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被否2年后新时空再闯IPO 曾有项目未中标先施工?

发表时间: 2020-04-15 08:38:39

作者: 张灵

浏览: 2305712

在2018年IPO遭否后,时隔两年多,城市景观照明领域企业——北京新时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时空”)再闯IPO,4月16日,新时空将接受证监会发审委的审核,而这一次公司上会能否通过呢?

在2018年IPO遭否后,时隔两年多,城市景观照明领域企业——北京新时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时空”)再闯IPO,4月16日,新时空将接受证监会发审委的审核,而这一次公司上会能否通过呢?

目前,新时空的多数客户都是政府或地方国企,招投标是公司获取业务最重要的手段。然而,新时空在招投标上曾存在“异常”情况。2018年证监会发审委否决新时空IPO时提及:新时空存在应履行未履行招投标程序签订的合同,在2017年第四季度公司2个应当履行招投标程序的项目,却没有中标文件,部分项目在中标前便发生项目成本。

近年,新时空也间接“卷入”地方国企高管贪腐等案件。这两年,或因业务的扩大,新时空的应收账款也在走高。2016~2018年,新时空应收账款分别约2.79亿元、3.19亿元和4.79亿元。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应收账款达到5.95亿元,约占净资产的75%。

时隔两年再闯IPO遭疫情打击

新时空成立于2004年,公司主要从事城市景观照明工程的设计与施工。这些年,新时空做的大项目较多。招股书披露,新时空在手1亿元以上的重大项目有十多个,其中不乏2亿元以上的大项目。

近年来,新时空的业绩增速也较快。2016~2018年,公司营收增速都在30%以上,同期扣非后净利润增速在70%以上。2019年上半年,新时空营收达到5.66亿元,扣非后净利润约0.92亿元。

不过,或许是由于体量渐大等原因,从整体上看,近年来新时空的业绩增速有所下滑。2016~2018年,公司营收增速分别为73%、47.55%和30.72%;同期扣非后净利润增速也出现下滑。

新时空业绩节节攀升背后,是近年景观照明工程能够助推城市旅游消费,提升城市“夜游经济”规模,景观照明工程作为城市名片的作用不断提升,我国城市景观照明工程呈现出规模化和整体化的趋势,大规模的照明工程逐年增多。

这几年,新时空的竞争对手也在寻求上市。去年10月,豪尔赛(002963,SZ)成功登陆A股,今年3月26日,另一家同行——上海罗曼照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罗曼照明”)在上会前夕,宣布取消审核。

罗曼照明为何在上会前夕,取消审核?背后缘由尚不清楚。过去几年,豪尔赛和罗曼照明都赚得盆满钵满,但是此次突入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国内城市景观照明领域的厂商,都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以豪尔赛为例,疫情前,2017~2018年,豪尔赛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07.7%、106.9%和26.24%,而不久前,豪尔赛发布业绩预告称,今年1~3月公司归母净利润将暴跌85.3%~90.2%。这背后的原因,主要是疫情影响,公司及上下游企业延迟复工复产,对项目施工及业务开发造成了较大影响。

“公司项目分布在全国各地,目前公司已经复工。”一位新时空内部人士坦言,疫情对公司项目施工仍有一定的影响,公司业务尚未完全恢复。

有项目中标却无中标文件

新时空的主要客户为政府部门或地方国企。以2019年上半年为例,新时空前五大客户分别为漳州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公司、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事务协调局、郑州市郑东新区管理委员会市政园林局、江西南昌旅游集团、四川广港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这五大客户基本都是政府或国企,这五大客户合计贡献了当年新时空约54%的营收。

由于主要与政府和国企做生意,招投标是新时空获取业务的主要手段。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新时空通过招投标取得的合同金额约33.6亿元,占公司承接的照明工程施工项目的合同总金额的89.62%。

不过,2018年证监会发审委否决新时空IPO时提及:新时空存在应履行未履行招投标程序签订的合同,在2017年第四季度公司2个应当履行招投标程序的项目,却没有中标文件,部分项目在中标前便发生项目成本的情况。

实际上,近年来新时空曾“卷入”国企高管贪腐案件。2019年8月,四川省兴文县人民法院披露了兴文县石海洞乡风景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文旅发)原董事长杨荣刚贪污、受贿一案。2015年,胥某中标了兴文旅发公司灯光改造工程,中标价530余万元。后来胥某以新时空与兴文旅发签订协议承揽该工程。在该工程尾款未付,胥某便找到杨荣刚“帮忙”并行贿等。

此外,2015年6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披露了《王维中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13年5月,新时空的领导安排其司机,拿了30万到海淀区远大路喜来登酒店,交给付某,付某把一部分钱给了王维中,让其帮忙运作,帮助付某一位亲属“升官”。王维中自称是民航总局司局级干部,有关系。后来付某发现王维中是个“冒牌货”并报案,王维中被判犯诈骗罪并坐牢。

“从这起案件中,新时空并没有被判有罪,从法律上讲和它(新时空)没有关系;但也需要注意新时空的业务,到底是靠自身的竞争力还是靠‘关系’获取的。”4月14日,一位投行人士对记者指出,比较明显的例子便是2017年才上市的*ST天圣(002872,SZ),因被判犯单位行贿罪,而披星戴帽业绩暴跌,面临退市危机。


被否2年后新时空再闯IPO 曾有项目未中标先施工?
在2018年IPO遭否后,时隔两年多,城市景观照明领域企业——北京新时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时空”)再闯IPO,4月16日,新时空将接受证监会发审委的审核,而这一次公司上会能否通过呢?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