2019两年均呈现净流出状态。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为此,佰奥智能或采用裁员、压缩费用等方式来纾困。2019年,公司在营业收入显著增长的情形下,员工人数600人,却较2018年690人下降了13.04%。

费用方面,公司销售费用、管理费用两大费用率低于同行平均水平且变化趋势不一致。

报告期内,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069.06万元、1,236.21万元和1,541.91万元,该项费用率分别为4.3%、3.6%和3.65%,出现了下降趋势。而同期行业销售费用率均值分别为4.11%、4.02%和8.23%,呈现增长趋势。

报告期内,公司销售人员的年薪分别为14.62万元、20.54万元和23.6万元,虽整体高于当地平均工资,但差同行一大截,同期同行销售人员的均值分别高达43.92万元、60.66万元和60.84万元。

公司管理费用也存在同样的情形。报告期内,公司的管理费用分别为1,323.69 万元、2,090.96万元和2,687.57万元,管理费用率分别为5.32%、6.08% 6.37%,而同行的均值分别为8.55%、7.3%和12.07%。

报告期内,列入管理费用的人员年度薪酬分别13.24万元、16.52万元和17.83万元,而同期同行的均值分别为19.15万元、23.06万元和29.08万元,薪资水平同样与同行存在明显的差距。

营收数据不靠谱或存在虚增,三年8000余万含税收入得不到相关数据支撑

报告期内(2017-2019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869.65万元,34,327.00万元和42,188.13万元,呈现逐年增长,但深入分析其营收,则可发现其财务数据间的勾稽关系存在异常。

2017年,佰奥智能的营业收入为24,869.65万元,按照其适用的17%的增值税税率来算,可以得出其含税收入为28,931.61万元。按照财务勾稽关系,该部分含税收入将体现在现金流入和经营性债权增减中。

据佰奥智能的现金流量表显示,2017年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7,997.07万元,此流入的现金还得剔除预收部分影响,2017年末,公司的预收款项为891.73万元,较2016年末的485.49万元增加了406.24万元,则实际流入的现金为17,590.83万元。

将含税营收与实际流入的现金流勾稽,则有11,340.78万元的含税收入未流入现金。理论上,这部分应形成经营性的债权,即体现在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和应收融资额(以下统称应收总额)等相同规模增减。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公司资产负债表显示,2017年末,公司的应收总额为17,200.9万元,较期初(即2016年末)应收总额的8,120.25万元,增加了9,080.65万元,与上述勾稽出的11,340.78万元,相差了2,260.13万元。那么,这近2300万元的差额成了无源之水,涉嫌虚增。

同样的逻辑,2018年营业收入收入为34,327.00万元,按照其前4个月17%的税率、后8个月16%的税率(2018年5月,增值税率由17%下调至16%)核算出2018年的含税收入为39,933.63万元。

数据显示,该年度实际现金流入(剔除预收影响)为39,126.38万元,该年度经营性债权(即应收总额增加额)为-1,835.95万元,通过实际流入的现金和经营性债权可得出,该年度的含税收入为37,290.43万元,与上述披露的含税收入相差2,643.2万元,此部分含税收入也成了无源之水,同样存在虚增的嫌疑。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根据2019年的数据核算,也存在更大的3,318.08万元的含税收入既未得到现金的支持,又未在经营性债权中体现,来源不明。

报告期三年,佰奥智能共有8,221.41万元的含税收入存在虚增的可能。

采购数据存疑,与供应商签订采购合作时间早于供应商成立时间

招股书显示,2018年昆山佰奥原材料采购总额为16,244.29万元,公司用于主营业务成本的直接材料消耗为14,476.77万元元,将原材料采购总额与营业成本中消耗的直接材料相减,理论上来说,这部分未消耗的原材料应该计入当期的存货变化中,即2018年存货中包含的原材料应该新增1767.52万元。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但在公司存货构成情况表显示,2018年末,公司的原材料存货余额为594.63万元,较2017年末的1,168.5万元的原材料存货还减少了573.87万元,即2018年新增原料料的金额为-573.87万元,与上述根据采购和耗用得出的原材料新增相差2,341.39万元。存货作为公司的资产一般不存在虚构,那么,是否是公司的采购或者耗用存在不实披露呢?

值得注意的是,佰奥智能对于采购信息的披露或存在虚构。梳理之后,有四家供应商成立当年便成了公司的重要供应商,招股书显示,佰奥智能与、苏州云通、昆山源瑞兴、昆山宏拓展和昆山准源精密***合作时间分别为2011年、2014年、2017年和2016年,而据***企业信用信息显示,上述四家公司分别成立于2011年9月6、2014年4月14日、2017年7月18日和2016年12月30日。

值得注意的是,佰奥智能披露与上述公司合作的时间仅保留到年,并没有披露详尽的日期,即与昆山准源精密的合作时间如果在2016年,只能在2016年的12月31日,即该供应商成立一天公司就与其达成了常年合作,且该供应商自2017年起一直位列前五供应商之列。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资料图来源***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但公司在披露采购合同的信息中却暴露了其涉嫌造假的面目。招股书显示,佰奥智能与苏州云通的采购合同签署时间是2011年8月17日,而据上述查询其工商信息显示,苏州云通成立时间为2011年9月6日,比签署时间晚了20天,即该供应商还未成立便签署了采购合同。

资料图来源招股书 


佰奥智能信披涉嫌造假,供应商未成立便已签订合作合同
曾在新三板挂牌交易的昆山佰奥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佰奥智能”)正在进行转板上市,公司于5月18日进行了新股申购,此次募得资金约3.47亿元,欲进一步拓展主业,但面临消费电子和交通运输行业发展景气度下降的情况下,公司拓产能否消化,难于预料。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