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利润连降且涉嫌财务造假、利益输送,长华汽车“带病”IPO?

发表时间: 2020-03-21 17:46:11

作者: 张华

浏览: 1805889

长华汽车选择的IPO时间点实在不太合适。2019年起至今,全国汽车销量大幅下滑,疫情期间销量更甚。关键时刻,长华汽车又暴露出了涉嫌财务造假,关联交易或涉利益输送等漏洞。

长华汽车选择的IPO时间点实在不太合适。2019年起至今,全国汽车销量大幅下滑,疫情期间销量更甚。关键时刻,长华汽车又暴露出了涉嫌财务造假,关联交易或涉利益输送等漏洞。

长华汽车:营收或负增长、利润连降

公开资料显示,长华汽车主要从事汽车金属零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长华汽车现已形成了以紧固件、冲焊件为核心的两大产品体系,主要客户为国内整车制造厂商。

汽车行业连续一年多的销量下跌,也导致长华汽车的营收和利润双双下跌。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长华汽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28亿元、15.01亿元、15.18亿元、6.68亿元,其中2017-2018年长华汽车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22.23%、1.13%。以此推算,长华汽车2019年的营收很可能为负增长。

与此同时,长华汽车的利润空间也受到了压缩。2017-2018年长华汽车净利润增速分别为的15.49%、-12.26%。以此推算,2019年的增速可能会进一步放缓。

雪上加霜的是,长华汽车及子公司的税收优惠也在2019年年末到期,长华汽车已失去了税收方面的优势。税收优惠到期后,长华汽车将由过去15%的企业所得税上升至25%,这将对利润造成极大的不利影响。

涉嫌财务造假

招股书披露,长华汽车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5.18亿元,其中境外收入1569.51万元不需考虑增值税影响,境内收入15.03亿元,该部分增值税税率自2018年5月1日由17%下调为16%,按月平均计算增值税后,推算出长华汽车2018年含税营业收入金额大约为17.64亿元。按照财务勾稽关系,该部分含税收入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入和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合并流量表中,长华汽车2018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为15.33亿元,算上预收账款减少额73.31万元影响后,与当期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金额达15.34亿元。将其与含税营收相勾稽,理论上应有2.30亿元因未收到现金将计入经营性债权中,体现为经营性债权同等规模的增加。翻看其合并资产负债表,长华汽车2018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为3.15亿元,相较2017年减少了1563.82万元。坏账准备方面,2018年较2017年仅减少了9.12万元,算上该部分后,经营性债权的实际减少额为1572.94万元。一增一减下,这一结果与理论上应增加额2.30亿元之间相差了2.45亿元,这也就意味着长华汽车有2.45亿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相关现金流入,也没有形成经营性债权。

这说明长华汽车涉嫌财务造假。

多项财务数据存在漏洞

此外,长华汽车招股书中有多种财务数据存在漏洞。

例如长华汽车的采购数据与相关现金流及经营性债务间同样存在勾稽异常情况。

招股书显示,长华汽车2017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5.01亿元,占采购总额的比重为71.99%,故推算出采购总额为6.96亿元,考虑到当年17%的增值税税率,估算其含税采购金额约为8.15亿元。根据财务勾稽一般情况,该部分采购金额应体现为相关现金流的流出及经营性债务的增减。

而在长华汽车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7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金额为6.53亿元,算上预付款项减少额4422.73万元后,则与当期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达6.97亿元。与含税采购金额8.15亿元相勾稽,理论上应有1.17亿元未支付,体现在应付账款等经营性负债中。

可事实上,长华汽车2017年末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金额为2.7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59亿元仅新增了1408.75万元,这一结果显然与理论应增加金额相差甚远,差额达1.03亿元,这也就说明了长华汽车有1.03亿元的采购金额没有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撑,含有“水分”。

又如招股书数据与环评文件数据不一致。

在长华汽车紧固件技术升级改造及扩产项目中,招股书显示,截止至2018年12月31日,项目中冷镦机的数量为22台。而在环评文件中,螺栓设备的冷镦机有101台,螺母设备的冷镦机有35台,二者相加,长华汽车冷镦机共有136台。这仅仅是一例,项目中环评文件与招股书数据有多处不一致项目。

或涉嫌关联交易、利益输送

招股书显示,长华汽车把部分表面处理、机加工和材料准备工序业务外包给了外协供应商。业务外包产生的加工费,每年约为一亿余元。

值得一提的是长华汽车的第三大外协供应商慈溪市周巷舒航紧固件厂和第四大外协供应商慈溪市周巷炀亮五金配件厂,分别是长华汽车实控人王长土配偶之弟沈文忠和王长土堂兄弟王长云实控的企业。而这两家实控人近亲属控制的企业,仅2018年就从长华汽车赚取了1500万以上的收入。

此外,长华汽车实控人近亲还有多家经营汽车配件代工的企业。

现在还没有证据显示长华汽车通过关联交易,进而为实控人王长土利益输送的证据。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存在明显的相关漏洞。


利润连降且涉嫌财务造假、利益输送,长华汽车“带病”IPO?
长华汽车选择的IPO时间点实在不太合适。2019年起至今,全国汽车销量大幅下滑,疫情期间销量更甚。关键时刻,长华汽车又暴露出了涉嫌财务造假,关联交易或涉利益输送等漏洞。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注:凡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致力于财经资讯传播是京华财经高举的旗帜,在互联网媒体中举足轻重的网络媒体。

          @copyright 2019京华财经版权所有 沪ICP备190085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