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神州细胞突遭亿元诉讼,硬件或难达上市标准;泽达易盛曾低价收购实控人公司,或涉嫌利益输送

发表时间: 2020-03-30 18:18:14

作者: 张华

浏览: 1626992

据上交所和证监会官网消息,下周将有8家IPO企业上会,其中,科创板7家,传统板1家,名单如下:

下周7家科创板IPO上会企业

下周1家传统板IPO上会企业

在下周上会的8家IPO企业中,价值线研究院发现:北京神州细胞生物技术集团股份公司(下称:神州细胞)上市前夕突遭亿元诉讼,被指硬件条件或难以符合上市标准;

自称“没有竞争对手”的泽达易盛(天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泽达易盛),曾低价收购实控人公司,或涉嫌利益输送;

湖南松井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松井新材)曾被纳入安全生产“黑名单”,闯关前卡点完成重大火灾隐患整改。

神州细胞

突遭亿元诉讼

硬件条件或难达上市标准

注册地:北京

主承销商:中金公司

拟上市地:科创板

主营业务:

 

神州细胞是一家***的创新型生物制药研发和产业化开发公司,专注于恶性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感染性疾病和遗传病等多个治疗和预防领域的生物药产品研发和产业化。

经过十多年的生物制药技术积累和创新,神州细胞已建立覆盖生物药研发和生产全链条的高效率、高通量技术平台,并自主研发了多样化及具有特色的单克隆抗体、重组蛋白、疫苗等生物药产品管线。

募资投向:

财务数据: 

关注点一:突遭亿元诉讼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3月20日,神州细胞公告了审核中心的意见落实函回复。而在首问当中,上交所审核中心要求神州细胞说明与石药集团合作协议终止相关事项的进展情况、石药集团未履行合同约定的原因。

神州细胞在回复中表示,子公司神州细胞工程于2018 年 9 月与石药集团达成《产品许可及商业化协议》(下称“《商业化协议》”)。但由于上述双方之间产生纠纷,石药方面并未支付款项。在去年12月21日,神州细胞方面终止了双方合作。

在9日后,神州细胞工程收到河北决策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律师函》。该函要求神州细胞工程返还欧意药业人民币1亿元。

2020年1 月 14 日,神州细胞工程书面回复石药欧意委托的律师事务所,声明该所律师函所称内容与事实不符,要求神州细胞工程返还石药欧意合作首付款没有事实、合同以及法律依据。神州细胞工程寄出的书面《回函》已于 2020 年 1 月 17 日送达石药欧意委托的律师事务所。除前述情况外,截至本回复出具日,该合同纠纷尚无其他进展,神州细胞工程尚未获知石药集团和/或石药欧意就此向发行人和/或神州细胞工程提起诉讼或仲裁。

关注点二:硬件条件或难达上市标准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期间,神州细胞营业收入持续缩水,亏损额则逐年扩大。2019年***季度,神州细胞扣非后归母净利润-1.25亿元,相当于2018年亏损额的39%。

值得一提的是,神州细胞是为数不多选择科创板第五套上市标准的申报企业之一。

招股书显示,神州细胞符合并适用《上市审核规则》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五)项规定的上市标准: 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40亿元,主要业务或产品需经***有关部门批准,市场空间大,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医药行业企业需至少有一项核心产品获准开展 II 期临床试验,其他符合科创板定位的企业需具备明显的技术优势并满足相应条件。

然而,据《证券市场红周刊》报道,仅就该标准而言,神州细胞市值能否达到40亿元就是一个问题。

截至2019年3月末,神州细胞总资产只有11.02亿元,股东权益合计只有4.6亿元,然而这一规模是建立在刚刚增资扩股5.8亿元基础上的,其增资扩股前的2018年的数据是,资产总计5.4亿元、归属母公司所有者权益-2236万元,在个数据背景下,市场要想给出40亿元估值并非易事。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神州细胞总资产为8.40亿元。

当然,而若以新增次扩股后硬件条件去估值,显然就容易多了,但合理性却是让人有些不能接受的,因为如果每一家负资产公司且研究成果尚无体现出价值的情况下,仅凭增资扩股条件就能在科创板上市,那么企业在科创板注册上市还有没有底线呢?

关注点三:多家股东突击入股,或涉嫌利益输送

据《长江商报》报道,神州细胞在提交招股书前六个月内,通过股权转让和增资扩股引入了多位新股东。2019年3月,神州细胞进行过一次增资,鼎晖孚冉、清松稳胜、集桑医疗及盼亚投资以28.77元/股的价格入股神州细胞。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鼎晖孚冉、清松稳胜、盼亚投资均是投资机构,新股东的加入存在“突击入股”的现象。有分析指出,上市前增资扩股引入股东,虽能充实公司资本实力,但也不排除涉嫌利益输送可能性。

泽达易盛

自称“没有竞争对手”

曾低价收购实控人公司或涉嫌利益输送

注册地:天津

主承销商:东兴证券

拟上市地:科创板

主营业务:

 

泽达易盛致力于从事医药健康产业链的信息化服务,包括软件开发、系统集成及技术服务,属于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公司的主要产品和服务为:智慧医药平台、智能工厂平台及智慧农业平台。

公司从食药监管领域的信息化业务起步,逐步实现了公司业务对医药生产、医药流通以及医药服务的覆盖,并拓展至食药源头的种植领域,成为一家有能力围绕医药健康行业提供全产业链信息化、智能化服务的提供商。

 

募资投向:

 

 

财务数据:

 

关注点一:曾低价收购实控人公司,或涉嫌利益输送

据《时代商学院》报道,招股书显示,2016年3月,泽达易盛向苏州泽达股东宁波润泽、宁波福泽、姚晨、天津昕晨及剑桥创投发行1000万股股份,收购其持有的苏州泽达100%股权,增发价格为2.44元/股。

然而,仅仅一个月后,泽达易盛再次进行增发,增发价格却飙升至10.5元/股,前后相差3倍多。

2017年9月与2018年8月,泽达易盛又进行了两次增发,增发价格分别为10元/股、11元/股,同样远远高于2016年3月的增发价格。

为何短时间内的两次增发,价格差距如此巨大?

招股书显示,2016年3月,泽达易盛定向增发后,宁波润泽获得此次增发77.67%的股份,而宁波润泽的大股东,正是泽达易盛当前的实际控制人之一——刘雪松(另一实控人林应与刘雪松为夫妻关系),其持有宁波润泽28.43%的股权。

而彼时泽达易盛的大股东泽达创鑫的实控人为林应,因此该次增发的对象与泽达易盛有不少关联,这是否为低价增发的原因?其中是否涉嫌利益输送?又是否伤害到其他股东的权益?

关注点二:被收购公司存在股权纠纷

据《财经网》报道,被泽达易盛收购的苏州泽达,还存在股权纠纷。

2011年,刘雪松邀请刘俊等人从位于浙江杭州的浙大中控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跳槽,加入其即将成立的位于苏州的公司。并许诺以刘俊2%股权(股东资格)的待遇。

苏州泽达成立后,苏州泽达和刘雪松均未将2%的股权转让给刘俊,刘俊曾多次向刘雪松追要股权,未获得刘雪松肯定性答复。

2019年7月19日,刘俊向法院提出诉讼,起诉苏州泽达,请求法院判决确认其对苏州泽达2%的股权资格。

***,法庭以刘俊与刘雪松签订的合同条约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为由,驳回了刘俊对苏州泽达股权确认的诉讼请求。不过法院也认定存在刘俊与刘雪松签订协议的事实。

为什么刘雪松与刘俊签订的协议没有得到有效落实?这仍然是苏州泽达股权纠纷中的疑云。

关注点三:自称“没有竞争对手”

 

据《洞察IPO》报道,“公司的信息化业务覆盖医药健康全产业链,目前并没有与公司形成全面竞争的竞争对手。”泽达易盛在招股书中反复如是表示。

因为没有竞争对手,泽达易盛从各业务板块找了对标的竞争对手,分别是:浪潮软件宝信软件、西门子股份公司、罗克韦尔自动化有限公司、农信通集团。

就是这样霸气,没有竞争对手的公司,科研力量却与公司的全产业链有些不相称。

比如泽达易盛提到的一个板块的竞争对手浪潮软件,其除了国内的科研力量,在香港、日本、美国硅谷也都设立了技术研发中心。反观泽达易盛,虽然业务覆盖全产业链,但公司员工共有201人,其中研发和技术人员有160人,此外,全公司员工中,有博士学历的5人,硕士学历的27人。

在公司研发人员配备和投入匹配方面,也引起不少投资者的疑问。比如“互联网+农业物联网管理中心”,该项目研发成功后,将集合农业生产、农产品销售、病虫害管理、农业专家数据等数据基础,并实现农业物联网对接,实现对农业的智能化生产、电子化管理、智能控制和管理等等,但这个项目人员投入5人,经费投入500万。

松井新材

曾被纳入安全生产“黑名单”

闯关前卡点完成重大火灾隐患整改

注册地:湖南

主承销商:德邦证券

拟上市地:科创板

 

主营业务:

 

松井新材是一家以3C 行业中的高端消费类电子和乘用汽车等高端消费品领域为目标市场,通过“交互式”自主研发、“定制化柔性制造”的模式,为客户提供涂料、特种油墨等多类别系统化解决方案的新型功能涂层材料制造商。

募资投向:

 

财务数据:

 

关注点一:曾被纳入安全生产“黑名单”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在首轮问询中,因松井新材未取得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许可证从事危险化学品的生产,深圳市宝安区应急管理局没收发行人122.40元违法所得,并处人民币15万元罚款。合作方德信嘉邦涂料(深圳)有限公司因将生产经营场所出租给不具备相应资质的单位,被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6113元,并处罚款人民币19万元。

根据深圳市宝安区应急管理局出具的说明,该违法行为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因上述行为,公司于2018年12月19日至2019年12月18日被纳入宝安区安全生产“黑名单”管理。

对此,松井新材在问询回复中称,截至本审核问询函回复出具日,黑名单管理有效期已过,纳入“黑名单”管理的企业仅在日常监管、评选表彰、新建项目审批及融资和财税补贴等方面存在限制,对企业继续从事生产经营无相关严格法律限制。

公司从事新型功能涂层材料的研发、生产等生产经营主体位于湖南省宁乡市,“黑名单”管理范围则仅限于深圳市宝安区,上述“黑名单”管理事项不会对公司主体生产经营活动产生重大影响。

关注点二:闯关前卡点完成重大火灾隐患整改

据《科创板日报》报道,从事危险化学品生产的松井新材,一度是当地的重大火灾隐患,被消防部门立案处罚。在回复问询函前夕,才刚刚完成重大火灾隐患整改,通过消防复查。

宁乡市消防救援大队防火监督员此前在检查时,发现该场所存在配电间与货车仓库间违规搭建废料仓库占用防火间距、配电间未设置自动灭火系统(气体灭火系统);厂区甲类储罐区未设置移动式泡沫灭火系统;1号甲类车间内违规设置办公区域;办公区域与甲类车间之间用普通玻璃隔离;甲类生产车间用彩钢板搭建UV区域等火灾隐患。

经大队会议综合判定为重大火灾隐患,责令该单位限期将火灾隐患全部整改到位,并立案处罚。宁乡消防还多次主动上门,就整改中存在的疑难问题,逐一给予解答和指导。

2019年12月2日,据长沙本地媒体报道,近日,宁乡市消防救援大队对辖区内存在重大火灾隐患的松井新材进行复查,该单位已完成重大火灾隐患整改,并通过了消防复查。

关注点三:被质疑的业内“隐形***”

据《涂料经》报道,《湖南日报》一篇发表于2015年7月的报道如此描述道:

“2014年,松井销售收入逾3亿元,研发能力及创新能力都在电子产品涂料市场上赶超国际水平,成为业内‘隐形***’。”

“逾3亿元”是此前外界能够判断松井新材销售规模的***公开数据,松井新材也将这一报道转载至官方网站之中。然而对比招股说明书所公开2016年至2018年的业绩数据,均未能达到2014年所声称的3亿元。

对此,有报道认为,这可能显示出松井新材的发展在2015年之后经历了一个滑坡过程;然而另一种可能也不能排除,那就是在申请上市之前,松井新材刻意夸大自身实力。

在发出IPO申请之后,松井新材还对官网进行了改版升级。在这个过程中还发生了官网出现“404”代码(指请求的页面不存在或已被删除)的小插曲。在全新的官网中,松井新材更加全面地展示了企业、品牌及产品形象;只是在新闻列表之中,最早的新闻报道停在2015年8月——那篇包含“销售收入逾3亿元”内容的报道,不再出现在松井新材的官方网站中。


神州细胞突遭亿元诉讼,硬件或难达上市标准;泽达易盛曾低价收购实控人公司,或涉嫌利益输送
神州细胞突遭亿元诉讼,硬件或难达上市标准;泽达易盛曾低价收购实控人公司,或涉嫌利益输送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