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环保问题被举报IPO取消审核 泰和水务2年后IPO再上会

发表时间: 2019-09-17 09:21:40

作 者: admin

关注: 2188203

  山东泰和水处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泰和水务”)曾于2017年IPO被取消审核,时隔2年后,IPO重新上会。当年因什么问题被取消审核?是否已解决?能否顺利过会?

  泰和水务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规模化水处理药剂专业生产商,实际控制人为程终发先生,合计持有逾70%股份。公司主要财务状况如下:

  环保问题被举报,恐是取消审核原因

  2016年5月11日,被告鑫源葡萄合作社委托被告申某某、孙某某、杨某某(合称为“四被告”),组成果树专家组,为被告鑫源葡萄合作社出具了《关于泰和化工厂废气排泄对枣庄市市中区鑫源葡萄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苹果树污染鉴定意见》(简称“鉴定意见”),意见认为由于泰和化工厂的废气排泄,对该社的苹果树污染严重,直接影响了苹果树花期授粉授精、幼果脱落、叶片干枯、树皮龟裂老化,造成苹果基本绝产。而化工厂搬迁后,现有苹果树生长、结果基本正常。

  2017年8月31日,中央环保督察组向山东转办群众信访举报件及边督边改公开情况一览表(第十一批)(“公开表”)显示:枣庄市市中区西王庄镇付湾村山东泰和水处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排放废气致枣庄市市中区西王庄镇付湾村南果园减产。该公司曾于2014-2015年发生过2次爆炸致果园绝产,承包户损失很重。投诉人向当地环保局、当地政府反映此事却一直未处理解决,到北京上访时遭到西王镇政府截访、殴打。

  公开表还显示,调查核实情况如下:

  1.该转办件为重复访案件,被列为市中区重点环境信访案件。2015年11月至今,孙某某一家到***信访局上访9次,省信访局上访5次,市信访局上访2次,到北京上访1次,市中区环保局、西王庄镇在接访过程中均积极做好相关解释、稳控工作,并对其信访诉求进行了答复。但当事双方各持己见,难以协调,且信访人与当地村委会存在土地租赁诉讼纠纷,故该案件迟迟没有解决。

  2.付湾村果园位于枣台路西王庄段路东,山东省泰和水处理有限公司老厂区在其正西方向,直线距离约50米。山东泰和水处理有限公司老厂区立项、环评等手续齐备,2012至2015年期间,市中区环境监测站多次监测结果表明其锅炉有组织废气和工艺废气中的甲醛、硫化氢均达标排放。按照化工企业进园区的要求,2015年11月山东省泰和水处理有限公司在枣庄市中泰精细化工园区建设了新厂区,老厂区停产拆迁。该公司2014年3月26日发生双氧水爆炸,2015年1月13日发生反应釜爆炸事故,但没有证据表明两次事故对孙某某果园造成多大损失。当时,孙某果园仅剩2亩苹果树,此时苹果树尚未发芽,孙某要求泰和水处理公司赔偿400万元的经济损失。

  3.自2016年3月份,西王庄镇先后二十多次联合区环保局同泰和水处理公司协调处理此事。一是引导双方协商解决。泰和水处理公司多次与孙某一家人见面协商,但双方各持己见,始终没能达成一致意见。二是引导进行专业鉴定。区环保局建议由***认可的权威机构进行检测,出具鉴定报告,而孙某始终没有采纳建议。三是引导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安排西王庄镇司法所、法律顾问等做工作,并为其提供司法援助,动员孙某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合法权益。但孙某一家不同意走法律途径,仍然走信访的路子。关于该举报案件,市中区一直按照以上三点措施引导信访人进行解决,但信访人拒不采纳。

  4.今年以来,孙某某一家多次赴省、进京上访,市中区在接访过程中不存在截访、殴打一事。2017年6月14日,孙某某向市中公安分局信访反映称其“2017年5月13日在西王庄南村果园被打,要求公安机关调查处理”,2017年7月12日西王庄派出所笔录显示孙某“没有伤情鉴定,不再要求处理打人者”。

  2017年9月,IPO取消审核。随后,泰和水务撤回申请材料,直到2018年9月再次申报IPO。同时,泰和水务起诉四被告,认为四被告影响了原告的正常生产经营并使原告的名誉受损。

  四被告则声称:1、申某某资格是推广研究员,是***工程师,孙某某从事林果技术,是***工程师、研究员;杨某某从事专业是果树,现是***农艺师上述人员均具有***研究员技术职称;

  2、原告单位的副总程侠承认原告公司的盐酸罐车存在泄漏情形(录音),对给被告造成的财产损失表示愿意赔偿。

  2018年10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被告鑫源葡萄合作社委托没有资质的三被告申某某、孙某某、杨某某出具鉴定意见,且载明内容为由于原告公司的的污染行为造成被告鑫源葡萄合作社经济损失,但被告却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该鉴定意见得到有鉴定资质的权威部门确认。后被告鑫源葡萄合作社持该鉴定意见向相关部门反映,四被告的共同侵权行为给原告造成了一定的名誉侵害。

  四被告应停止侵权行为,并向原告赔礼道歉。

  此后,鑫源合作社不服申请上诉。2019年3月,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认为,鉴定意见应当具有科学性和针对性,鉴定人须某鉴定资质,而申金奎、孙景岱、杨列祥并没有相应的鉴定资格,三人所作出的意见亦未得到具有相应资质机构和部门的确认。鑫源合作社以该鉴定意见为依据长期多次反映投诉等,给泰和公司造成了损害。因此,一审认定鑫源合作社与申金奎、孙景岱、杨列祥构成共同侵权,于法有据。

  由上可知,泰和水务被取消审核极可能与环保问题被举报有关。泰和环保为彻底了结环保被举报、被上访之事,选择起诉上访人,由法院决断。从结果上来看,这个确实是一个解决方案。

  然而尴尬的是,省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枣庄市反馈督察情况显示,信访反映山东泰和水处理股份有限公司的化工厂,排放高浓度污水污染地下水和异味扰民,市中区以关闭企业另建新厂进行整改。现场核查发现,新建企业曝气设施和异味处理设施未运行。

  泰和水务,环保确实是大问题。

  安全事故不断,又一项目高风险

  1、2015年1月13日,发行人老厂区聚合物车间发生一起一般反应釜物理爆炸事故,造成1人死亡。

  2、2017年11月9日,发行人PBTCA车间发生一起火灾事故。事故中一人受到轻微灼伤,无其他人员伤亡,造成经济损失34.72万元。

  此前已分析过,公司老厂区环保存在较多历史遗留问题,又发生过安全事故,已关停处理。然而2017年11月,公司PBTCA车间再发生火灾事故就让人担忧了。曾有IPO项目,临发行前遇到安全事故被中止,环保、安全问题不重视,随时炸雷。

  同时,2018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安全生产驻市执法检查组、枣庄市安监局会同枣庄市市中区安监局对泰和水务进行了安全检查,泰和水务再次被行政处罚,并被罚款4万元。

  此外,2017年2月,泰和水务曾因存在未根据盐酸的实际产量和销量在非药品类易制毒化学品综合管理信息系统中如实填报年度报告表、未按照规定备案易制毒化学品交易情况,未按照规定报告易制毒化学品年度经销情况,超出备案范围销售易制毒化学品的行为。随后,枣庄市市中区、枣庄市公安局分别作出行政处罚,泰和水务再次被罚款。

  产能利用率非常低,2018年上半年仅为41.37%

  据披露,报告期内公司水处理剂产能、产量和销量情况如下:

  2018年1-6月,发行人产品销售数量为69,811.46吨(含乙酰氯,不含盐酸),较2017年1-6月下降16.81%,为2017年全年销量的39.77%。据此数据,公司销量大幅下滑,继续扩大规模生产的必要性值得考究。

  此外,公司产能利用率较低主要系HPMA、1227产品产能利用率较低,如果去除HPMA、1227产品的影响,报告期内公司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3.38%、79.05%、81.05%。

  实际上,1227、HPMA产品销量负增长,基本可以认定为开拓市场失败。

  报告期内销量持续负增长,恐成公司未来业绩雷区。

  产能大增、产能利用率大降、单价大增?

  产能大增、产能利用率大降、毛利率大增,公司仍需要继续扩大生产?

  据披露,2018年1-6月,公司产品销售数量为69811.46吨(含乙酰氯,不含盐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4198.11万元,销量较2017年1-6月下降16.81%,为2017年全年销量的39.77%,但主营业务收入却上涨8.41%。主要原因是:公司作为大型水处理剂生产商之一,并没有因为产能大幅增加而主动降低产品价格,反而保持了相对较高的合理售价。尽管公司总销售数量仅占2017年度的39.77%,但实现毛利总额已达到2017年度的59.41%。

  总而言之,公司趁着主要原材料价格波动的情况下,大幅提高售价,从而在原材料大涨前提下毛利率反而大升。公司毛利率逾清水源(10.000,-0.05-0.50%)对比如下:

  除了大幅提高售价之外,随着原材料及产品单价提升,公司存货可能获取了额外利润。

  公司大幅提高售价是否可以持续?公司高额毛利率会否变成常态?

  总之,公司环保及安全问题是项目最核心问题,如果仍然像过往一般事故不断、处罚不断,恐怕随时爆雷。而公司2018年净利润大涨,其原因却可能是原材料价格大涨,公司也趁机大涨价,实为诡异。


凡注明“来源: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