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新时空科技再闯IPO:巧设资本局高管集体暴富引“股权支付”争议

发表时间: 2020-05-16 08:45:27

作者: 张华

浏览: 3089141

两年前,纵然扣非净利润已然破亿,但北京新时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IPO申请却依然遭到了证监会的毅然否决,不仅如此,新时空科技该次首闯IPO遭否的经历,更成为了一桩业内典型性案例被数家机构当成“教训”之作。

两年前,纵然扣非净利润已然破亿,但北京新时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IPO申请却依然遭到了证监会的毅然否决,不仅如此,新时空科技该次首闯IPO遭否的经历,更成为了一桩业内典型性案例被数家机构当成“教训”之作。

在2018年初IPO审核的从严趋势之下,从财务调剂的嫌疑到劳务采购资质的硬伤,从招投标过程的不规范到毛利率的异常,即使当年新时空科技年营收体量已接近9亿,且利润、现金流、毛利率都逐年攀升,但在发审委“一针见血”的追问下,新时空科技的***次IPO之行最终是以一种颇为尴尬的姿态终结的。

两年后,2020年4月16日,再度申报上市的新时空科技又一次来到了昔日跌倒并“输得相当惨痛”之地,届时,在证监会第十八届发审委2020年第53次会议现场,新时空科技的第二次IPO申请将迎接发审委的新一轮检阅和审核。

与***次IPO相比,第二次“入宫”的新时空科技应更是胜算满满——“硬指标”基本面上看,其2018年已经突破2.2亿的扣非后净利润无疑是其***的筹码;“软实力”上,其摒弃了在***次IPO中表现不如人意的原中介保荐机构招商证券,换成了近年来在IPO市场颇具登顶“投行***”实力的中信建投为之护航,且在其此次IPO申报前夕,还引入了同样是近两年来在资本市场中异军突起且颇有来头的温氏资本突击入股

在高业绩的前提下,加之中信建投与温氏资本的双向助力,纵然在两年前曾在发审会上被监管层“盘问”得毫无招架之力,但此次新时空科技一雪前耻的可能性极大。

可以预见,如果此次新时空科技一旦成功上市,除了突击入股的温氏资本将获得丰厚的收益外,数位自然人股东将随之暴富。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新时空科技中,其一大批高管、员工通过巧妙的资本运作集体以极低的价格入股,虽避开了“股权支付”带来的会计处理影响其利润的问题,但同时却又难逃“利益输送”的争议。

1)巧设资本局暗避“股份支付”

正如上文所言,“再进宫”受审的新时空科技与***IPO上会不同,除了有更为亮眼的业绩和中信建投这家实力雄厚的投行大佬保驾外,温氏投资的突击入股在一定程度上也为新时空科技的资本市场之行增添了通行的筹码。

据叩叩财讯获悉,在***IPO于2018年2月铩羽之后,2018年10月,新时空科技与中信建投便重新签订相关保荐辅导协议,重走上市路。

2019年1月,就在其第二次申请即将递交的三个月前,广东温氏投资有限公司、横琴温氏精诚贰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与横琴齐创共享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分别以7000万元、3000万元和280.7783万元突击入股,认购新时空科技的新增资本161.6152万元、69.2637万元和6.4826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温氏投资、横琴温氏和横琴齐创三家皆为关联企业,都属于温氏投资一脉,而温氏投资的背景则不可小觑。

虽然温氏投资成立于2011年4月21日,至今近十年,算不得业内老牌***PE机构,但作为创业板***股亦是养殖行业龙头老大的温氏股份旗下从事资本投资业务及资本运营业务的专业化投资平台,温氏投资不仅财大气粗,在近年来,更是利用多方资源人脉不断押宝IPO项目,成为PE创投界的一匹黑马,尤其是在九鼎投资自2018年“偃旗息鼓”后,温氏投资的Pre-IPO业务上更是声名鹊起,有反超当年九鼎之势。

即使在2018年最初的3个月,也是被业内公认为近年来IPO审核最严厉的时间段中,温氏投资都能一连压中3元——三个入股的项目皆IPO成功上市,这足可见其投资实力和人脉的一斑。有意思的是,也正是在此时,一边是温氏投资的项目连连获准上市,另一边却是新时空科技的***IPO却以过亿利润被否。

“温氏投资在此时突击入股新时空科技的动机还是值得商榷。”上海一家PE机构负责人分析认为,“已经启动第二次IPO的新时空科技在此时应并不缺温氏投资这点资金,加之其自身业绩也正在爆发中,能冒着突击入股的质疑接纳温氏投资的增资,很可能是看重温氏投资对其上市将提供比较直接的某些帮助。”

按照证监会方面对IPO前突击入股的注意事项界定,是要求有充分合理的理由来解释和说明新股东的进入可以为公司创造价值、有利于公司的规范运作和经营发展。

“从创造价值,有利于公司的规范运作和经营发展的角度,温氏投资的入股有点牵强。”上述PE机构人士认为,此外,虽然已经是在IPO申报前三个月时突击入股,温氏投资的入股价格却并不算高。

温氏投资及其关联企业该次入新时空科技的价格为43.3元/股,虽然与三年前的2016年的增资价格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但新时空科技的业绩也经过接连翻倍,早已从2015年仅3000万利润到2018年达到了扣非后净利润2.2亿元。

温氏投资及其关联企业以1亿元的资金共获得新时空科技该次增资后4.46%的股份,既新时空科技此次增资的整体估值约为22.42亿元,这相对于其2018年扣非后净利润,温氏投资突击入股的市盈率则仅为10倍左右。一旦上市成功,近新时空科技的IPO发行价便将近23倍左右,就算不计上市后的市场估值溢价,通过该次突击入股,温氏投资也必将在较低风险和较短的时间成本之下,赚得盆满钵满。

除了股权支付、利益输送和突击入股等嫌疑,如今摆在新时空科技IPO之路上还有另一个较大的不确定性因素——新冠疫情对其所在行业带来的巨大冲击,必将使得其业绩在较长一段时期内呈直线回落状,也至少将暂时中断其暴涨数年的增长趋势,甚至可能让其出现季度性或更为长期的亏损。

虽然目前其尚未有公开资料披露新冠疫情对新时空科技的具体冲击,但是从与其属于同一行业且为行业龙头的深圳市名家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布的数据来看,新时空科技就并不乐观。

在新时空科技的此次IPO招股书中,名家汇作为新时空科技用来类比的主要企业,也被其认定为***的同行业主要竞争对手,无论是营收规模还是利润总额,同样从事照明技术开发和城市照明环境艺术设计的名家汇,都远远超过新时空科技。

作为已上市企业,名家汇在2020年4月10日发布一季报预告称,报告期内,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影响,公司项目开工、业务开拓及员工复工复产有所延迟,对***季度经营业绩带来较大不利影响,预计将亏损5500-6000万,其上年同期则盈利为7019万元,同比下降幅度之大,创下了名家汇上市四年来之最。

行业龙头在新冠疫情影响之下尚且如此,新时空科技业绩因疫情影响“变脸”则几成定局。

综上所述,在种种助力和质疑之下,新时空科技二进宫的IPO申请到底能否最终如愿?“股权支付”和“利益输送”的嫌疑监管层又将如何界定?巧设资本运作局的它能否又再创一典型性上市案例?我们也在等待答案揭晓的那一刻。


新时空科技再闯IPO:巧设资本局高管集体暴富引“股权支付”争议
两年前,纵然扣非净利润已然破亿,但北京新时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IPO申请却依然遭到了证监会的毅然否决,不仅如此,新时空科技该次首闯IPO遭否的经历,更成为了一桩业内典型性案例被数家机构当成“教训”之作。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