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晨光新材IPO:财务数据打架大客户50多次被列为老赖或涉嫌造假

发表时间: 2020-05-12 10:08:15

作者: 张灵

浏览: 2903235

在排队近1年后,号称打造***硅烷偶联剂工业企业——江西晨光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光新材)正在叩响了A股的大门。5月14日,证监会发审委将对公司IPO事宜进行审核,这次它能否闯关成功呢?

在排队近1年后,号称打造***硅烷偶联剂工业企业——江西晨光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光新材)正在叩响了A股的大门。5月14日,证监会发审委将对公司IPO事宜进行审核,这次它能否闯关成功呢?


作为国内功能性硅烷行业较大的企业,晨光新材过去三年业绩暴涨暴跌。2017年,公司归母净利润暴跌46.73%,不到1700万元;而到了2018年,晨光新材的归母净利润又大涨7倍,达到1.34亿元。而2019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下滑11.62%。


晨光新材业绩暴涨暴跌的背后,主要与公司产品竞争力不足有关。晨光新材主要生产含硫硅烷、氨基硅烷、环氧基硅烷等。这些产品主要都是一众大路货,价格基本随行就市,波动不小,因此也导致公司业绩不稳。

 

除业绩暴涨暴跌外,晨光新材的业绩真实性还存疑。晨光新材多处财务数据出现“打架”,公司所披露的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数据,与相应客户披露的采购数据存在明显的差异,差异幅度在两位数以上,公司财务或涉嫌造假。

 

招股书显示,2019年晨光新材的第二大客户是浙江金茂橡胶助剂品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浙江金茂),这家公司在2019年向晨光新材采购了3185.02万元,而这家公司此前已深陷债务危机,公司被多家金融机构追债,被50多次列为“老赖”。向一家“老赖”公司大量销售,让外界对晨光新材的财务真实性又多了一层疑虑。

 

业绩暴涨暴跌  财务数据频“打架”

 

晨光新材成立于2006年9月,是一家有机硅新材料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从事功能性硅烷基础原料、中间体及成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9年,晨光新材营业收入分别为3.32亿元、4.75亿元、6.71亿元和6.90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151万元、1678.6万元、1.34亿元和1.19亿元。

 

从营收上看,近年来晨光新材基本处于稳定增长态势,但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却出现暴涨暴跌的现象。比如2017年公司营收是增长的,但归母净利润却暴跌超过46%;2018年,公司营收增长约41%,但归母净利润却暴涨超过7倍。2019年,公司营收增长约3%,但归母净利润却下滑了超过11%。

 

在业绩暴涨暴跌的背面,晨光新材却存在多处财务数据出现“打架”的情况,招股书披露,湖北武大有机硅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大科技)是晨光新材在功能性硅烷行业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同时也是公司报告期内的前五大客户。

 

招股书显示,2017年晨光新材向武大科技销售额为782.25万元,但据武大科技(430143.OC)的公告显示,2017年公司向晨光新材的采购额为892.24万元,这二者相差110万元,相差幅度在14%左右。

 

此外,招股书披露,2016年晨光新材向武大科技销售额为1188万元,但据武大科技(430143.OC)的公告显示,2016年公司向晨光新材的采购额为1389.91万元,这二者相差202万元,相差幅度在17%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疫情的影响,武大科技的经营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会计师迟迟进场审计2019年年报。不过从2019年上半年的情况看,武大科技的业绩不佳。去年1~6月,武大科技营收下滑了逾45%,净利润为负下滑了超过3倍。

 

多位前五大客户存疑 有客户存50多条“老赖”信息

 

目前,在功能性硅烷个细分行业,晨光新材的竞争对手都不少。这些年,公司的竞争对手也在纷纷寻求上市,比如宏柏新材目前正在排队中,而安徽硅宝是硅宝科技(300019)旗下全资子公司。此外,还有新安股份(600596)、山东东岳有机硅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岳硅材)亦算是公司同业的对手。

 

纵观已经上市的几家竞争对手,或许是因为疫情的影响,今年一季度这些公司的业绩表现并不佳。今年1~3月,硅宝科技营收下滑超过13%,净利润下滑超过27%。对此,硅宝科技称,受疫情影响,下游建筑行业开工略有延迟,用胶需求尚未全面释放,公司一季度发货量少于预期,导致公司业绩较同比下降。

 

此外,今年一季度新安股份(600596)归母净利润暴跌超过90%;上市不久的东岳硅材一季度归母净利润下滑超过34%。在一众公司业绩大降背景下,去年归母净利润已两位数下滑的晨光新材,今年一季度是否受到疫情的不利影响,导致业绩大降呢?

 

除业绩风险外,晨光新材的多位大客户都存在不小的问题。以2019年晨光新材的第二大客户——浙江金茂橡胶助剂品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浙江金茂)为例,这家公司在2019年向晨光新材采购了3185.02万元,贡献了公司约4.61%的营收。

 

贡献数千万的浙江金茂到底是何方神圣呢?天眼查显示,这家公司已深陷债务危机,并被建行、农行、交行、中信银行、华夏银行、浙江上虞农商行等多家金融机构追债,被50多次列为“老赖”,最近一次是在2018年12月12日,被绍兴市上虞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为(2018)浙0604执恢1310号。

 

很难想象,晨光新材会与浙江金茂这样的老赖中的“战斗机”,大举做生意。难道公司没有考虑背后的风险吗?即使是赚到了一点钱,恐怕也是火中取栗吧。值得一提的是,截止2019年底,浙江金茂还欠着晨光新材347.10 万元货款,列为应收账第四位。

 

除浙江金茂外,2019年晨光新材第九大客户是济南龙腾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南龙腾),后者为晨光新材贡献了946多万营收。天眼查显示,济南龙腾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只有50万元,这样一家小公司是否有实力向晨光新材采购近千万元,那么双方的交易是否真实呢?这些都需要晨光新材给出合理的解释。

 

实际上,济南龙腾在2019年还曾出现货款逾期的情况,后经过晨光新材多次催要才拿到,而近年来晨光新材1年期内的应收款总会出现逾期,逾期率一直都在两位数以上,甚至有年份逾期率高达27%。对此,晨光新材称,将审慎选择优质客户进行业务合作,对以往回款不良的客户则减少甚至取消合作,加大催收力度。然而,50多次被列为“老赖”的浙江金茂、拖欠货款的济南龙腾这类客户算是优质客户吗?


晨光新材IPO:财务数据打架大客户50多次被列为老赖或涉嫌造假
在排队近1年后,号称打造***硅烷偶联剂工业企业——江西晨光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晨光新材)正在叩响了A股的大门。5月14日,证监会发审委将对公司IPO事宜进行审核,这次它能否闯关成功呢?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