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创鑫激光:举报信核查回复前后不一致

发表时间: 2019-11-16 09:10:28

作 者: 张伟业

关注: 2347597

无论是天准科技三季报业绩骤降,还是容百科技2亿元大客户应收逾期,事实表明,尚在成长的科创板企业所面临的“黑天鹅”可能比想象的要多。

11月14日,深圳市创鑫激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鑫激光”)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得通过,保荐商为海通证券。但新浪财经注意到,还未上市创鑫激光业绩已“变脸”。

三季报显示,受市场价格战影响,创鑫激光旗下主要产品脉冲光纤激光器和连续光纤激光器平均价格较2018年同期分别大幅下降14.9%、14.76%,价格下降导致销量上升,同期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5.49%,但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大降27.08%。

此外,由于监管方面接到举报信,创鑫激光不得不承认,公司实际控制人蒋峰通过第三方间接控制了一家名为“爱可为”的企业,但包括蒋峰及保荐商核查结论,***次均未承认关联关系,导致审核前后回复不一致。

三季度业绩“变脸”

公开信息显示,创鑫激光是国内市场销售额排名第二的国产光纤激光器制造商,光纤激光器行业市场占有率 8.9%。产品主要包括脉冲光纤激光器和连续光纤激光器,两类产品在招股书报告期内的销售收入合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约为99%。

2019年前三季度创鑫激光实现营业收入6.96亿元,同比增长35.49%,实现归母净利润6280.6万元,同比下降15.64%,扣非后归母净利润6069.3万元,同比下降27.08%。

增收不增利的主要原因在于产品价格下降。受市场竞争加剧影响,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脉冲光纤激光器和连续光纤激光器平均价格较2018年同期平均价格均出现较大幅度下降。脉冲光纤激光器平均价格由上年同期的0.93万元下降到0.79万元,下降比例达14.9%;连续光纤激光器的平均价格由上年同期的10.07万元下降到8.59万元,下降比例达14.76%。

尽管降价幅度相差无几,但市场反应不同。同期脉冲光纤激光器销量同比增长14.95%,连续光纤激光器销量同比增长90.48%。公司表示,前者受下游消费电子行业景气度下降和市场竞争加剧影响,而后者需求旺盛从而带动2019年1-9月营业收入保持同比增长。

不过从创鑫激光收入构成来看,脉冲光纤激光器近年来的营收贡献比例逐年缩小,从2016年的65.27%下降到2019年上半年的30.84%。

据了解,光纤激光器行业属于技术密集型行业,光纤激光器的更新速度较快,一般升级周期为1年。 每年3月国内外激光器制造商都会在慕尼黑上海光博会上推出***产品,高功率、高亮度、窄脉宽、智能化的产品不断推出。

在这样的背景下,随着国产光纤激光器技术趋于成熟,国内厂商与 IPG 等国外光纤激光器企业竞争日趋激烈。今年上半年的价格战各家并没有讨到多少好处。锐科激光、杰普特三季度营收较上年同期的增长比例分别为30.72%、-14.03%,扣非后净利润同比增长比例分别为-37.15%、-27.76%。

锐科激光称,2019年激光器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受到竞争对手价格战的持续影响,公司根据市场情况对产品价格进行了调整。***一家营收下降的杰普特则把原因归咎于下游消费电子行业增速放缓,且2019年苹果公司采购需求下降综合影响。

未来,创鑫激光预计随着产品价格持续下降,下游市场需求释放销量增长。年报营收将同比增长41.19%,但扣非后净利润方面同比下降。产品价格同比降幅较大导致综合毛利率下降约6个百分点,以及研发投入加大导致研发费用同比增幅约73.19%,两方综合影响下,预计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约为8000~8800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约21.12%~13.23%。

举报信核查回复前后不一致

记者注意到,此次上市委问询***个问题集中在一家名为深圳爱可为激光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可为”)的小微企业上。

天眼查显示,这家企业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200万元,实际控制人为赵志伟。但实际上,这是创鑫激光蒋峰通过第三方间接控制的公司。公司在***申报稿中并未披露这一信息,直到上交所审核委员会接到了举报信,要求公司及保荐机构进行核查回复。

但核查回复两次前后出现了不一致的情况。***举报信回复未认定蒋峰与爱可为存在控制关系,后续举报信核查回复认定存在控制关系。

关键在于《举报信核查函》中的访谈对象之一与创鑫激光存在劳动争议,其中一个补充证据形式提供的爱可为“成立大会”的录音文字显示蒋峰提到了其与爱可为的控制关系。中介机构以及公司方面不得不再次回复承认蒋峰与爱可为的控制关系。

而一连串的操作下来,创鑫激光实控人不但“坑”了一把自己,连带着保荐机构海通证券也被上市委问询是否勤勉尽责。

首先是内部控制问题。2019年7月18日公司及中介机构代表来访审核中心时,否认深圳爱可为是蒋峰通过第三人控制的公司,蒋峰等人在中介机构访谈时否认通过代持方式隐藏与深圳爱可为之间的关联关系。

上交所要求公司披露发行人《关联交易管理办法》等内控制度未被有效执行,造成未能识别出关联方深圳爱可为的真实原因。并要求创鑫激光说明加强内部控制和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具体措施。

其次是关联方披露以及关联方同业竞争问题。爱可为主要从事创鑫激光下游激光设备在民用市场的开拓应用业务,与创鑫激光在智能激光业务存在相似。

报告期内,虽然爱可为营业收入与毛利占创鑫激光智能光纤激光器业务营业收入与毛利的比例较低,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但值得注意的是,爱可为净利润在2016-2019年6月持续亏损,分别为-12.83万元、-1.8万元、-11.24万元、-41.7万元。

原本蒋峰希望通过爱可为与发行人合作的方式,进行民用领域的业务拓展。2016年公司曾设立全资子公司猫头鹰激光,并拟以该公司名义尝试开展民用智能激光设备的市场拓展,还未启动运营之际,市场上便传出公司拟进入下游激光设备领域与客户抢夺市场的传闻,故猫头鹰激光自设立以来始终未开展实质经营。

2019年3月赶在创鑫激光申报前,爱可为启动注销程序。因涉及劳动仲裁,注销程序进展较为缓慢,在***举报信回复核查期间,注销程序仅剩工商注销环节, 2019 年 8 月 22 日完成工商注销程序。

但经历过前后不同回复后,上市委此次审核意见要求,发行人补充披露深圳爱可为注销的决策过程、参与注销决策的人员以及提供注销服务的中介机构和相关费用。请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和申报会计师说明其是否参与前述注销过程,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