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恒瑞医药行贿夫妻档:旗下药企涉案 翰森制药5次行贿

发表时间: 2020-05-08 09:53:35

作者: 张灵

浏览: 2905380

      4000亿元药企巨头恒瑞医药,又卷入贿赂案。

  日前,有媒体报道显示,浙江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因接受药企贿赂近300万元,被判刑7年。其中,七成回扣来自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晨医药”)。

  经记者查询恒瑞医药2019年报发现,新晨医药为A股上市公司——恒瑞医药全资子公司。

  事实上,这并非恒瑞医药旗下公司***卷入受贿案。中国科技新闻网查询发现,在过去10年间,恒瑞医药屡次陷入行贿泥潭。

  不仅如此,由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的夫人和女儿所控股的港股上市公司——翰森制药,在多起受贿案件中也现出身影。

  01

  恒瑞两家销售药企均涉行贿

  除上述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案外,新晨医药还涉入另一起案件。

  2020年1月,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07年至2019年间,自然人连庆泉利用担任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育英儿童医院、第二临床医学院副院长、院长的职务便利,为企业和个人在药品、耗材及设备等销售谋取利益,累计受贿220余万元。

  细节显示,在2010年至2018年间,连庆泉为新晨医药在药品销售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10次收受新晨医药区域经理孙某给予的人民币43万元、价值2万元的加油卡、金条一根、2000美元及虎头金饰品等有价物件。

  公开资料显示,新晨医药设立于2004年6月,是恒瑞医药旗下主要的销售企业之一。该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由恒瑞医药全资控股。

  另一家恒瑞系销售企业——江苏科信医药销售有限公司也未能幸免。

  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发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15年春节至2018年春节期间,被告人姜雪秋利用担任盐城市大丰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的职务便利,在药品采购以及合理用药的监督检查上为江苏科信医药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信医药”)谋取利益,先后7次非法收受该公司大丰地区业务员李某贿送的现金,合计人民币28000元。

  公开资料表明,科信医药设立于2004年9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公司由恒瑞医药持股90%,剩余10%股权由江苏恒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持有。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恒瑞医药2019年报披露,在恒瑞医药26家控股子公司中,新晨医药和科信医药为恒瑞医药在中国市场仅有的2家销售企业,其余均为研发、生产性企业。

  事实上,恒瑞医药高企的销售费用也多次受到质疑。

  数据显示,2019年恒瑞医药营收超过230亿元,同比增幅逾三成,实现归母净利润53.3亿元。

  在成本端,恒瑞医药2019年的销售费用高达85亿元,以此测算的销售费用率高达36.5%。

  不仅如此,在恒瑞医药2019年销售费用中,一项名为学术推广、创新药专业化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的支出高达75亿元,占其本期销售费用总额近九成份额。

  这仍不是恒瑞医药行贿历史的全部。

  据媒体此前报道,2010年至2014年期间,恒瑞医药杭州地区业务员宋某为了和杭州钢铁集团公司职工医院原院长陈某搞好关系,并为感谢其在克拉霉素等药品进入杭钢医院销售方面给予的帮助,先后多次以各种名义送给被告人陈某共计人民币2万元。

  而在2012年8月22日,一份署名为“恒瑞医药前医药代表”的网帖流传网络,文章自称“披露恒瑞医药的不法行为”,内容指出恒瑞医药在广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广西区肿瘤医院等医院开展业务过程中,涉嫌向医生支付高额医药回扣。

  行贿的背后,恒瑞医药创始人孙飘扬妻子和女儿控股的上市药企——翰森制药的行贿历史,也一并浮出水面。

  02

  翰森制药旗下公司五次行贿

  资料显示,恒瑞医药前身为连云港(3.340-0.03-0.89%)制药厂。上世纪90年代,孙飘扬出任该厂厂长,在业绩驱动下恒瑞医药于2000年上市。

  据《新财富》2013年的报道显示,上市之初,恒瑞医药的控股股东连云港恒瑞集团为国企,彼时担任该集团总经理和董事长的孙飘扬,并未出现在股东列表中。

  《新财富》称,或许由于孙飘扬迟迟未能控制恒瑞,1995年,合资的江苏豪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江苏豪森”)诞生。

  1996年,孙飘扬的妻子、在连云港市一中学担任化学老师的钟慧娟,辞职下海,开始担当江苏豪森***的角色,并最终成为江苏豪森的控股股东。

  江苏豪森的境外主体——翰森制药2018年9月提交的    IPO招股书显示,在大陆从事医药生产与销售的江苏豪森由翰森国际100%控股,翰森国际是翰森制药全资子公司。

  进一步追溯,翰森制药的最终控股人为Sunrise信托,该信托的受益人为孙飘扬和钟慧娟的女儿——孙远,孙远同时也是翰森制药的执行董事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江苏豪森(翰森制药的境内经营主体)一度被质疑是恒瑞医药的“影子公司”。

  《新财富》曾在报道中表示,孙飘扬的恒瑞医药和钟慧娟的豪森医药,不仅由同一家人执掌,其业务线的重合度也相当高,尤其在抗肿瘤药领域。

  2015年,针对媒体报道所涉及的“业务线高度重合”“在药品批文、产品研发、销售渠道等方面‘不分彼此’”等问题,上交所曾向恒瑞医药发出问询函,要求进行详细披露。

  不无意外,恒瑞医药极力撇清与翰森制药的“关联”。

  讽刺的是,在行贿行为上,恒瑞医药和江苏豪森也有重合之处。

  记者注意到,前述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发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中,行贿主体除恒瑞医药全资子公司科信医药外,还有江苏豪森全资子公司——江苏恒特医药销售有限公司(简称“江苏恒特”)。

  判决书显示,2017年底的一天,姜雪秋利用担任盐城市大丰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药事管理与药物治疗委员会成员的职务便利,在药品采购及新药的引进上为江苏恒特医药销售有限公司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该公司员工高某贿送的人民币10000元。

  恒特医药负责销售江苏豪森的药品,并以江苏豪森的名义对外销售。翰森制药招股书显示,恒特医药成立于2006年9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为江苏豪森的全资附属公司,从而也是翰森制药的全资子公司。

  除此之外,江苏豪森还卷入了其他受贿案。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9年1月,安徽省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11年,被告人吴敦武担任原省卫生厅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期间,向江苏恒特医药销售有限公司安徽省销售经理刘某提出安排其妻子出国旅游。

  刘某为了在药品销售等业务上能够得到吴敦武的关照,先后两次安排其妻出国旅游,在***次旅行出发前,刘某在吴敦武办公室给予其1万欧元,芬兰旅行途中,刘某又从吴敦武妻子朱某处取回3000欧元。

  按此,刘某实际向吴敦武送钱7000欧元。

  2017年12月,安徽省安庆市迎江区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安徽省原医药集中采购服务中心主任胡风平在担任安徽省医药集中采购服务中心负责人期间,该中心分别于2010年、2012年、2014年先后三次组织了全省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招投标。

  胡风平作为安徽省药采中心负责人,在三次招投标期间,利用组织、参与协调招标工作的职务便利,先后多次收受多名药品生产商、代理商、配送商现金财物,累计收受现金人民币110.5万元、美金3千元,购物卡累计价值3.9万元。

  其中,2010年中秋节前、2011年至2013年每年春节前、中秋节前,胡风平先后七次在办公室收受江苏恒特医药销售有限公司员工吕某以过节名义送的价值0.2万元的购物卡,共计价值1.4万元,并为吕某提供有关招投标的信息,为该公司生产的药品参加投标提供帮助。

  2014年,在安徽省省公立医疗机构基本用药集中采购招标期间,被告人胡风平在办公室收受江苏恒特医药销售有限公司员工寇某价值0.2万元购物卡,并为寇某提供有关招投标的信息,为该公司生产的药品参加招投标提供帮助。

  据相关判决书显示,在2018年12月前,江苏豪森安徽省医药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平台交易药品34个,或可见行贿的“威力”。

  此外,中国裁判文书网于2016年发布的两份判决书显示,福建省晋江市医院原副院长、院药事委员会主任姚某以及该医院药剂科主任蔡某均因受贿罪被判刑,江苏豪森的身影再度出现。

  判决书显示,2014年中秋节前,被告人蔡某在其办公室内,非法收受江苏豪森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业务员王某贿送的2张价值2000元的新华都(4.6900.010.21%)购物卡。

  而在2013年、2014年,被告人姚某在晋江市医院四楼院领导办公室内,先后两次收受王某为取得对江苏豪森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医院配送药品时的关照而贿送的各1张价值人民币1000元的新华都购物卡,共计价值人民币2000元。

  行贿行为的背后,翰森制药的业绩表现一路高歌猛进。

  翰森制药2019年报显示,2016年至2019年间,翰森制药实现收入分别为54.3亿元、61.9亿元、77.2亿元以及86.8亿元,同期实现的毛利竟高达50.4亿元、57.3亿元、71.2亿元和79.5亿元,毛利率超过90%。

  业绩之下,翰森制药的股价也屡创新高。截至2020年5月7日盘中,翰森制药每股股价报30.45港元,总市值已超1800亿港元。

  和恒瑞医药一样,翰森制药的销售费用也占比惊人。数据显示,在2016年至2019年间,翰森制药销售及分销开支分别为23.8亿元、27亿元、32.1亿元以及32.7亿元,金额远超该公司同期的研发开支。

  不仅如此,翰森制药在2018年9月递交的招股书中,并没有对该公司境内运营公司的涉贿案件予以披露。

  相反,翰森制药在招股书中直言,“我们的雇员或分销商在与医院、医疗机构及医疗专业人士的交往中,可能以违反中国反腐败及其他相关法律的方式增加我们产品的销量。”,“我们没有亦无法完全控制雇员、分销商或供货商的行为。”

  这也意味着,药企行贿这一老话题,无论是市值1800亿港元的翰森制药,还是市值超过4200亿元的恒瑞医药,或许未来仍无法避免。


恒瑞医药行贿夫妻档:旗下药企涉案 翰森制药5次行贿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