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金宏气体曾发生爆燃死亡事故;埃夫特超3亿商誉压顶;奥海科技大客户被华为“拉黑”

发表时间: 2020-04-14 09:29:57

作者: 张灵

浏览: 2406832

金宏气体曾发生爆燃死亡事故;埃夫特超3亿商誉压顶;奥海科技大客户被华为“拉黑”
在下周上会的5家IPO企业中,记者发现诸多问题:
 
1、金宏气体:曾发生爆燃死亡事故;逾八成客户为中小企业购销官司频发。

2、埃夫特:海外并购“埋雷”,超3亿商誉压顶;近3年巨亏逾4亿,疫情扩散“雪上加霜”。

3、奥海科技:大客户被华为拉入“黑名单”;IPO前狂补员工五险一金。



A


金宏气体

曾发生爆燃死亡事故

逾八成客户为中小企业

购销官司频发

 

注册地:江苏省苏州市

主承销商:招商证券

拟上市地:上交所科创板


IPO之路:


金宏气体曾于2014年挂牌新三板,并于2016年12月向证监会报送IPO招股书申报稿闯关上交所主板。经过近3年的IPO排队后,金宏气体于2019年8月主动撤回主板申报材料,于2019年12月13日重新递交招股书转战科创板。


主营业务:

 

金宏气体是一家专业从事气体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的环保集约型综合气体供应商。

 

募资投向:


数据来源:金宏气体招股书(上会稿)


财务数据:

 

数据来源:金宏气体招股书(上会稿)


据金宏气体招股书(上会稿)披露,公司 2020 年***季度营业收入为 25,126 万元,同比变动 0.08%;净利润为1,883 万元,同比变动-42.97%;扣除非经营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 1,663 万元,同比变动-47.22%。


关注点一:曾发生爆燃死亡事故


在特种气体领域,安全是极其重要的。金宏气体也称其为“安全、环保、集约型综合气体提供商”。在公司官网上,一篇题为《安全管理工作中侥幸心理要不得》的文章还引用了“海恩里希法则”称,每一起严重的事故背后,必然有29起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似乎在提醒要时刻注意安全。

  

可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近年来金宏气体发生了多起安全事故。


据靖江市政府官网披露,2014年1月12日,金宏气体原子公司靖江市泰和气体有限公司的充装车间发生爆燃死亡事故,造成一死一伤。子公司的法人为金向华,主要负责人为其叔叔朱根林。最终,靖江市安监局对朱根林做出罚款2万元的处罚。

 

2015年7月2日,当时挂牌新三板的“金宏气体”曾发布一则公告称,公司厂区内超纯氨生产车间在2015年6月30日上午9点46分左右发生液氨钢瓶筒体撕裂,造成钢瓶内氨气泄露,原因正在调查中。本次事故造成现场3名作业人员呼吸道和面部发生灼伤,目前3名受伤人员在苏州市立医院北区治疗,生命体征平稳,本次事故造成的直接及间接损失金额正在评估中。


2016年8月22日,淮安市环保局盐化新材料产业园区做出《行政处罚决定书》(淮环盐罚[2016]30号),金宏气体的子公司淮安金宏因高纯氯化氢项目在未取得环评批复的情况下开工建设,被责令停止建设的同时罚款2万元。


《花朵财经》经过查询发现,除政府官网之外,在任何公开媒体上,已经查询不到上述爆燃死亡事故的消息。由此可见,金宏气体对媒体消息的把控能力……


在强力公关的背后,究竟还有多少应该对公众公开的消息,没有披露在招股说明书中的呢?是否有重大遗漏?这一切都成了未知数。


关注点二:成客户为中小企业,购销官司频发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金宏气体年营收已过10亿元,但公司客户比较分散。2018年,公司前五大客户为金宏气体贡献了1.13亿元销售额,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11.81%;2016年、2017年和2019年,这一数据也没有超过15%。这意味着公司85%以上的销售份额都来自生产经营规模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企业。


正是由于存在大量中小客户,使得公司及时把账要回来避免形成坏账的难度增加。


据《花朵财经》报道,企查查相关数据显示,金宏气体报告期内可谓官司缠身,在2019年尤为之多,其中以关乎企业经营的买卖合同纠纷为主,如与苏州贝卡润新材料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与营口晶晶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与苏州马克立杨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等等。


汇总数据后发现,已经有案件结果的62起案件中,有50次金宏气体作为原告出席,基本都是“买卖合同纠纷”。其中,2017-2019年涉案信息高发,分别达到12起,11起,19起。在这三年中,金宏气体不是在要账,就是在要账的路上。看来利润高企的背后,也到处是坑。



B


埃夫特

海外并购“埋雷”,超3亿商誉压顶

3年巨亏逾4亿,疫情扩散“雪上加霜” 

 

注册地:安徽省芜湖市

主承销商:国信证券

拟上市地:上交所科创板


主营业务:

 

埃夫特属于智能制造装备行业,主营业务为工业机器人整机及其核心零部件、系统集成的研发、生产、销售。

 

募资投向:

 

数据来源:埃夫特招股书(上会稿)


财务数据:

 

数据来源:埃夫特招股书(上会稿)



关注点一:3年巨亏逾4亿,疫情扩散“雪上加霜” 


据埃夫特招股书(上会稿)显示,2017年度~2019年度埃夫特实现营业收入为7.82亿元、13.14亿元、12.68亿元;归母净利润为–2734.84万元、-2211.07万元、-4268.28万元;扣非归母净利润为-1.25亿元、-1.70亿元、-1.14亿元。


数据显示,埃夫特近3年扣非归母净利润巨亏4.09亿元。


埃夫特认为,公司虽然在报告期内持续亏损,但随着核心竞争力的持续提升,通过提升核心零部件自主化,显著提升整机产品的毛利率,通过实施经验的积累,降低试错成本,加强成本管控,显著提升系统集成业务毛利率,同时并购 CMA、EVOLUT、WFC 后并购整合,完成技术消化吸收后,开拓中国市场。未来将逐步扭亏为盈,持续经营能力将持续提升。


然而,一场疫情不期而至,或为埃夫特的扭亏计划增加变数。


目前欧洲、南美等区域经营主体受新冠疫情影响较大。其中,埃夫特境外子公司CMA、EVOLUT、WFC注册地均位于意大利。自2020年3月起,疫情在全世界范围内迅速扩散,意大利已成为境外最严重地区之一。


根据招股书,埃夫特三家子公司在欧洲地区的业务销售占埃夫特营业收入的比重超过40%,而欧洲地区业务上下游公司出现大面积停工状态。预计第二季度,欧洲地区经营主体将受到较大影响。


结合行业发展趋势及公司实际经营情况,并综合考虑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埃夫特预计 2020年1-3月可实现营业收入约为2.3亿元至2.8亿元,同比变动比率为-19.1%至-1.5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约为-5000万元至-3000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约为560万元至2560万元。


关注点二:海外并购“埋雷”,超3亿商誉压顶

 

据《时代商学院》报道,近几年频繁的海外并购给埃夫特带来4.23亿元的巨额商誉,但并购标的业绩不理想,也引发了较大的商誉减值隐患。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埃夫特合计进行了5次并购,其中4次为海外并购,标的均为意大利工业机器人企业。4次海外并购合计并购金额为1.45亿欧元(约合10.2亿元人民币),其中金额***的交易为并购WFC100%股权,并购金额达到1.3亿欧元,远超其他交易。

 

频繁并购虽帮助埃夫特迅速将营收规模扩大,但也导致商誉大量累积,商誉减值以及并购后整合风险高企。


其中,并购意大利企业EVOLUT后已累计4年计提4689.75万元商誉减值准备。事实上,EVOLUT在2016年被收购前就已出现大幅亏损,资产质量存疑,为何埃夫特仍斥资收购,导致后续产生巨额商誉减值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据《财经网》报道,埃夫特收购时,EVOLUT还身陷4项税务方面的未决调查,经统计,EVOLUT涉及合计299.19万欧元的税务争议。


但最令人担忧的是,更大的商誉减值隐患发生在交易额***的WFC海外并购中。

埃夫特的科创板问询回复函显示,由于业绩不达预期,该公司在2019年9月30日对WFC商誉计提减值准备,合计2003.99万元人民币。然而,并购WFC产生的商誉还有3.39亿元。



C

 

奥海科技

大客户被华为拉入“黑名单”

IPO前狂补员工五险一金

 

注册地:广东省东莞市

主承销商:国金证券

拟上市地:深交所中小板



主营业务:

  

奥海科技是一家从事充电器、移动电源等智能终端充储电磁炮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其中充电器业务为其核心业务,2018年度来自该业务的收入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92.16%。

 

募资投向:


数据来源:奥海科技招股书申报稿(2019年9月29日更新)


财务数据:

数据来源:奥海科技招股书申报稿(2019年9月29日更新)


关注点一:大客户被华为拉入“黑名单” 

 

据《挖贝网》报道,俗话说得好“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比如说奥海科技,先是碰上了金立事件,接着又遇到了伟创力事件。

  

先说金立事件,2018年12月10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申请人广东华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对被申请人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深圳中院表示,截至目前,金立公司涉及数百宗民商事诉讼、仲裁和执行案件,金立公司名下部分资产已设定抵押和质押,全部资产均已被多轮保全查封。


而金立正好就是奥海科技的大客户。奥海科技招股书显示,2016年度该公司的第2大客户为金立,对其销售额为6867.62万元。不过由于金立在2017年下半年出现了经营问题,奥海科技与金立的成交额开始大幅减少,2017年便从第2大客户下滑至第7大客户,2018年变为第68大客户,2019年上半年没有成交合作。

  

既然是大客户,那么资金往来肯定是少不了的,目前,金立尚拖欠奥海科技3424.96万元,奥海科技已全部计提坏账准备。

  

有道是否极泰来,说的是坏运到了头好运就来了。不过这句话对奥海科技似乎并不成立,该公司的坏运气并没有因金立事件而终结,因为伟创力事件来了。


伟创力1969年成立于美国硅谷,是全球知名的代工厂商。2019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将华为公司纳入“实体清单”后,伟创力随即通知其全球范围内的代工厂单方面停止为华为生产,并且扣押了价值约为7亿元的华为所有权的设备和物料。

  

经过多伦博弈,华为收回约4亿元人民币的物资,剩余部分仍在努力追回。并且作为回击,报道称伟创力已被华为从供应链体系中剔除。而且对伟创力更加不利的是,目前我国正在制定“不可靠实体清单”,据悉 “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正在履行内部程序,将于近期发布。


招股书显示,2018年伟创力正好是奥海科技的第5大客户。2019年上半年,奥海科技对其的销售额为4258.24万元,占营收的4.34%。2018年度,销售额为7,382.81万元,占营收的4.44%。

  

虽然已经迎来了两只黑天鹅,但对奥海科技来说,考验肯可能只是刚刚开始


关注点二:IPO前狂补员工五险一金

 

据《企观资本》报道,招股书显示,准备上市的前三年,奥海科技狂补员工五险一金。2016年12月底,公司拥有员工数量2445人,其中,2092人未缴纳公积金,每种保险900多名员工未缴纳,公司当年应缴未缴的五险一金金额为944.85万元。

  

对此,招股书中给出的解释,未缴纳的五险一金主要是员工对于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政策不理解,参保意识淡薄,对五险一金冲淡了工资抱有抵触情绪。

  

2017年,每种保险和公积金未缴纳的人数约40余人,公司应缴未缴的五险一金金额为268.64万元。到了2018年和2019上半年,五险一金应缴未缴的金额分别减少至71.01万元和36.02万元。这意味着,在2016年到2018年间,奥海科技补齐了900多万元的五险一金。


金宏气体曾发生爆燃死亡事故;埃夫特超3亿商誉压顶;奥海科技大客户被华为“拉黑”
金宏气体曾发生爆燃死亡事故;埃夫特超3亿商誉压顶;奥海科技大客户被华为“拉黑”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