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奕瑞科技冲刺科创板,离奇股权转让引关注

发表时间: 2020-03-23 08:43:20

作 者: 张华

关注: 1206729

来了来了,又一家“战疫企业”向上交所提交了科创板上市的申请。

  近期,上海奕瑞光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奕瑞科技”)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于科创板公开发行不超过182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

  需要指出的是,2020年1月-2月,奕瑞科技已连续、多批次的发出近1000套普放无线系列产品,助力缓解新冠肺炎疫情当下局部地区医疗设备极度紧缺的状况。

  “战疫企业”

  据了解,奕瑞科技是一家以全产业链技术发展趋势为导向、技术水平与国际接轨的数字化X线探测器生产商,主要从事数字化X线探测器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产品广泛应用于医学诊断与治疗、工业无损检测、安防检查等领域。

  2017年-2019年(下称“报告期”),奕瑞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5573.99万元、43942.02万元、54611.12万元,净利润分别为7213.73万元、7700.59万元、9531.8万元,业绩均呈现出良好的上升趋势。

  从产品上看,奕瑞科技的产品主要应用于医疗和工业,其中用于医疗的产品有普放有线系列、普放无线系列、乳腺系列、放疗系列,其中,普放无线系列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05亿元、1.7亿元、2.75亿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30.69%、40.85%、52.91%。

  2019年末以来,我国暴发了新冠肺炎疫情,由于病毒极高的传染性,疫情在国内迅速蔓延传播,短时间内出现了确诊病人迅速攀升及医疗设备极度紧缺等情况。

  奕瑞科技生产的普放无线系列产品是移动式直接数字化X线摄影系统(简称为“移动式DR”)的关键部件,能满足ICU、急诊科、呼吸科、隔离区的特殊应用需求,具有出色的图像质量即高速无线传输能力,能够辅助医生精准诊断治疗,从容应对疫情下的各种状况。

  疫情暴发后,在收到多家下游客户或当地经信委、行业协会发出的紧急告知函后,奕瑞科技积极、快速响应,位于江苏太仓的生产基地提前开工,紧急安排员工复产,以提供防疫前线急需的医疗物资设备。2020年1月-2月,奕瑞科技已连续、多批次发出近1000套普放无线系列产品,为缓解局部地区医疗设备极度紧缺的状况做出了贡献。

  看到这,想必大家会对普放无线系列产品的价格感兴趣。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2019年,奕瑞科技普放无线系列产品的单价分别为6.01万元/台、5.13万元/台、4.28万元/台,以此计算,仅2019年,奕瑞科技就销售了约6426台普放无线系列产品。

  股权转让“定价乱”

  事实上,奕瑞科技并不是***申请IPO。

  早在2018年6月,奕瑞科技就已提交了IPO申请,当时希望登陆的板块是创业板。

  申请一年后,2019年6月,奕瑞科技接受了证监会的审核,但并未通过,此次是其再度向资本市场发起的一次冲击。

  那么,奕瑞科技被发审委员拒绝的原因何在?

  在奕瑞科技***申报IPO时,《国际金融报》记者对其进行过深度分析,明确质疑奕瑞科技成“私募集中营”,股权转让价格“上蹿下跳”让人看不懂,而这,随后成为奕瑞科技IPO被否的原因之一。

  记者带大家看看当时具体是什么情况。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10月12日,上海奕原禾锐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奕原禾锐”)将奕瑞科技75元出资额以1元/出资额的价格转让给上海和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和毅投资”)。同时,奕原禾锐将奕瑞科技18万元出资额以131.93元/出资额的价格转让给新股东红杉聚业(有限责任公司因没有股份,其注册资金每一元对应的价格称为“每一元出资额”)。

  为何奕原禾锐此次转让的价格相差如此巨大?记者查询招股说明书发现,和毅投资并不是毫无关系的一个新股东,而是由曹红光(60%)、杨伟振(40%)设立,而曹红光、杨伟振是目前奕瑞科技四位共同实际控制人中的二位,其余两位共同实际控制人分别为Tieer Gu、Chengbin Qiu。同日,禾源北极、红杉聚业均以119.94元/出资额的价格入股奕瑞科技。

  那么,上述奕原禾锐将奕瑞科技的股权转让给和毅投资是否涉嫌利益输送?为何同一天,奕瑞科技每元出资额的定价却存在三个不同价格?其价格是如何定义的?是否公允?且同样是红杉聚业,为何在同一天以两个不同价格入股奕瑞科技?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一般情况下,如果一家企业要投资另一家企业,那么其会与被投资的企业商定一个固定价格,而不会同一天出现两个价格。

  随后,奕瑞科技迎来了更多“混乱”的股权转让,其中,深圳鼎成合众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鼎成合众”)时而高价、时而“打折”、时而“免费送”股权的举动尤为突出。

  2014年8月6日,鼎成合众以11.8元/出资额的价格转让奕瑞科技的股权给予辰德春华。到了2015年6月25日,上海常则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1.62元/出资额的价格入股奕瑞科技。相隔短短11个月,奕瑞科技的每出资额价格缩水了86.27%,是此前鼎成合众定价高昂,还是奕瑞科技出现贬值?

  这还不算奇怪,还有企业一分钱不花就成为了股东。2015年6月25日当天,鼎成合众分别无偿转让奕瑞科技的股份给予禾源北极、红杉信远及辰德春华。为何鼎成合众此前转让股份价格为11.8元/出资额,11个月后却会无偿转让股份?这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然而,奕瑞科技“奇特”的股权转让还未结束。2016年12月1日,还是同一个鼎成合众,以0.11元/出资额的价格转让奕瑞科技的股份给予上海慨闻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转让价格较2015年6月25日时1.62元/出资额的股权转让价“缩水”了93.21%。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慨闻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由上海闻声管理咨询有限公司(0.5%)和Chengbin Qiu(99.5%)设立,其中,Chengbin Qiu为奕瑞科技的四位共同实际控制人中的一位。

  那么,鼎成合众此次的股权转让事件是否涉及利益输送?对于上述问题,奕瑞科技曾向记者表示,“公司自启动IPO工作以来,一直积极配合各中介机构开展尽职调查,调查过程合法、合规、公正,符合监管机构要求,并且秉持维护广大投资者利益的原则,我司严格按照相关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事项。”

  对于上述股权转让,公司表示,其所进行的股转交易建立在交易双方平等公平的基础上,交易对价反映真实,交易合理合规。

  2019年6月,证监会在否决奕瑞科技IPO申请时,就要求奕瑞科技说明同时间、同批次入股但入股价格不一致的原因及合理性,2015年两次股权激励价格差异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

  需要指出的是,在此次科创板IPO申请中,奕瑞科技历史前沿均未在申报稿中披露,但这或许仍是奕瑞科技需要解答的问题。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