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昆山沪光IPO:甩卖资产凑业绩,行业不景气,还对大客户依赖

发表时间: 2020-05-08 08:45:26

作者: 张灵

浏览: 2705238

昆山沪光汽车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昆山沪光”)是一家主要从事汽车线束的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有整车线束、发动机线束与其他线束的上交所主板拟上市公司。作为汽车电力传输与电力控制系统的生产商,昆山沪光的产品主要用于荣威、斯柯达明锐、瑞风以及宝沃等国产品牌汽车上。

昆山沪光汽车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昆山沪光”)是一家主要从事汽车线束的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有整车线束、发动机线束与其他线束的上交所主板拟上市公司。作为汽车电力传输与电力控制系统的生产商,昆山沪光的产品主要用于荣威、斯柯达明锐、瑞风以及宝沃等国产品牌汽车上。

靠甩卖资产凑利润

先看公司业绩,2016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昆山沪光营业收入分别为12.74亿元、13.99亿元、15.01亿元、7.17亿元,同期昆山沪光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0.73亿元、1.01亿元、0.31亿元。2017年公司净利润出现了明显的下滑,但是2018年又实现了增长。

公司2018年业绩的增长***原因是昆山沪光卖掉了昆山市沪成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公司简称“沪成小贷”)的股权。

沪成小贷于2010年设立,注册资本2亿元。昆山沪光前身沪光有限为***大股东,持股35%;现任昆山沪光董事、财务总监王建根持股5%。2015年7月31日,沪光有限以2000万元受让让昆山市惠通包装装潢有限公司所持有的沪成小贷10%股权,持股比例上升至45%。

2016年12月31日,昆山沪光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价值为6076.43万元,系昆山沪光持有的沪成小贷45.00%股权,并对持有沪成小贷的股权采用权益法核算。

2017年沪成小贷营业收入为170.51万元、净利润为-2055.12万元。2017年12月31日,昆山沪光根据所持沪成小贷股权的可收回金额及账面价值之间的差额计提持有待售资产减值准备1070.56万元。

2017年12月18日,沪成小贷召开股东会,同意昆山沪光前身沪光有限转出沪成小贷45%股权。昆山沪光财务总监王建根所持沪成小贷5%股权也一起转让。而昆山沪光实控人之一的成三荣也于2018年1月10日辞去沪成小贷董事长职务。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后,沪成小贷已不属于昆山沪光参股子公司。2018年度,昆山沪光处置沪成小贷股权并收到股权转让款4500万元。

而此前,昆山沪光还曾与沪成小贷巨额资金往来,2017年度向沪成小贷归还2900万元前期拆入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昆山沪光与其财务总监王建根等关联方存在不少关联交易。报告期内,昆山沪光通过控股股东成三荣、财务总监王建根个人账户进行小额储蓄业务。2016年度,昆山沪光通过成三荣、王建根账户分别储蓄30万元、500万元,均于当年将本息全部转回公司。由于成三荣、王建根并未实际使用公司拆出的资金,上述借款未计提资金占用利息。此外,报告期前,公司通过成三荣账户进行小额储蓄,其中90万元本息于2016年全部转回公司。

高负债推高财务费用,毛利率远低于同行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5.41%、18.20%、15.81%和16.83%,而同期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毛利率均值为27.58%、26.98%、25.60%和22.58%,公司的业务盈利能力明显低于同行。同时,公司自身的市场占有率也不高,资料显示2018年全国共销售了2800多万辆汽车;而昆山沪光2018年仅销售了64.64万套整车线束,其市场占有率不足3%。

另一方面,公司的应收账款却不断升高。报告期各期内,昆山沪光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3.11亿元、4.00亿元、3.67亿元和4.47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为40.44%、44.78%、46.34%和44.12%。存货分别为1.46亿元、1.77亿元、2.03亿元、2.37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19.06%、19.76%、25.63%、23.41%。二者合计占流动资产比例为59.5%、64.54%、71.97%、67.53%。这都对公司的现金流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公司报告期各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24亿元、0.45亿元、0.96亿元、-0.24亿元,2019年上半年已是负数。

此外,在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的报告期内,昆山沪光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7.17%、72.10%、63.08%以及70.79%,始终处于较高水平。2016年-2018年及2019年1-6月,昆山沪光负债总额分别为10.23亿元、9.44亿元、7.97亿元、11.32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9.40亿元、8.94亿元、7.54亿元、9.88亿元,非流动负债分别为0.83亿元、0.50亿元、0.44亿元、1.4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分别为4.45亿元、4.52亿元、3.68亿元、4.73亿元,占负债总额的比重分别为43.55%、47.91%、46.10%和41.76%;长期借款分别为0.34亿元、0.16亿元、0亿元、1亿元,全部为抵押借款。高资产负债率推高了昆山沪光的财务费用。报告期内公司财务费用分别为2135.01万元、2460.89万元、1909.16万元、956.67万元,财务费用已接近与其销售费用,在其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9.02%、9.59%、10.49%、11.77%,高额的财务费用也影响到了公司的盈利能力。

下游不景气,大客户业绩不佳,扩张产能如何消化?

本次IPO,昆山沪光拟募资建设年生产30万套成套线束、50万套高压线束、30万件发动机线束以及800万件其他线束的生产线。而昆山沪光2018年全年仅销售了64.64万套成套线束。相对应的是,昆山沪光2018年的产能利用率与2017相比出现下滑由85.71%变为84.52%。虽然昆山沪光2019年上半年产能利用率有所提升到85.87%,但其产销率出现下滑,2019年上半年产能为37.5万套,而公司销量为32.2万套,销量仅为其产能的83.5%。

自身产能和产销率都不饱和,还要募资增加产能,未来新增产能能否消化?

再看公司所在行业,昆山沪光所生产的汽车线束产品处于整个汽车产业链的中游,其上游产业为铜材、橡胶、塑料、电线线材等,下游则主要为汽车整车制造商及部分零部件配套供应商。

因此,昆山沪光的产品销售其实与汽车行业的整体发展状况密切相关。但近年来,汽车行业产销持续萎靡,公司大客户也已受疫情冲击。

根据中汽协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汽车产销量同比分别下滑7.5%及8.2%。进入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前2个月汽车产销量同比更是分别下降45.8%和42%。

而昆山沪光的子公司也出现了亏损,截至2019年6月末,昆山沪光拥有宁波沪光、仪征沪光、昆山泽荃、宁德沪光及德国KSHG五家全资子公司,这5家子公司中就有3家在去年上半年出现了亏损。其中,宁波沪光净利润为-330.42万元,宁德沪光净利润为-49.38万元,德国KSHG的净利润则为-72.45万元。

另一方面,公司大客户集中度较高,存在一定依赖,也将有一定的风险。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度、2018年度及2019年1-6月,公司按同一控制主体下统计的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合计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8.86%、87.65%及81.31%,集中度较高,尤其是其中的***大客户。报告期内,公司对***大客户上汽大众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52.13%、49.84%及43.02%。

此前的2017年,昆山沪光就因江淮旗下的瑞风、合悦系列车型停产,使得昆山沪光对江淮集团的销售额大幅下降,从2017年的第四大客户跌出跌出前五大名单。而上汽集团发布的公告显示,今年1-3月,上汽大众的产量仅约20.12万辆,同比下降52.38%,销量为18.3万辆,同比下滑60.89%,***大客户2020年业绩不佳对昆山沪光的影响可想而知。

此外,公司在主要客户的供应链中占比并不高。资料显示,长期以来上汽大众均为昆山沪光的***大客户,虽然昆山沪光对大众的销量逐年提升,但其供应量占比***时也仅占上汽大众供应商供货量的25.13%。


昆山沪光IPO:甩卖资产凑业绩,行业不景气,还对大客户依赖
昆山沪光汽车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昆山沪光”)是一家主要从事汽车线束的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有整车线束、发动机线束与其他线束的上交所主板拟上市公司。作为汽车电力传输与电力控制系统的生产商,昆山沪光的产品主要用于荣威、斯柯达明锐、瑞风以及宝沃等国产品牌汽车上。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