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头顶巨额亏损又要直面同业竞争 百奥泰未来命运难测

发表时间: 2020-02-14 17:06:29

作 者: 张华

关注: 1376936

  2019年11月20日,百奥泰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百奥泰”),在经过三轮问询后终于成功过会,成为第二家无收入无盈利的科创板过会企业。

  招股说明书显示,百奥泰是一家以创新药和生物类似药研发为核心的创新型生物制药企业,其开发的新一代创新药和生物类似药主要用于治疗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心血管疾病以及其他危及人类生命或健康的重大疾病。此次登陆科创板,百奥泰拟募集资金20亿元,分别用于药物研发项目、营销网络建设项目和补充营运资金。

  尽管科创板第五套上市标准对申报企业没有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要求,只是对企业的技术要求更加硬核。但这并不代表亏损企业没有投资风险。因此,对于投资者而言,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百奥泰能否从中抢得市场先机,业绩黑洞能否及时发生逆变,将是必须密切关注的风险隐患。

  难以填补的业绩“黑洞”

  从招股说明书所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百奥泰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业绩“黑洞”。2016-2019年上半年,百奥泰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6.37万元、200.89万元、0万元和0万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7亿元、-2.36亿元、-5.53亿元和-7.15亿元,2017年和2018年的亏损幅度分别增加了72.43%和134.86%。

  与此同时,招股说明书披露了百奥泰经审阅但未经审计的2019年三季度的财务数据,2019年1-9月,百奥泰实现营业收入70万元,实现归母净利润-8.84亿元,与2018年同期-3.63亿元的归母净利润相比,亏损幅度增加了143.79%。

  此外,招股说明书“2019年1-12月的业绩预测情况”显示,百奥泰预计2019年全年营业收入为70万元,归母净利润预计为-10.5亿元至-11.5亿元,相比2018年-5.53亿元的净利润,亏损幅度增加89.84%至107.91%;同时,扣非净利润预计为-7.11亿元至-8.1亿元,与2018年-5.61亿元的扣非净利润相比,亏损幅度增加26.53%至44.35%。

  针对持续亏损,百奥泰也在招股说明书中坦言,公司尚未盈利并预期持续亏损,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除阿达木单抗BAT1406已获得上市批准外,公司所有产品均处于研发阶段,尚未开展商业化生产销售,公司产品尚未实现销售收入,公司尚未盈利且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未来一段时间内,公司预期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并将持续亏损。

  如此看来,百奥泰想要扭转当前的巨亏局面,尚需些时日。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科创板虽然允许未盈利企业上市,但对企业的亏损时间有约束。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12.4.2条规定可知,选择第五套标准的上市企业自上市之日起第4个完整会计年度若出现经审计扣非前后的净利润(含被追溯重述)为负且营业收入(含被追溯重述)低于1亿元,或经审计净资产(含被追溯重述)为负,则会导致公司触发退市条件,同时根据《科创板上市公司持续监管办法(试行)》可知,对触及终止上市标准的企业,其股票将直接终止上市,不再适用暂停上市、恢复上市、重新上市程序。

  因此,百奥泰也在招股说明书中多次提示:虽然预计未来4个完整会计年度内公司持续不盈利的可能性较小,但仍存在持续无法盈利的可能性,并进而导致触发退市条件。

  未来业绩仍有很多不确定性

  2019年11月7日,***药监局宣布,批准百奥泰的阿达木单抗注射液(商品名:格乐立)的上市注册申请,用于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类风湿关节炎和银屑病等自身免疫性疾病。格乐立是国内***获批的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也是百奥泰的***上市药品。

  对于百奥泰而言,这个消息无疑是其顺利过会一个极大的助力。但面临异常激烈的市场竞争,百奥泰未来业绩还有多方面的不确定性。

  首先要面临的是众多潜在的竞争者。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中国已经有15家药企开展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的临床试验,4家提交上市申请,3家已经开展III期临床实验,8家仍处于I期临床试验阶段。

  此外,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还有不少的替代品种,诸如希敏佳(培塞利珠单抗注射液)、类克(英夫利西单抗)、欣普尼(戈利木单抗)、恩利(依那西普)、益赛普、强克、安佰诺等。

  尽管百奥泰因格乐立的获批而成为“药王”修美乐的***仿制药生产商,但百奥泰能否最终抢得市场先机,并在未来获得丰厚的盈利,还有待观察。

  其次要面临的是修美乐的降价攻势。格乐立是“药王”修美乐的仿制药。那“药王”修美乐到底又是怎样的一款产品呢?

  修美乐是美国生物企业艾伯维公司的一款阿达木单抗注射液产品,为全球***获批上市的全人源抗肿瘤坏死因子单克隆抗体。阿达木单抗属于抗肿瘤坏死因子生物制剂,通过中和体内TNF-α的生物学活性而发挥治疗相应疾病的功能。据媒体报道,2012年以来,修美乐稳居全球药物销售排行榜榜首。

  但修美乐在中国市场的销售一直不是很理想,其原因正如百奥泰董事长易贤忠曾说过的:“修美乐在中国卖得不好,主要的原因不是它的疗效不好,而是实在太贵了,医保也支付不了,我们中国的患者不可及”。也是基于这个原因,易贤忠曾对外公开格乐立的售价将低于2000元/支,按照这个价格,患者年治疗费用约6万元。这意味着百奥泰曾想以价格优势来打压“药王”修美乐。

  但可惜的是,2019年7月,在百奥泰的格乐立还尚未获批上市之际,嗅到了潜在对手火药味的修美乐就主动开启了降价模式。

  2019年7月16日,北京市医药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公布了修美乐在北京主动降价的通知,通知显示,修美乐的中标价由原来的7600元/支降至3160元/支,降幅达58.4%。除此之外,2019年的7月至9月,艾伯维公司又在陕西省、江苏省和云南省等地区主动下调了修美乐价格,降幅与北京市类似。同时,修美乐已被纳入***医保局公布的2019年医保目录,医保支付标准为1290元/40mg。按照这种趋势,不难预测修美乐未来渗透率会进一步提高。

  修美乐的主动降价,无疑给众多修美乐的仿制药生产商一个重磅打击——原本拥有的价格优势骤然间丧失殆尽。

  面对如此激烈的竞争局面,再加之逐年攀高的净利润亏损,百奥泰的日子并不好过。如此一来,百奥泰未来真正的命运将如何?尚且难定。

  附:百奥泰IPO中介机构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